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535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图时代:父子

(2013-07-24 12:11:29)
标签:

父子

错乱

生活严苛

地铁色狼

文化

分类: 老梅日记

   先上片片:

读图时代:父子

     某Q群,这幅父子比照图。

    一位群友贴图时点评:一幅让我错乱、凌乱、产生莫名冲动的照片:《父子》。

 

    其实在我看来:左边的小的只不过穿了个道具,本质上,这对父与子也是我们每个个体,都一样地如此无错、凌乱,面对“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生活与生存。

    不太懂这身道士服是学士的,还是硕士的、博士的。但不管是什么的,面对严苛而荒芜的岁月与日子,面对无情严厉的生活,都会是那么单薄,轻轻地就会被击穿。我们只不过是无田地的农民而已:我们能安全的活着,是因为我们未敢黄、黑、毒、赌;我们自由的存在,因为我们行走在大大小小,比蛛网还稠密的各种规定、制度、纪律、道德之内。

    我们新鲜的代入空气然后吐出二氧化碳,是因为老天还没想起收我们。前几日俺还在读贾平凹老师的《定西笔记》,称叹那是怎样一个虽贫穷,但原乡原味的地域,这二日那里已经被土地爷6.6级的喷嚏摇动成为一片废墟了,成了大家目光的高地了。

    如果某一天,我们搭错了某根线,比如今天去39度高温下的沪上野地行走个1小时,估计就会被阳光收了,最低也残了;比如去指着上司的鼻子,淋漓一通,一泄平日的郁结,那也就一份饭碗碎了;还比如公交车、地铁里见到靓丽女子喷血男子,你一个冲动,掏出了内裤里包裹着的那件长相猥琐的工具了,那也就至少被灌装15天了。

    我们还活着,还能装嘴作眼的活着,也拜托了我们当年的寝室室友木有在开水瓶里滴入老鼠药,也因为马路上那些呼啸而过的二汉木有踩错油门与刹车,方向盘木打偏,也要致谢许多人木努力给了我们一个中榜的、晋升的机会。

    倒是右边的老汉,我父亲样的,已经被生活充军发配到了最荒芜处最低处,也就无可失去了。生活中的每一根稻草都是金丝,每一个得到都是收获。

    都光脚起老茧子了,还怕穿鞋么?!

 

    所以,悲悯的不只是别人,也应包括我们自己。

    我们都是风中的一只简陋的纸鸢,不知道哪里是我们的终点与明天。

    然而,俺的小绿豆眼抚摸过这位麻木、石像的老父亲,  还是一颗泪子,差点

    滑。了。下。来。  
    生存与土地与天气与农村政策可以愚弄人,但怎能这样愚弄人,似丐更似傻?!

   

 

写完后三日:网络上动了动,原来是对泰国父子——

 

读图时代:父子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