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0,739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满城尽是“抄袭犯”》

(2012-05-03 14:40:49)
标签:

转载

转载一哈,关于所谓的打假,有思考的文字

《满城尽是“抄袭犯”》

 

最近上网多了些,看到新浪现代诗博客圈子最抢眼的流行词就是:抄袭、抄袭、抄袭……“你抄了吗?”——就像80年代的问候语——“你吃了吗?”对刚刚出道的屁孩们抄袭,俺是没有多少兴趣的,俺对所谓的“诗坛名人”抄袭,以及中国传统的“文人相轻情节”在抄袭门事件的具体表现比较感兴趣些,俺兴趣所谓的“透过现象看本质”。

 

记得美国喜剧电影《狱中豪杰》中有句很好玩的对白,好像是“敌人的后门被攻击了,总是一件幸灾乐祸让人快乐的事……”,记得去年郑正西个人注册的“网络诗选”也搞过轰轰烈烈的“扫黄打抄”运动。所谓的“扫黄”,估计是新红颜组织者给了“网络诗选”团队某些好处的许诺,而“网络诗选”的草根中某些铅字吸毒者;一天到晚用自己的文本做分析标本,甚至可以捏造一个莫须有的“南德”来吹捧自己作品的网络好为人师者;还有遇到女性初学者的作品都认为是佳作的花痴;想免费嫖女尸的变态者……看到俺针对这些明显吹B吹过头的评论发表的异见,就恼羞成怒。以鹰之、苏堤春晓为主将,以 “网络诗选”当社团舞台发动群众和俺打群架,回忆往事,很是好玩,但是俺不想浪费时间精力再玩,“网络诗选”乌合之众的“扫黄”,引出了中国龌龊诗坛更多的黄色故事——就是那些红颜明星为谁谁谁脱裤子的笑话,如今,红颜已经变成了一个人人皆知的“黄”词了,哈哈~报应。

 

我估计鹰之、苏堤春晓、郑正西辛苦半天连红颜的B都木有进去过,倒是弄得个满嘴腥红。至于当时的“打抄”,现在想起来更好玩,“网络诗选”吹毛求疵、无中生有的把我放在旧帖子当资料的他人文章拿出来栽赃,我曾经和他们玩输赢赌钱、玩法律辩论,这些王八最终以缩头表示休战认输。哈哈,其实怀疑陈先发模仿他人也不是我第一个,我只是用系统分析来验证别人的怀疑而已。而明显变相抄袭我作品的苏堤春晓的下贱行为,草根团队“网络诗选”的打手鹰之、郑正西只会装逼——视而不见。

 

报应来了,今年“网络诗选”的内讧是非常好玩的事, 对“中国博士、教授、著名评论家、资深编辑组成的饭桶评委团”历来“刻骨仇恨”的鹰之,已经因为自己的“怀才不遇”疯了,面对网络乌合诗社的“退休工人”郑大佬越来越不尊重了,也许是正西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吧,对郑正西刊登对他不吹捧的文章就恼羞成怒,另一个当年为鹰之、郑正西积极当狗的苏堤春晓,为新红颜某鸡胸尸人主持公道,我估计是没有得到新红颜背后推手的什么好处,苏堤的反水表现也是明显的,看到他转载舒洁深度曝料新红颜龌龊内幕的文章,我相信他是明白自己吃了苍蝇了,在悔过了。哈哈,这一切变化验证了一句至理名言——恶有恶报,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面对当下轰轰烈烈的抄袭门事件,我觉得有愤青倾向的诗人还是要克制冷静,对许多事情的判断不是因为是大多数的观点就是正确的,许多事情往往比我们看到的表面现象复杂,就像什么是抄袭?为什么抄袭我作品的苏堤春晓也在积极反对抄袭?为什么鹰之连我博客注明是“他人资料”的文章也要拿来嫁祸于人?还要向李梨讨对玉上烟的好处,这次郑正西个人注册的“网络诗选”今年轰轰烈烈制造的“抄袭大茅坑”有没有居心不良的炒作目的?

