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535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习脸红——入会自“摸”

(2013-12-25 13:43:53)
标签:

加入作协

自思自省

名实不符

杂谈

分类: 老梅日记

     所谓圣人诞生两千零一十三年的晨,其实是9点多,远方的田兄发来了链接,从QQ上,我知道大约是,关于申请入协的事圈圈了。

                                                  1

     1990年混入的地区(市)协会,次年毕业,回乡误人子弟十年,自然就“降”而流窜入我县协会。大约1992、1993年参加过两年(?)年会:举手便举手、表决便表决、吃飙饭时气氛最作协。

    并对一位脸现桃花嫩红的城关女代表,边自卑边暗自口水边梦想哪怕多年后圆梦。

    那时俺还是王老五,口水丰盈。

     多年前我入了作协,如今多年时光流逝,作协入了我

     2011年,席慕蓉先生来沪,陪同她在上海作协开诗人见面会,巨鹿路675号,爬满藤本植物的独栋老楼,又太贵族气与出尘,太让人敬畏了。

                                                2

 

     多年后,在城与乡,滚来滚去、混来混去,各路真假作家、大小作家、土洋作家,见了一堆。知道作家们放屁也响也臭,知道作家们为了虚虚名利也拳脚交加,知道作家中混吃混喝混上床的也蛮多,知道作家们其实就是一帮最高尚的二货、最扯淡的闲汉。

    这些年要饭的、发声明退协的、为了一己私利或大义大打出手的,可谓江湖风云激荡。

   而俺自以为早已算“净身”出走——自动脱“协”了。

   多年自由身,明白了,体制内也好,体制外也罢,国家级别也好,地方各级也罢,有货的还是有货,木货的依然肚腹是草料场。

     近几年也参加过几次小比赛,与一些中作协的同台混文。几个在我奖次上的,当然是中作协的;更多的木得奖的有不少居然是某体裁协会的大佬或者中作协的。

    于是也就明白,所谓作家,大约就是些码字的,何神圣之有?

     不过,参加、列席文学研讨会,我依然远评论家而近“作家”,喜欢与作家们咔嚓。想来,小心眼里还是粉着作家的。

                                              3

     这样梅眼看作家:平常心多,大惊小怪之心少。心里也有自己的秤杆杆了:不因为某某是某级别作家而敬畏或轻视他,也不因为某某不是体制内作家而高看或白眼他。

     冬也有鲜果,春也有烂桃,如此而已,连自然界都如此。

                                              4

     淡扯了一通,回来。

     洗手间里放完体内的一片剩水,饮水机前倒满一缸清水,再抹布一通,从容坐下。展读,果然是入协的事。某市下半年获批7人,老梅翘着脚跟站在最后。

     想想,我都能混入,于是一汗。

    再想想,不少连我都不如的人早已混入,汗收起了一些。

     再想想,其实不对。“作家”本神圣,或许是太多的滥竽之徒,如我,降低了它的门槛,才让它骨头轻三两,于是又汗水滴答了。

                                                 5

      写作何为?终究是来对抗“幻灭”与人生的虚无的,是用来揭示人之为人,特别是自己内心的秘境的。

    入协,组团忽悠,自身虚荣一把,毕竟只是产业之花息。

                                                6

      多年前读高二,暑假,为一位同村的师范学子陪客,陈学子绍介我说:

     我们村的文学家。

      彼时,心里有些许不悦,觉得怎么俺也算俺们乡的文学并且家吧?!

                                               7

      今天,人过四十日过午,忽然脸红,我其实作之甚少、“作”而未“家”、作而实差:

      我汗颜于我的思想匮乏,我人云亦云、沾沾自喜在报屁股之间。

     我脸红于我文字的干瘪,我甚至说不出一句让人读完能记住的屁话。

     我至今没学会自由投稿:

     对到处嗅嗅自家木自信;对普遍撒网、一稿百投木耐心;对报刊口味、编辑喜好木研究;对别人的大作,跟贴少阅读少艳羡少。

    偶尔自己小小得瑟过的文字,不出月余,至多半年,多数已自鉴为:语言垃圾。

     我没有要留垃圾在人间的雄心;名山有藏的雌心,木有。

                                                7

     这样汗着、工作着,到了午休,忽然读到网络上河南邵作家的一段文字:

   “我靠贩卖高潮、惊险的情节、人物素描和精彩独特的对话来维持生活。”小库尔特如是说。其实,我连这些都做不到。我常常在夜里醒来,想到自己是一个作家,竟然靠这个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沾沾自喜,不禁心里一阵恐慌。我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吗?如果没有,凭什么成为作家?巴尔扎克说,文学一定要站在思想的前沿,“用最小的面积惊人地集中最大量的思想。”回观我们自己,即使有思想,那是什么样的思想呢?

     上午读到安徽的一位叫醉眼的博友给我的纸条:

    先生,恭贺您成为省作协会员,可是以不才观之,您入中作协都屈了您的才,真的,当下能把文章写得不看人脸色,纵横阖捭,文辞畅快者少矣!您的大兄弟佩服之至!

 

    彼时,我有些小小自我膨胀,同感了一下;此时,却老脸微红。这位醉眼兄弟是个心胸宽阔的人——赞美人不遗余力。

    他有如此判断,或许也是见惯了许多人披着高级别作家的皮,其实只有普通码字者的三脚猫功夫。但有贾、莫、王、阎、张等等支撑的中作协,无论如何,都还是当下文学的最高殿宇,值得文粉们敬畏与脖子伸老长的仰望。

    俺自觉入省级之“鞋”,已是朋友们抬举、组织打盹,蒙混入列了。再混更高级别的,那只能是:小人居高位,如墙上挂画——挂的越高,画越小了。

   这样说来,博上自摸一下,非为矫情,无关谦虚,实乃日益毛疏疏齿松松了,还知道自家就着梅干菜闷腊肉,能战斗几碗老米饭——还有点点自知之明。

                                  8

     对于机构,我们有的人是踮起脚跟,有的人是睡眼俯视,有的人则是互相进入。

                              9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有多少人能不执着于外物,能浪了一圈后还知道飞回自己的内心呢?

 

     上海今夜又起了严重的雾,还有霾。

 

 

    老梅下蛋:

    1、您入协了么,入到什么级别的啦?

    2、入会时自“摸”过么:是否名实相符,是偷着脸红,还是真真的自豪?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