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275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乐诗集《消逝的流星》浅探(附:大半年写评目录)

(2014-09-02 13:45:02)
标签:

新诗的内容、形式、技

海乐诗歌

80后诗歌

梅纾评诗

分类: 散文小说评论

                                  写在前面: 我其实也是个杀猪匠

      我父多年前,做乡村屠户,农闲时豁朗一刀子下去,便将乡人一年的希望血水乱溅地捅了出来。

      他杀猪,为乡为亲,皆无偿献艺。其他屠户,干完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营生,在主人家嘴张得老大的空洞中,醉醺醺的拎块上好的猪肉,或者拿两条香烟走人,我父则除了猪毛一捧、猪小肠子一幅外,再无所取。

      遇到家里特忙,我父扛起挺杆、杀猪的铅刀、大砍刀等就走时,母亲难免就嘟囔:谁让你学这门孬手艺的?!

    多年后,这位乡村屠户的小儿子,也就是我,为了移民到都市,也在大学中文系里混了8年半:6年研究生加2年半博士后。

     但自己掂量下自家的评论水平,也是个业余走村串乡,杀杀猪的乡村屠户,连程咬金的三板斧都木有,毕业论文之类的想来也,确乎如腹诽我的人所云,无非多是剪刀加浆糊、东拼且西凑,尤其是毕业后,又不吃文学这碗饭,就更加业余了。然而似乎一朝杀过猪,就是杀猪的专业户了,一般基层写作的哥们、姐们,常常将文字,拿来让我白话两句,听我一通眼白乱翻、口水四溢的穷喷后,说收到了教益。

      那么是否果真如此呢?

     我自然每次都照例虚汗一通,说:又亵渎复旦一次了,又连累了那些肚子里有真家伙的博士后们一回了。

      写评于我,似乎不是什么好品行,一是自家在公司的、家庭的琐事之外,业余时间少得可怜,本来是要用来往自家责任田里送趟粪水,拉几车粪肥的:比如写几句散文随笔,接续点长篇什么的,比如读点名家的什么,顺手偷点东西的;二是确实也没静下心读这些朋友的文本,凑出的那点东西,实在是稀松加平常。

      这样纠结着、应付着,也还欠了不少的文债,本来是相熟的朋友,因为我的赖账,也就都陌生起来,别扭起来,从此眼白多了起来。

      即使如此,还是划拉出了一些所谓的“评”,这些东东,于我,确乎没有女人生小孩的痛后的快乐,最多算是母鸡屁眼子红红涨涨后的向人类的“歌得”吧。

 

        1、2014年1月15日,《蒋崇杰散文诗的非小女人气一瞥——摸象蒋崇杰散文诗之一》,2000字;     

       2、2014年4月23日,《在春天的墙外写诗 ——海乐<消逝的流星>诗歌浅探》,3400字(《消逝的流星》,中国图书文化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

      3、2014年5月20日,《与生活谈一场长达一生的恋爱  ——李龙年诗集<哗变的梨花>浅读》,1800字(见《福建日报》2014年7月13日,《哗变的梨花》2014年8月出版》);

      4、2014年6月6日,《向青草更青处漫溯——王道刚散文集<触摸流年>序》,3200字(见《信阳周报》2014年5月29日,《触摸流年》2014年5月第1版);

     5、2014年 6月12日《明月来敲门——鲁北明月散文集<任意西东>序》,4400字(其散文集非自费出版中);

     6、2014年7月18日,《我指着大海的方向——余金鑫散文诗集<自在流淌的时光>序》,7300字(《自在流淌的时光》,21世纪散文诗丛书第三辑,河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8月第1版);

    7、2014年7月23日,《“东商城”的乡土书写——唐家松小小说集<迟开的宴席>摸读》,3200字(《迟开的宴席》,海风出版社,2012年版)

      8、2014年8月8日,《新乡土历史主义浅探——熊西平散文八篇的美学特质》,4800字 (《史河风》2014年第5期)

      9、2014年9月5日,《田君的“黑夜写作” 浅探  ——田君诗集<忑忑>解读》5600字(《忐忑》,河南文艺出版社,2013年8月第1版)。

 

                                      

 

 

                                               在春天的墙外写诗

                                                 ——海乐诗集《消逝的流星》浅探

       “一个人与其在一生中写浩瀚的著作,还不如在一生中呈现一个意象”,意象派诗人庞德先生曾如是说。我在都市的忙乱中能进入海乐的诗,正是从“意象”开始的,确切地说是被她诗歌结尾处的那些“精致的一收”所吸引的。比如:

      霜花已远

      那几经颠簸的意念

      倾一生,某年某月

      风止  烟雾散尽

      一个人的舞蹈 送给十七岁那年

       “风止”、散尽的“烟雾”、“独舞者”等意象,出现在“长诗”《行走在诗歌的土地上》的结尾,是一个现代生命的一种祭奠、一种追怀,有小小的凄美,味道特异,也有“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之流风余韵。