 

我不相信当下喜欢在网络诗坛上窜下跳的人物中,有几个人能拒绝“吸铅字毒”,不被“名利蒙骗”,不当各种野鸡刊物编辑炮灰的大义凛然者?中国诗歌现场正和我“归零”的预言走向是一致的——上帝要他灭亡,必先让他疯狂!就连鹰之这种自称“在野”的人也在无时无刻为自己的名利诉求寻找联盟的做派,早就证明他已经人格分裂了,他自以为舔了“极少数可能建立自己语言识别系统的诗人”的屁股,就有靠山了,总有那么一天,他真是“通过庖丁解像的手段把一首现代诗杰作打碎再一小块一小块粘合起来”的认真分析他偶像的文本,除非他能够双重人格自欺欺人的不要脸苟活,否则,他如果真想一意孤行想在诗学上勇猛精进,“对他偶像的失望”将是他彻底疯狂的导火线,当他明白崇拜的不是“SB诗歌奖”也是SB加爱操女B的人搞出来的笑话,他还能有时间精力“200遍为单位”的“双修”经典名作吗?他又能分心面对越来越多如郑正西一样“刊登对他文章有不同看法,就是他的敌人”吗?他整天为自己作品的几个句子“到达世界高度了”沾沾自喜,好不容易嫁给“饭桶评委团两个姑娘”就得意忘形,能修得诗学的正果吗?

 

看完鹰雀以“反对抄袭为名,吹嘘自己的诗学高度为实”的针对抄袭的文章,我感觉关于抄袭门事件的广告创意词应该可以很多的,比如以下几句是我写东西走神时想到的:

 

你抄你抄你抄抄抄,短命诗人,抄抄不息

他炒他炒他炒炒炒,居心不良,物极必反

她脱她脱她脱脱脱,逼上装逼,敢脱就红

我操我操我操操操,宁找街女,拒绝女尸

 

这里的“女尸”是比喻对德行很差的所谓“女诗人”,虽然抄袭门的“猪脚”以女性居多,我个人的看法是,还是放过这些人,她们也是弱者,得过且过吧,除非你是有选择权的刊物编辑,另外,要独立判断,佛学说,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要人云亦云,我去年对付“网络诗选”团队打群架的鹰之,就是通过给这个二愣子上法律课,教育了这些法盲,面对当下轰轰烈烈的诗坛反抄袭运动,我认为还是去了解法律认定的“抄袭”概念,再去义愤填膺也不迟。到底什么的文本行为是抄袭?我在百度“抄袭了”一段很专业的《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如何认定抄袭行为给某某市版权局的答复》:

 

抄袭的概念:

著作权法所称抄袭、剽窃,是同一概念(为简略起见,以下统称抄袭),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

 

抄袭的要件:

抄袭侵权与其他侵权行为一样,需具备四个要件:

1、行为具有违法性;

2、有损害的客观事实存在;

3、和损害事实有因果关系;

4、行为人有过错。

 

抄袭的认定:

由于抄袭物需发表才产生侵权后果,即有损害的客观事实,所以通常在认定抄袭时都指经发表的抄袭物。因此,更准确的说法应是,抄袭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发表。

 

抄袭的形式:

有原封不动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有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窃为己有的行为。前者在著作权执法领域被称为低级抄袭,后者被称为高级抄袭。低级抄袭的认定比较容易。高级抄袭需经过认真辨别,甚至需经过专家鉴定后方能认定。

 

高低级抄袭:

在著作权执法方面常遇到的高级抄袭有:改变作品的类型,将他人创作的作品当作自己独立创作的作品,如将小说改成电影;低级抄袭是不改变作品的类型,利用作品中受著作权保护的成分改变作品的具体表现形式;如利用他人原创的电视剧本情节、内容,改头换面当作自己独立创作的剧本。

 

看完以上关于抄袭的法律解释,我们面对郑正西个人注册的“网络诗选”今年轰轰烈烈制造的“抄袭大茅坑”,看起来是草根们可以幸灾乐祸去丢石头的快乐事,不要以为谁都可以去玩玩,不要迷恋,还是把心思放到诗学本身上去,与其去研究抄袭,不如研究俺莫测的“萃取诗学”,俺的后现代行为艺术——“解构改写”难道不比抄袭好玩吗?俺“抄袭”鹰之博客文章的一段话描述:“多数诗人常用的方法是萃取法,即萃取诗意构成中带有信息标识,且富含形象符号的点与面。这种语言萃取法,提纯了语言,激发出语了语言的活性……”——丫的,俺没有闲工夫研究“你的抄袭”,鹰雀你就干脆说:你是我“萃取诗派”的成员得了,俺大人大量,不计前嫌,偶尔还感觉小鹰雀还有一点点良知未眠……

 

根据《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如何认定抄袭行为》的定义,我们对抄袭门比较热闹人物和作品稍微用法律依据分析、分析:

 

