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0,739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河报》梅纾摸爱之二:爱情比什么厚比什么薄

(2014-09-11 08:11:55)
标签:

《大河报》河之洲

乱摸爱情

梅纾

分类: 海上文人

      爱情比什么厚比什么薄

                □梅纾

    我将爱情一裂为四:一是人鬼情未了的爱情。痴男与怨女在人世不能合体,化身为蝶为狐仙为妖魅为传奇,也要真欢一场。《梁祝》、《罗密欧与朱丽叶》都是这类奋不顾身、粉身碎骨的爱情。二是想暖没暖着的爱情。红尘裹挟的男女,因为千阻万挠而终未牵手。那爱像烟花样绚丽短暂,但越是遥不可及,越是永恒地磨人与牵绊。三是半拉子工程爱情。因没铜钿、因七年之痒,因遍体鳞伤的家暴、因生理缺陷等而各奔南北。四是白了头的爱情。从年少春衫薄的夏日之恋,到西风残照的暮年唇齿相依,有情人相守白头,绵长、幽远。

    想暖没暖着的爱情真像托尔斯泰老头说的婚姻那样“各有各的不幸”。黄晓明、范冰冰联袂新拍的《白发魔女传》中,卓一航、练霓裳这对侠侣,筑巢在家国多事之际的爱情,终于无疾而终留下一片怅恨,但却最最迷人。毕竟,在人间无数没有结篇的情感中,最荡气回肠的还是与爱国等大义搭在一起的。天下事,大道为先。

    白了头的爱情,历经时光流转,比山长,比水阔,成为尘世中的我们心底生生不息的向往。尼克·卡索维茨的电影《恋恋笔记本》就讲述了一个浸润着鲜红与纯白的爱情故事。在一家疗养院里,每天每天,诺亚翻着洒满昏黄的笔记本,讲述他年轻时与她的邂逅、痴狂,已老年痴呆的艾莉枯萎的生命最终返青,再度苏醒,生命与爱情勾肩搭背地奇迹了一把。

    半拉子工程型,围城进了又出,好说好散的不多,大多数都退了一层皮、羽毛飘零一地。

    但生活中最多的却是四类爱情之外的婚姻,由爱情沙化成的。熟能生厌,珍珠磨碎成了流沙,所谓的爱情成了自家左手牵右手的无情。任你风韵犹存美眷如花,他却沉醉在老烧酒的辛辣与麻将声声里。面对你的泪眼他还嘴中喷水:我想暖你,可你是柳岩汤唯范冰冰吗?日夜闷声大发愁中,他忘记了自家也不是酒窝暖男张艺兴、人气歌手张杰了。

    某日老婆大人独对荧屏,伊看得欢嗨喜乐,看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原来是走失在韩剧《邻家花美男》的一宅女四暖男的偷窥中了。想想也真是的,这些年俺只知道伊照顾俺的胃,俺却忘了暖枕边的她了。伊说暖男标准有四,信手抽出一个:“阳光般的,嘴角一抹浅笑,眼眸一丝柔情,让人觉得舒服亲切”。俺揽镜自视:岁月是把杀猪刀,俺一张老脸笑时像鬼不笑时像妖,挤一挤满脸明骚。再抽出一个:“长相多属纤细干净的类型,打扮舒适得体,不显得浮躁、浮夸”。俺身材五短,腰粗28,面浮无须,敢情哪是暖男啊,整个一“卵男”、老大妈。

    算了吧,这造型与谁秀恩爱,肯定都死得快!人云:“活着都是难的,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一个人一个人难,两个人两个人难。大多数人的一辈子,无非过下去而已,而过下去的要领,也无非是记得对方的好。能记得,再冷也暖;不记得,再暖也冷。”难怪肯明斯说:爱情比忘却厚/比回忆薄/比潮湿的波浪少/比失败多。

    在俺看来,爱情比日子厚比婚姻薄,多少旷男怨女“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服刑”。

    别想爱情有没有,也别问能否天长与地久,有过心动就是天凉好个秋。

《大河报》梅纾摸爱之二:爱情比什么厚比什么薄

 

