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邓玉娇案与京剧剧目

(2009-06-19 19:11:46)
标签:

文化

分类: 夸夸其谈

    邓玉娇案终于落下了帷幕。自案发之日起,经过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日,终于交上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当然,这个案件可能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日并没有什么瓜葛。

    然而,听过或者看过京剧的人,大约免不了这样的联想:《法门寺》一剧里有两位女主角,一个叫做孙玉娇,一个叫做宋巧娇。两个女子都不是所谓的“阀阅门楣第”,而且,她们不仅名字与邓玉娇相似,还都是离奇案件里边的冤大头。

    还可以联想到其它的传统剧目。《玉堂春》、《救风尘》、《审头刺汤》乃至《窦娥冤》,一群身份卑微的女性,或受嫖客调戏,或遭恶吏欺侮,蒙受冤枉几乎丧命。邓玉娇与她们几乎没有分别,幸运的是,这些女人们最终堂堂正正地活了下来(此处窦娥的命运以程砚秋先生编创后的《六月雪》为准)。

    我想,这么戏剧化的故事,邓玉娇案为什么不可以被编写成京剧剧本付诸演出演出呢?经过锤炼打磨之后,或许未必没有前文所列剧目那样经典而流传久远呢。

    所以,邓玉娇案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日发生了一点点关系,又未必是全无根据的。

    以前也留意过一则消息,某京剧团想编演一出“贴近生活”的京剧现代戏,向全国征求剧本。到底不知后事如何。其实新编现代剧目在其它剧种中也见过不少,演穷山沟的村干部带领乡亲致富,演企业党员领导工人们硬干狠干玩命干最后企业度过危机大家都喜笑颜开。我不知道当今的戏曲观众还必须要有一点守旧老人的自负,或者说是怀旧的情绪吧,但说回来,这一类革命乐观主义的英雄故事确实在数十年前受过欢迎的。

    为什么不演邓玉娇案?

    评论者可以斥责观众良知的丧失,逮着把柄不放,却把英雄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于是有人说,这些人哪,需要受点教育,看点教育片吧。可是,百姓们最爱包公的什么好处?那是因为,至多不过是,包公戏里头,总有坏得让人恨的坏人,总有让人为之流眼泪的冤大头,总有令人长舒一口气的虎头轧。比起致富来,观众似乎还有另外一些不沾铜臭的渴望,包青天不带领大家致富,也没有让破烂企业重见光明,但是,人们喜欢,喜欢了几百年。

    不过,新编现代剧目还在上演,阵容强大,排场豪华,观众稀少,回头率基本为零。 

昆曲老早就申遗了,拿昆曲折腾新花样的人似乎也越来越少了。还有京剧,还有人似乎想对它做一些什么。其实这也未尝不可,当一个人还没有死的时候,总得想个法子让大限之期晚一些到来,这也是生命的应有状态。不过,再粗壮的人参放久了也只跟老树根一样,没了药效;所以,人总得往前看,你总得明白:革命浪漫主义在后现代的提法都显得不合时宜的当代还有多大的舞台?不是观众不给面子,是这张旧船票登不上下一班客船。

有人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古人生活过,我们在生活着,古今不同的生活中,人们有着对于苏三、对于窦娥的共同喜好。这也是生活,生活不止是致富的故事,生活是更跟老百姓真正做到血脉相连。做到这些,你就不会产生领导谁的愿望,你就不会在你的宏篇巨作里曲折反映你万民拱伏唯我独尊的权利欲。

巨额资金来扶助的文化项目未必救得了文化,千篇一律的璀璨文章,不是救治传统文化的良方。

京剧乃至其它剧种不能演邓玉娇案的时候,也就是为已逝的文化传统钉上棺盖的时候。把死人擦上粉弄到台上演出,只有心理发生变异的人群才会去赏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