A组作品——维.希姆博尔斯卡vs吕约

从两首作品的结构和重要符号信息看,吕约“没有原封不动或者基本原封不动地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但是,题目名字一模一样。场景相似,构成场景的物象有几个一样或相似,如维.希姆博尔斯卡作品中的“你们以为、房间、椅子、灯、菩萨、耶稣、象、记事本、一只苍蝇”和吕约作品有雷同性之外,作品的寓意还是不同的,有一点点“改头换面”的嫌疑。另外,根据“抄袭物需发表才产生侵权后果”来判断,吕约又构成了抄袭嫌疑,就用我蔑视苏堤春晓抄袭我作品那样,分析为:“有变相抄袭的嫌疑”,毕竟中国诗坛的女评论者中,我最欣赏的是吕约!

 

A1《自杀者的房间》维.希姆博尔斯卡


我敢说你们以为房间是空的。
不对。房间里有三只靠背结实的椅子。
一盏灯,足以击退黑暗
一张桌子,桌子上一只钱包,几张报纸。
一尊逍遥的菩萨和一尊忧郁的耶稣像
七只幸运的大象,抽屉里一个记事本。你们以为我们
的地址不在里头?

 

没有书,没有画,没有唱片,你们以为?
不对。一只小号优雅地握在一双黑手中。
萨斯基雅和她热诚的小花朵
欢乐,那神祗的火花
架上的奥德修斯在第五歌的诸般冒险后
在令人重获生命的睡梦中伸展四肢
道德家们
那组成他们名字的金质音节
铭刻在上过硝的皮革书脊
跟着他们的,是挺直了后背的政客们

 

没有出口?房门怎么啦?
没有风景?窗外别有景致
眼镜
一只苍蝇

就在窗台上、嗡嗡飞——就是说,还活着

 

你们以为,至少会有一封信说明什么。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们根本没有信呢——
而他原有那么多朋友,我们这些人

恰好都可以装进靠在茶杯边上的那只空信封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2
《参观一个自杀者的房间》 吕约

 

他住得不远,用十倍望远镜就可以看见。
望远镜里他住得不错,房子阳光充足,视野开阔
每平米价值至少一万五人民币。

餐厅里有四把椅子,不比我们的多,也不比我们的少
从餐厅到卧室的路上,也没有种着仙人掌。
水晶吊灯足以驱散黑暗

找到心脏上的针眼。
鱼缸里,孔雀鱼的心还在肚皮下跳动。
马桶边有几本旅游杂志,还有一本划了线的论语
划的是红线而不是黑线。
跑步机上的计时器显示,黄昏时分他在阳台上
绕着地球跑了三圈。


电脑里有三个文件夹,第一个是上半年的账目,
第二个是名人格言,在几个世纪的死人与活人中
他完全信任的有七个名字。
一百二十多张见解独到的色情照片
严格按国籍分类,他给每一个甜心
都恰如其分地起了名字。
凡是两条腿的女人
都被他单个夹在钳子上
研究了个够。 


你们是不是以为,在书桌左边的第二个抽屉里
没有我们的名片?
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像对待那些娘们一样
拿我们单个地做实验。
在做出决定之前和之后
他没有给我们中的任何一个
打过电话。

 
我们放心地离开时

一只苍蝇从窗帘的褶皱里飞出来,嗡嗡叫着
向书架上的耶稣,观音和印度的象鼻神
提出了
未曾解决的问题。


这只苍蝇站在救世主面前
一点也不让步。
当着我们的面,也没有一个救世主
向它让步。

 

       200754

 

B组作品:叶辉《小镇的考古学家》VS里索斯《陶匠》

用“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如何认定抄袭行为”去判断,这组作品和“抄袭”毫不相关。应该是属于读者牵强附会的意淫,曝料者应该就是一天到晚发明一大堆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的“专利诗学术语”的鹰之吧?鹰之自己开了个叫“南德”的博客吹捧自己的作品,那些自吹自擂的文章绝对不是抄袭,那是打飞机,哈哈~


B1
《小镇的考古学家》叶辉

 