同版:那些年我们吃过的西瓜

 □碎碎

    西瓜,是北方人所能见到的最大个的水果了。它敦实,憨厚,却又甜润,汁液丰富。像一个毫无心机,却又对你满心满肺、爱意浓郁的恋人。深绿色的带花纹的外皮,是属于夏天的颜色;红艳而多汁的内瓤,也有着属于夏天的热烈与滋润,西瓜真是夏天最好的水果。现在西瓜一年四季都能见到吃到了,但是在记忆中,最甜的西瓜,还是儿时吃到的瓜。

    作为一个20世纪70年代中期出生的人,我幼年成长的时期远未达到物质极大丰富的时候,大家在经济上普遍不宽裕。我到现在还记得六七岁时,有次走过菜市的水果摊,我看着卖瓜果的老人扭过头去和后面的人说话,心里涌起的念头是:如果我现在跑过去抓起他摊上的水果飞快逃跑,能不能跑掉?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看了又看,在心里把这个念头权衡了又权衡,嘴唇咬了又咬,最后才把这个狂野的念头咽了下去。——虽然咽下去了,但是面对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瓜果,心里还是无限惆怅郁结。八岁时的夏天,那时妈在乡农技站上班,有一天我和姐去接她下班,姐缠着妈妈买西瓜,好一番软硬厮磨,妈才终于答应了,但嘴里还是说:一个瓜,要四五毛钱呢。那天回家的路上,姐满心欢喜地抱着一只西瓜,像抱着一个轻狂的梦。晚饭后,妈切开了那个瓜,一家五口围坐在厨房的小饭桌边吃瓜,过节一样甜蜜又隆重。

    那时,一个夏天,也不过只有几回吃瓜的经历。但那时已觉得,足够延续整个夏天的美好了。在贫瘠的生活面前,我们的欲望并不太多,也很容易满足。好像,反倒是在物质极大丰盛的今天,人们的欲望才层出不穷,变得欲壑难填,永无止境了。

    在我们家,还有个关于西瓜的经典记忆是,有个三伏天的中午,爸买回一个西瓜,西瓜个儿不大,五个人分吃,似乎不足以对付几张焦渴的嘴,尤其是我们三个馋嘴的孩子。当吃到剩下最后三四块时,我10岁的哥哥拿起一块瓜攥在手里,然后又飞快地把其余几块瓜也拿起来各咬了一口,那意思是,我都咬过了,这些都是我的了!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壮举让我们

    惊愕不已,也让爸妈哭笑不得——为一个小小年纪的孩子所能表现出来的贪婪,也为他所表现出来的心智,忍不住又想发火又想笑。最后呢,最后大概是在父母的公平主政下,在我和姐姐毫不在意沾染了哥哥口水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各分得了一块那被咬豁了一口的西瓜。

    我哥哥当年那个占山为王的表现,被我们全家人讥笑多年。他在我们家人心目中,也从此再难脱下自私又贪婪的帽子了。

    后来家里搬到县城,那是80年代末,家里经济情况已大有提升,暑假里每天吃上一个西瓜已成常事。妈那时会把买回的西瓜洗净,在一盆凉水里漂着,午睡醒来后切瓜,每人吃上三四块,边吃边把瓜子吐在一个小筐里。吃完瓜后把瓜子漂洗干净,放在筛子里晒干。一个夏天下来,能攒好多瓜子。它们最后会被炒熟了,出现在春节的果盘里。

    现在最爱吃的是中牟的无籽西瓜,黑色瓜皮,瓜皮很厚,沙瓤甜糯又略带酥脆,含糖量很高。把瓜一剖两半,抱着半个用勺子剜着吃,依然还是夏天的一大享受。家人买瓜,往往是一买几个,用麻袋提上楼,越是雨天时越会尽量多买,不为吃瓜,只为体谅卖瓜人的辛苦。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