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442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是盆友慎送俺您的大作

(2014-07-12 12:31:40)
标签:

赠书

评论

负债感

分类: 老梅日记

     上海终于夏天了起来。

    温度也到了34、5,暴雨也一阵阵地扯稠又扯淡,扯淡再扯稠。

    妇儿都回了娘家躲福,独留老生独处(白日上班之外)了一周,自在而安静,安静而素淡。

    鳏夫的日子甚妙。

    与文友三日星夜“裸”聊(话语、话题之裸,非裸一身赘肉),4点、2点的才散去。茶水由黄变淡,直到变白,直到直接倒掉。

    聊着夏着就到了周六,一大早奋余威,将多日“积淀”的生活垃圾:烂西红柿、槺丝瓜、冰冻的剩饭、多日的果皮瓜莞分三次死啦死啦的,拎了出去,让它们去腐败垃圾桶去。

    忽然想我该振作了:等待修理的文集稿子、半拉子的长篇、别人要的评、想写的豆腐块、计划读的书,都堆积在我中年的心头,这些无法清除的垃圾。

    一番捡拾,有微汗发酵时,小小的三居室,居然也明亮了起来,阔大了起来,像自我膨胀的某作者。

   人,何尝不是垃圾?都有在别人的假哭中,被处理的那一天。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顎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翻出本《洛丽塔》,纳博科夫的,正意淫着远方,心疼丝丝、眼角微酸时,室内莫名其妙地一声怪响。

    懒得去看,白日见鬼,鬼才相信。

    

     倒塌的是一堆书,4月份计划换房,将老婆眼睛中的杂物——我的破书拉了十来纸箱子到单位,不期然,来来去去,三月有余,又有了一堆书,干码在卧室西壁。

     长久地未被临幸,终于让它们起了腹诽——今朝倒塌给你小老儿看看。

 

     一而再的拾起,多数是顽劣稚子喜欢的植物僵尸之流,居然有一些是不花钱的书。

   《旅痕——刘宏伟散文作品精选》,作者是鲁迅文学院高研班过的,是冰心奖、孙犁奖、漂母杯、《飞天》散文奖过的

    帕提古丽的《隐秘的故乡》、《散失的母亲》,这位“古丽兄 ”,与俺同在《西部作家》混个副总编,最近接连有喜:帕蒂古丽散文集当当网重点关注,总编推荐,文学榜排名第83位、《人民文学》第七期,《散文选刊》第七期、进2014国家协会。

      

    昨日下班收到的湖北艺术职业学院的黄叶斌的《为文学生长鼓与呼》也在列,文学评论集了,“该书大16开本,约48万字,360页码”。

      作者下足了心血与本钱。

    还有这次回乡,固始、商城的几位仁兄贤妹的大作。

      而我一到中年,便不足观。日子一天天混下去,到了券商,做了个小跟班婆。被一发大财的友戏谑为:弄臣。

 

       业余,为了制止内心的小恐慌,也耍点文字。不过越耍越业余——最低在评论文字上。

       老梅一直干着与普京比汉语普通话,与大姑娘比那长的勾当,在一帮业余批评者里傲然四顾。

        其实,自知本就不扎实、无天赋,如今远离了靠评论去混饭,去赚职称生活的动力,我其实更加与评论一点染也木有了。

       下架的书,还是书么?

       劁了的驴,也还是驴。 

       大约一帮文字爱好者,还这样想。

 

        老梅简历上、名片上,虽不惭大言的说是:某校文学什么后,其实是混的,是滥鱼一只。这如同某某某\某某也混到中作协,混了某级别协会的主席、副主席,没什么区别。

       都是自欺并欺人的干活。

       但还不时会收到一些作者们馈赠的已出版的大作,嘱咐我写几句的,就让我沉重。

       赠书,只是说“雅正”而没嘱托别的啥的,俺觉得还八错。白得了书,而不必着急,心无一累。当然欢喜了。

 

       然而,债欠了不少,依然。依然收了别人的手弯弯软,这里节约电子资源,就不一一列举了。

       书都出版了,我还能说些啥呢?

       鼓起腮帮子的赞美,是吹捧;咬牙切齿的批评,有嫉妒的嫌疑。

       更何况,我一直有做事拖拉的积习,除了每日早晨的出恭,兽性蠢动时的床事。

       所以,觉得盆友们还是不要破费银钿寄您的大作,并没有我的片言只语在那上面的大作,来了——除了增加您的失望,我的沉重的负债感之外;除了让老梅负罪,觉得自己是个小人,受贿犯之外。

       木有心累的交往、没有负债感的交往,才是君子之交,才能比天长,比地久。

       老梅也老,老在懒散中,扪虱捂蚤,我自堕落,甚好!

       向晚,《奈何》、《小小的新娘花》在耳:风儿吹来了童年的一幅画,你陪着我在那过家家,竹林是我们的家,竹叶是你送我的花。

遂作歌曰:

心里也有你

也想在一起

一日也三秋

一朝难一夕

无缘与相聚

只留长相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