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505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的开始是这头上等好驴的眼色?

(2014-02-04 09:09:46)
标签:

文人画

驴与马

荒疏

破五

杂谈

分类: 老梅日记

      爱的开始是一个眼色,

     爱的最后是无限的苍穹。

      1953年出生的林清玄这样写爱,在今日“破五”兼立春的天地微醺中,我忽然想,或许鄙陋如我者的世界的开始,也是一个眼色,一头上等好驴的眼色虽然这头小驴驴,连白眼仁都没有。  

世界的开始是这头上等好驴的眼色?

     冯氏给俺下的是头男驴。看来指望它再下一堆小驴驹,发家兼致富是不可能了。就给它多准备几盒杜蕾斯,在马年里,以免过一堆转基因的家伙——骡子。)

 

     蛇年初冬,河南文人画家冯杰有一小幅《墨驴》隔空送我,这小驴的“萌”瞬间罩住了我,以它大而无白的眼神

   驴黑黝黝的,可谓“色”深,没有马的峻急,没有马的威风,但在阴阳家看来,却是镇邪之物,尤其是黑驴的蹄子。据说,千年尸魔,万年老粽子,它都可以克上一蹄子。

   驴又一副憨厚君子相,其貌不扬。

    旧电影中,北方农村娶亲,一朵头光洁脸俊俏的小媳妇,坐在驴背上,铃儿叮当、山道弯弯,颠簸出了古典与美好;或者是灰暗的磨道里,被蒙了眼睛的驴们,模拟钟表的指针,月月、年年,忘记了去争名夺利,也转出了乡村日子的单调与殷实。

    驴的这种品相其实正是所谓“外圆内方”的君子人格、官人韬略。

    驴在现代吃货眼里,失去了脚力、磨道里转圈的作用后,只剩下了最后的“本钱”。

    现代高污染、生活的鸭梨山大,让男人们日益颓废与无能,即使在他们喜欢的床上,但驴们何以能独善其“身”?

     于是驴板肠,成了日益萎缩的男人们的追捧之物。

     驴,鬼魅世界的使者,也笑傲人间世界。

    “老驴笑天”,苍凉而突兀,人觉得可笑,驴们却不以为然。

    天,它都敢笑,人又算什么呢。

 

     乡谚云:吃驴肉发马疯。为什么呢?驴骨子里,还是马。大约。驴是有“户”口的“马”,大约。

   (公)驴是马的表哥,腰里别着个黑黑的长烟袋锅,不要人夸精神好,独抽“旱烟”在人间。

 

      生活中,马上得驴(“禄”),大约最难,虽然做官已经是一个高危职业,虽然年末网上一片“马上有钱”、“马上有喜”、“马上有福”、“马上得色”的关了灯的自慰声。 

      年内,偶得海上高人点拨,教我以三、五年为期,寻找为文的“破发”之途。于是忙于不很刻苦地与柏杨老头一起读“正史”,与林清玄老头一起参禅,与一位湘南的朋友一起改长篇,自家的小草园子自是荒疏了;博友的花园,踩的更少。

      今日偶闲,开始注意到这头墨驴的眼神,自家的马年、小我的世界就此开始?

    学习驴,眼神空茫,不盯着发表,不瞅着得奖、年选的风头,不追眼前之名,耐得住时间磨槽里的寂寞。

 

     感谢“驴父”冯氏——这位60后,出于刘震云的新乡,是在台湾得文学奖最多的大陆作家,也致谢为我从中原牵来这头好驴的某菩萨女。

     马年学驴,驴自得其乐!

       

  有阜阳洋货人士曰:赵廷广,2月9日下午留纸条曰

老虎御风马奋蹄,
宁静淡泊不如驴;
熙熙攘攘雾霾下,
驴兄饮酒又写诗!

 

老梅改一下

老虎御风马奋蹄,
宁静淡泊不如驴;
熙熙攘攘雾霾下,
饮酒写诗还看

 

附:冯杰《画驴记》、简介    

    


  画驴记

   □冯杰

   一位画家为我讲过一则驴之逸事。

   说,当年黄宗江向黄胄要驴,黄胄画驴不及。二十年后,黄宗江催账,说不止要画一匹了。黄胄只好无奈打借条:

   “二十年前欠宗兄公驴母驴各一头,母生母,子生子,难以计数,无力偿还,立此存照。”

   过段时间,黄胄画出毛驴两匹,派儿子送给黄宗江,想收回欠条。黄宗江不肯,说出一番妙理:

   “毛驴已由令郎送到。经验明系两头公驴,不能生育后代。兹取算盘拨算,雌雄二驴,代代相传至今,已共一千四百八十六头,明年将计四千九百九十九头,即使扣除此孽畜二头,阁下尚欠驴一千四百八十四头,明年仍欠四千九百九十七头。因差距很大,所以阁下欠单恕不奉还。前途茫茫,仍祈努力,以免法庭相见时拿出笔证也。”

   儿子回家复命,黄胄无奈,又画驴两匹,再派儿子送去。因黄宗江戏言前送为公驴,故此图专意题“母驴图”。后面有题句:“宗江老兄匹配”。落款是:“黄胄奉赠”。

  文人游戏而已。但这一毛驴公案对画家的启发是:画画可答应画蚯蚓,画蚂蚁,千万不要答应画驴,画大象。

   我还引申为:不要画专制皇帝。皇帝也是加法。

   近年文坛好事者把我列入“文人画家”。我善画蚯蚓,不善画驴,我善写诗,不善画驴。《大河报》河之洲开了几年“冯杰说画”一栏,有一次偶然出现过一匹小灰驴,题款是“在我的印象里,毛驴在乡村吃粗料,干重活,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同情那一匹被好事者运到贵州让老虎吃掉的毛驴”。  

   驴头一晃,以后许多人开始找我画驴。驴债高筑,欠了多人驴情,几年下来,计有群驴了。我人懒手迟,不守信用,一时,把人和驴都得罪了。

   小说家杨晶多年前就要我画驴,每次酒后都忘了驴事。癸巳年秋,他来河南省文学院参加河南作家创研班,结束前夜,杨晶还看不到动静,急忙发讯:老弟,你晚上加加班,让老兄明天把毛驴牵走吧。

   他知道我画驴的不确定性。宣纸上曾经迷路了许多匹毛驴,去向不明。

   夜半醒后忽然想起驴事,我急急造驴。题款:“杨晶借驴,送上一张,品相不佳,却有墨香,牵回焦作,放牧太行。”

   小说家回家,发来研修班结业后的第一篇作品竟是诗:“牵驴来焦,拴在头槽,打滚甩耳,拌上好料,对门老虎,再不咆哮,不当坐骑,也不拉套,期盼来年,尾随一胞。”此兄得驴望骡,把明年的驴账亦定。多亏了“群”字不押韵。

   小说家傅爱毛点题非要画驴,说了三年,还不见驴,见面不问人好,先问驴。我借着墨热,又将驴一匹。

    嘱咐不要作声,傅爱毛在会上忍不住展示炫耀,结果造成群女围驴,伊们不说文学了,都开始说驴。我婉拒,解释道:傅爱毛是三年前就订的。

  大家说,那我们从现在开始,也要订驴。


    

     文人画家:冯杰
 
    冯杰,1964年生于河南长垣。诗人,画家,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现为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
    著有小说集《冬天里的童话》《少年放蜂记》《飞翔的恐龙蛋》诗集《一窗晚雪》《讨论美学的荷花》《冯杰诗选》、散文集《丈量黑夜的方式》、文画合集《泥花散帖》等。散文入选2006年全国高考语文试卷。
    其诗歌、散文、小说曾获《诗刊》全国诗赛第一名、世界华文诗大奖临工杯第一名、获台湾《蓝星》屈原诗奖、台湾现代儿童文学小说奖、台湾现代儿童文学奖、台湾《联合报》文学奖、台湾《联合报》新诗奖、台湾《中华日报》梁实秋散文奖、台湾《中国时报》文学奖、第二、三届河南省人民政府优秀文学成果奖等大奖。
    他在台湾获奖20余次,被誉为“获得台湾文学奖项最多的大陆作家”,他的散文,受到张晓风、林清玄、张曼娟、王鼎钧、张辉诚等台湾知名作家、评论家的赞赏与推荐。

    冯杰被文坛上誉为当代“文人画家”,作品参加多种书画展,入选《中国现代文学馆馆藏珍品大系》《当代名家书画选》《名人书画作品集》,在台湾《中华日报》、《联合报》《中国时报》、美国《世界日报》报刊开设“文画专栏”。

    艺术界评论其作品“文画结合,富有情趣,文画合璧,创意独特,余韵回味,内蕴雅致,方寸之中弥漫文化气息”,其作品以丰富的画外功夫被当代收藏界所看好。

   他以极强的画外功夫得到当代收藏界的看好,作品先后被中国现代文学馆等多家机构和美国﹑加拿大、日本、香港、台湾﹑东南亚海内外各界人士收藏。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