 

     那一夜,从最后的风丛

     石桌穿越唐宋,与季节详谈

     一如夏花绚烂,一如阵阵云水的暗语

     在佛的道场,聆听禅音

        这是短诗《夏》的结尾,也是几个典型的意象,撑起了语词的天空,营造出了让人心口一疼,却又不可尽说的三味。而《走在那个西部的早上》,一句“楼宇纷飞/独自千转百回”,一丝苍凉,一丝无奈,都有了。《前缘》、《趟过黎明前的水巷》都是靓丽、智慧的精彩一收。                        

 

                                                                           1

         然而面对她长板与短板同样“小高地”样突出的诗歌,感觉要说得清、道得明,或许从新诗所包含的“内容、形式、技法”三个方面阐述是一条山中小径。

       海乐的诗歌在内容上偏重于抒情:一个现代灵魂、现代女性的情绪、情感(如《摘一颗星星给你》、《清晨醒悟》、《诗恋》),偶有一些少女情愫(如《冬天来了》、《于画中》等等)。抒情之外是少量的嵌入在诗节中的叙述(比如《水亭故事》的结尾、《想念风瘦的季节》的开篇)和议论,所以在内容上,海乐的诗歌并没多少走火入魔似的“怪、力、乱、神”,也就无特别可说之处,这里就着重谈谈后二者,即形式与技法。

新诗在形式上主要是语言(语体)和结构(诗体)。

       “一位年轻的作家的前途并不存在于他观念的独创性中,也不存在于他情绪的力量中,而存在于他语言的技巧中。”美国诗人威斯坦·休·奥登说。

       海乐的诗在“形式”之一的语言方面可谓现代。

         这或许是当年初入诗阵时,她受到了中国新诗最早的象征主义诗人李金发的影响较大,又受到20世纪80年代朦胧诗派北岛、顾城等“朦胧诗”的浸泡,她的诗多“现代”质素:语言现代、手法现代。

         岁月从我的头顶和我相识

         那些被花淹没的心魂。围困我千年

           ——《寓言》

       但一根甘蔗不能两头甜,“现代”之余,是她的诗歌在一定程度上有些隔与晦涩。比如:《雨季》、《我是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都有着刚放开小脚的血气。

         中国新诗百年来一直有语言的雅、俗之争,其实对于武林高手来说,兵器倒不是最重要的,飞花、摘叶都可以伤人。雅语中的书面语、陌生化语言,固然能体现汉语的无上魔力,俗语中的口语、乃至方言处理的好,何尝不是“诗力”四射?一直被多数人诟病的口语诗,在诗歌普及方面,还是有其功用的。海乐的诗歌语言给我两个较深刻的印象:一是陌生化的语言,一是口语的植入。

      海乐的诗在结构上却几乎是一塌糊涂的,这表现在她早期的诗歌及大量的短诗很少分节。

      诗歌这种劳什子之所以区别于其它几大文体,就在于它的分行、分节,所以闻一多等现代诗人才刻意地倡导诗歌的“三美”。“三美”之一的“建筑美”依赖的就是诗行的字数与“分节”。一首诗对分节的忽略与轻视必然造成的是“诗体”内部建构的缺失,进而影响到诗歌意境的表达,与之相应的也就是缺少剪裁与密密实实的锤炼。具体到海乐的诗歌,她似乎太不经意于诗歌的结构了。

      而在技法上,海乐想象的能力,结撰意象的能力都是可堪一说的。

     海乐诗集《消逝的流星》浅探(附:大半年写评目录)

      一个人的街灯

      站成风雪

      一片山河

      过尽千帆

      孤独的崖畔有寂寞彷徨

      谁许诺了幸福沧桑

      白季的思想。漂泊在粗糙的大地上

      岁月是一口大水缸

      每一次呼喊都未曾消散

      雪米儿,你终于来到南方

       无疑这首《南方雪》是善于造境的,现代人的孤独之后,有着开花五百年,终于等来了戈多的美丽与悸动

       阳光以外的别离

       在荒芜上种上幸福

       春天吐露出相思

       夜,本无痕

      这是《塞外春光》的前半节,意象、诗思奇特,别离在“阳光以外”,塞外苦寒搭铁上春光,一如荒芜搭铁上幸福。

      海乐的小诗也有或许是源于童话诗人顾城的留痕而来的轻灵、妩媚、童话色彩浓郁之作。
     春风渡马,相遇如沙 
     你是那含苞待放的蝴蝶 
     还是流光里幸运的脸颊 
     此去江南深巷。谁画了那一幅水墨丹青画 

        ——《守望那一片芦苇丛》开篇,再如《恋着云彩和你悄悄话》、像《水亭· 故事》、《归期无痕》、《海的故事》等等。

      海乐的小诗尚哲思、禅意与机趣。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

       错过亦是美好

        这是《尘缘》,静女其淑,心情浅淡,佛意拂舒的结句。

       小树苗安详着,鹰是大地的梦想。

        短诗《是谁》中的这句辽远、高古,动静参差,却又机趣自藏。其它随便捡拾几处如下:

       想说该来的都很简单
         想说逝去的一堵墙

         ——《石子盾

         因为错觉错觉也错了
         如果那是错觉
         留守的问题深刻了
         爱因斯坦的眼睛 目睹我
         是锋利的爪子再也看不见伤痕
       ——《如果那是错觉》

 

       海乐也喜欢铺陈。比如《这一片深情》、《舞动的情缘》,但有时却是无节制的,有着任意抒写心情的恣肆,有着恣肆驰骋心情的随意。像《爱在原野里成长》,前后都是歌词,中间嵌入了一句古词。《古老的风帆》则只是半首好诗了。

                                             2

        如果将80年代中期出生的海乐放在80后一代诗人中看,她的成长足迹或许更为明显。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已经轰然倒地,在诗歌的 “十年乱象”中,1980年到1989年出生的一批诗人,经历了2002年《诗潮》、《青少年文汇》、《守望》等杂志开设的“80后诗歌大展”,进而波及整个80年代出生诗人的“80后诗歌运动”,经历了2003年的“80后大触网”,经历了2004年“80后”诗歌最冷寂的一年,经历了因2006年新浪“80后诗歌地带”博客圈的建立而在网络上的集体结集,经历了号称“梳理一代人辉煌激越的出场史”的2008年的编选《80后诗歌档案》事件。

        近年来各种名目的奖项评选更是花样跌出,2011年9月由民刊《诗歌杂志》发起的“中国‘80后’诗歌十年成就奖”的评选更是犹如集体封神,那么80后是否真的以一个代际,豁然挺立在诗坛了呢?

                     ——梅纾《跷跷板那头的80后代际诗人》,《大河诗歌》2012年春卷

        与崇尚“向下”、“垃圾”等粗鄙化、流氓化的江湖80后诗人比,与用形式单一、语言浅白、口水泛滥的言辞来为自己的泥胚镀金身的草根80后诗人兄弟们比,海乐的诗歌或许因为性别的注塑,给人的印象更雅化一些。

      80后一代诗人是借网络的兴起来兴风作浪的,80后诗人的出现,几乎可以与网媒划等号。海乐的诗歌传播也是在红袖添香、中国青年诗社网、贵州文学网、温州网、书写文学网、海了博客等网媒上。

      像作为“传播方式的革新”的网络的产物的80后其他诗人一样,海乐是在网络的大草原上打马夺羊的。不过网媒虽然以平等性(没有报刊、出版社的编辑大佬们权威审视)、互动性、及时性标榜,也会因为名气、地位、手中是否有诗歌网站,是否在知名网站做诗歌版的版主、管理员等而有阶层性,有贫富之分。“网络对诗歌的正面影响是去权威化、去中心化、去禁忌化、去神圣化。负面影响是:人性被挑战、道德被挑战、底线被挑战,诗人们变得浮躁化、娱乐化、功利化。”

       网络的自由、散漫迎合了80后作为独生子女的性格的孤独、敏感,诗歌的纤细、即时、平民、感伤情绪。而网络的这种“无法无天”也使他们几乎放任自流。

       或许是出于她“对一些以前的小文小诗做个小总结”的目的,这次出版的诗歌跨度有十余年,因此它们在水准上如小山丘样高低起伏、层次不一。海乐诗歌水平层次的高低起伏、技术层面上一定程度的缺乏自觉性,大约都是与这种放任自流有关。

      好在脚印歪斜地邯郸学步的是海乐,脚法细腻的凌波微步的也是海乐。真实的海乐,真实的脚印,一串串,回首看去,由近及远的,从端正到歪斜,却都是“成长的足迹”。

      在我看来,诗篇呈现乌鸦与凤凰、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海乐,她的诗歌自身已经有明显的美学特质:奇崛、深情绵邈。但个人以为她如想破发,还是应在诗歌的修炼上更简练些、骨感些,要做些减法,增加其诗歌的“通脱”特质,如何减?

      首先、在结构清理上下功夫,结构的谨严与节奏的自然,或许有助于她诗歌的超拔,彰显其丰沛的语言驾驭能力、想象的丰茂、意象的营造能力等特色。

     其次、“晨兴理荒秽”,留下最精瘦的语言、意境、意象,去除诗内的芜杂,在节的删减与节内语词的删减上破发。

     或许,如此,诗歌的地平线上会站出一个奇崛、通脱、绵邈的未来海乐。

    “若干年前/一个幼稚的女孩穿梭在文字宫墙里坚守诺言/如今,却依然贫穷的只剩下思想。”

       而我要对这文字宫墙里“贫穷”的“女孩”说:

    “苍茫的浪人呀/此刻,你正寻往何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