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纾
梅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208
  • 关注人气:10,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月复旦:与王安忆、莫言

(2010-07-16 09:49:53)
标签:

复旦

文场

作品研讨会

k线

莫言

意大利

分类: 会见名人

    3个月前,就知道了这场聚会。

    果真到来时,才发觉,自己一点也没有准备好。

    没有准备好从容的笑容,甚至。

    那是因为我还在两栖?

    做一个大学老师,去西部、去中部,在一所貌似繁荣,实则随意的一个地方,都露出破败与荒凉的学校,我受不了它的偏远,也没有强大到能迎合它唤起的我内心的荒凉。

    做一个券商内的从业人员,我又难以忍受只与K线、红红绿绿为伍的琐碎与单调。虽然对银子,无比的空前的渴望。

      于是把身体躺在上海,躺在工作里,躺在这海上的别人的繁华里,饱饱眼福;把业余与向往吸管样伸进复旦里。在彻底离开高校后,又伸出了多年前“强烈地愿为一个读书人”的愿望的触须。

       只是,缺乏内心的澄澈,没有自己的领地,我也就无法从容的行走在文场里,更无法奢谈我要“飞翔”:毕业论文写过“百年老妈”——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母亲形象;写过1976年以后的“文革”小说,但都没能向腹地深入,都只在外围晃了一下,也就难以修炼成关于它们的“专家”。

        作为证券“从业”人员,我不关心大盘,我也不关注小盘,我连股票都没买过,我就考了两门课,我。我。

         这样的“行藏”,想在任何领域,从容镇定,恐怕都难。

         在这样的境遇与心境下,再次见到了莫言。

         确乎映了那句老俗话,不在于你遇见了谁,而在于你在什么时间、地点遇到了他(她)。

         10日晚8点30分,在台湾人办的“国定365餐厅”,见到了小眼睛的莫言,55岁的莫言。因为飞机晚点,他匆促赶来酒店,朋友们为他张罗的晚餐已经是“添酒回灯重开宴”了,开的第二桌了。

      彼时,一些事情就要发生在他的头上,譬如一笔重要的业务要因为他而发生;譬如那么多的评论家正陆续从海内外赶来,来给他捧场,为了关于他的“研讨会”,譬如次日还有一个需要他参与的“新世纪十年文学:现状与未来国际研讨会。

      他该怎样的得意、兴奋、感激呢?他该是狂喜,还是该假装无所谓呢,在脸上。

     他说,参加自己的作品研讨会是人生诸多尴尬事中的第一尴尬,因为脸上的表情很难拿捏,如果选择高兴,别人会说这小子太得意忘形;如果选择无所谓(?),别人会说这家伙太虚伪,最后我选择的表情是:麻木。

     莫非这“麻木”,其实就是“自信”?

     有自信同行,他无须感激涕零,也无须诚惶诚恐。

     他活在自己的作品里与评论家们的笔端,评论家们也在以他(们)的名义,生存、卖文、吃饭。

     如此而已,老莫何需狂喜的不能自持?

        何况,老莫刚结束了意大利之行?意大利人刚给他整了个“莫言之夜”;

      何况,老莫的左书(左手书法),也已经练到天下共求,一字万金;

        何况,老莫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风声,正渐刮渐紧,在文学江湖上愈传愈真。

七月复旦:与王安忆、莫言
(老莫先生的这幅字,国定365之夜后,就跟我走了。现在想来,它还真是一个隐喻:警醒我对生活与自身的存在,多一些自信,也就是“劲节”)

        忽然警觉,当我以这么多“何况”来揣度莫言时,其实已经是在曲解与降低他了。何况,他也不需要我在这里自作聪明的“何况”?!

      我想,当我四十还未立的时候,我也该学会“麻木”:少一些东奔西走,多一些历练澄静;少一些大惊小怪,多一些波澜不惊;少一些盲从盲动,多一些自信从容;少一些泡脚按摩,多一些阅读写作;少一些人事纷争,多一些理解宽容。

    一位已融入我血液的朋友说,你需要一场压惊,一场用书本与书写作为方法的压惊。

    七月。复旦。

     枕首歌,等着下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