小镇的考古学家终身未娶,他年轻时
爱上一个女人,那时她刚刚出士
用楠木棺材存放。在一个阴雨天气里
当地农民将她暴露于众
她一丝不挂连皮肉也没有
她的丝质衬衣早已变成泥土,金子发夹
已放入一位主任的口袋。他看看她的牙齿
年仅十六。他看看她的盆骨嘭然心动
她的耻骨光洁饱满像从未有过
压痕,她的胸前似有乳峰的影子
微微颤动。她头枕玉枕
表明她的身份高贵而不可侵犯
因此也不可死亡。那是七十年代
他将她小心藏于阁楼
从此无人提及。八十年代他替她戴上
发套。九十年代他让她
挤进一件粉红色比基尼,整天躺在他床上
但骨架有了损伤,有几处被压断
用石膏小修,下半身绑上坚固的钢筋
只有她的头骨还完好如初
双鄂开合自如像这样:嗒 、嗒 、嗒
 
B2
《陶匠》里索斯


一天,他造完了大水罐,花瓶,陶锅。一些陶土
剩了下来。他造了一个女人。她的乳房
硕大而坚挺。他有些恍惚。回家晚了。
他的妻子埋怨他。他没有回答。下一天
他留下更多的陶土,接下来的一天他留得更多。
他没有回家。他的妻子离开了他。
他目光熊熊。半裸着。只在腰上系了一根红腰带。
他整个晚上躺在陶女的旁边。拂晓时分
你听见他在作坊的篱笆后歌唱。
他解下了他的红腰带。他光着身子。一丝不挂。
围绕着他的是
空的大水罐,空的陶锅,空的花瓶
和那个美丽的、盲目的、聋哑的、双乳被咬过的女人。

 

C组作品就热闹了:谷禾《大海不这么想》VS西娃《画面》VS姚风《大海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VS余怒《苦海》,哇塞!

 

郑正西个人注册的“网络诗选”今年轰轰烈烈制造的“抄袭大茅坑”里面,“名词叠加”使用也被“扫黄打抄”积极份子一股脑的往茅坑砸,还有隐身人(估计也是鹰雀)人幸灾乐祸跟帖曝料:“……看到一则评论是关于《画面》与《大海不这么想》这两首诗的,今天一大早特意去查了下时间,总算搞清了这两首诗谁先谁后了,《画面》博客创作日期是2010.5.18,《大海不这么想》博客创作日期是2010.4.2。”——这是我抄袭“网络诗选”《关于吕约一首诗的讨论》的跟帖。

 

其实,“名词叠加”的使用技巧,余怒的作品很早就使用过了,我在博客认定只可能被别人抄袭、模仿的诗人中就有余怒,我坚信他是中国诗坛少有的原创型诗人。我们分析这四首作品,如果按照“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如何认定抄袭行为”的办法去判断,应该都不算是抄袭,或者作者主观上有模仿的动机成分,但是,文明国家的法律是不能判谁“动机罪”的,至于谁模仿谁,还是旁观者糊涂,当事人明白。当事人以后模仿也不要太没有技巧了,能知错就改,下不为例最好,爱好向茅坑丢石头的人也得过且过吧。

 

诗坛毕竟不是监狱,“敌人的后门被攻击了,总是一件幸灾乐祸让人快乐的事……”和高调的“诗人皆兄弟”还是有区别的,现在开始,我就以身作则:明天起不再追究别人抄袭我文章的事了,就“让你一次抄个够”吧,哈哈~

 

 

C1《大海不这么想》谷禾  
  

海啸过后,海滩上留下万千尸体
有政客、将军、银行家、富翁、贵妇
也有叛徒、乞丐、妓女、小偷
救援人员低头辨认着死者的身份
更多的人,被一条绳子拦在安全线之外
或伤心欲绝,或神情肃然
但大海依旧平静如初,耐心地把海浪
和沙砾一遍遍洒在死者身上—— 
 
C2
《画面》西娃


中山公园里,一张旧晨报
被慢慢展开,阳光下
独裁者,和平日,皮条客,监狱
乞丐,公务员,破折号,情侣
星空,灾区,和尚,播音员
安宁的栖息在同一平面上 
年轻的母亲,把熟睡的

婴儿,放在报纸的中央

 

C3《大海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姚风
 
在德里加海滩,大海
不停地翻滚
像在拒绝,像要把什么还给我们
我们看见光滑的沙滩上
丢弃的酒瓶子,针筒、卫生纸、避孕套
 
我们嘿嘿一笑,我们的快乐和悲伤
越来越依赖身体  越来越需要排泄
光滑的沙滩上  是我们丢弃的
酒瓶子,针筒、卫生纸、避孕套
 
但大海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
甚至不需要
如此高级的人类
    
选自《诗刊》2004

 

C4《苦海》余怒


我一生都在反对一个水泡

独裁者,阉人,音乐家
良医,情侣
鲜花贩子

我一生都在反对
水泡冒出水面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