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賈曉晨

(2009-06-05 13:24:11)
标签:

贾晓晨

杂谈

Full NEXT 959

豪 語 錄
掀 起 了 你 的 蓋 頭 來   賈 曉 晨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掀 起 了 你 的 蓋 頭 來 ,
讓 我 來 看 看 你 的 臉 ,
你 的 臉 兒 紅 又 圓 呀 ,
好 像 那 蘋 果 到 秋 天 … …
— — 新 疆 民 謠

賈 曉 晨 為 什 麼 叫 JJ ? 勉 強 解 釋 是 Jade Jia , 正 如 Charlene 暱 稱 阿 Sa , 都 有點 無 厘 頭 。 回 族 的 她 更 在 意 其 伊 斯 蘭 聖 名 Fatumai , 「 那 是 穆 罕 默 德 最 愛 女 兒, 就 是 公 主 啦 。 」


《 書 劍 恩 仇 錄 》 裡 香 香 公 主 也 要 出 浴 登 場 ; 作 為 新 一 代 小 艷 星 , 賈 曉 晨 說 : 「只 要 不 賣 弄 就 可 以 , 心 靈 還 是 純 潔 的 。 」


直 至 記 者 哼 出 這 首 新 疆 民 謠 , 她 才 嘆 道 : 「 小 時 候 在 回 民 區 , 男 的 都 戴 帽 子 ,女 的 都 戴 蓋 頭 … … 」 對 , 還 有 揭 開 佳 人 面 紗 便 得 娶 她 為 妻 的 傳 說 ; 現 在 , 心 口都 打 出 了 , 掀 起 的 何 止 蓋 頭 ? 「 如 果 生 於 阿 富 汗 , 我 要 被 石 頭 扔 死 了 。 」


記 者 家 有 個 印 尼 傭 , 也 是 伊 斯 蘭 教 徒 , 每 逢 放 假 寧 願 包 頭 做 回 自 己 ; 賈 曉 晨 說: 「 你 以 為 我 平 時 也 愛 穿 三 點 式 嗎 ? 」 講 到 尾 一 樣 為 搵 食 , 一 樣 外 勞 。


出 寫 真 集 , 賈 曉 晨 說 要 克 服 心 理 障 礙 。 「 你 看 我 的 眼 神 不 是 在 賣 弄 。 」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賈 曉 晨 生 於 山 東 濟 南 回 民 區 , 父 系 來 自 青 海 , 母 系 來 自 新 疆 。 她 以 身 為 少 數 民族 為 榮 , 「 有 很 多 優 待 呀 。 一 孩 政 策 下 , 還 可 以 有 個 弟 弟 ; 我 上 到 大 學 也 是 靠加 分 。 」


大 學 唸 中 醫 , 主 修 針 灸 推 拿 , 做 不 成 醫 生 不 可 惜 , 怎 說 呢 , 南 下 謀 生 , 專 業 推拿 反 正 很 大 機 會 也 變 按 摩 女 郎 。


最 近 為 拍 寫 真 集 回 鄉 取 景 。 「 地 方 還 是 熟 悉 的 , 但 每 處 只 匆 匆 路 過 , 不 再 屬 於自 己 , 有 點 傷 感 。 無 時 間 見 舊 朋 友 , 住 也 不 住 在 老 家 了 , 住 酒 店 。 濟 南 是 泉 城, 家 家 後 院 有 泉 水 , 飲 水 煮 飯 都 用 它 , 水 很 甜 。
「 沒 有 多 少 衣 錦 還 鄉 的 感 覺 , 我 還 是 新 人 , 未 見 成 績 。 」


說 衣 錦 倒 不 如 說 衣 穿 得 少 ( 寫 真 嘛 ) , 伊 斯 蘭 民 族 純 樸 , 酒 也 嚴 禁 , 賈 曉 晨 的「 無 時 間 」 毋 寧 是 尷 尬 , 怕 見 鄉 親 父 老 。 「 宗 教 問 題 我 不 敢 想 了 , 但 回 族 女 仔的 確 保 守 , 爸 爸 反 對 我 入 行 , 吵 過  , 至 今 不 和 我 說 話 。」


她 新 片 叫 《 內 衣 少 女 》 , 自 然 更 是 別 讓 老 父 知 道 的 好 。
○ 六 年 在 港 行 catwalk , 一 樣 密 實 。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拿  寶 箱 轉 圈 , 是 最 多 嘉 賓 揀 中 的 味 之 天 使 。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咖 喱 豬 扒 飯


○ 六 年 在 香 港 取 得 工 作 簽 證 , 賈 曉 晨 全 靠 去 年 做 味 之 天 使 梳 打 建 立 知 名 度 。 「講 真 , 當 初 不 喜 歡 做 這 種 布 景 板 , 我 之 前 在 大 陸 好 歹 當 女 主 角 呀 , 有 哭 過 ; 但我 是 , 站 在 後 面 也 要 站 得 靚 , 輪 到 我 拿  寶 箱 轉 圈 時 , 更 當全 場 得 我 一 個 女 主 角 在 表 演 , 大 家 替 我 影 相 , 幾 百 萬 觀 眾 看 到 — — 我 主 演 的 那套 大 陸 電 影 , 在 藝 術 影 院 上 過 , 票 房 都 無 謂 問 了 。 」


人 在 香 港 , 蓋 頭 不 再 , 她 連 清 真 寺 也 沒 去 過 , 唯 一 謹 守 是 戒 豬 肉 。 「 我 不 信 吃了 會 遭 懲 罰 , 但 不 舒 服 , 已 經 成 為 生 活 習 慣 。 媽 媽 自 幼 告 訴 我 豬 是 污 穢 , 等 於吃 屎 一 樣 , BB 接 受 了 的 事 一 世 都 不 覺 得 難 適 應 。 」


有 次 外 景 肚 餓 , 賈 曉 晨 捧  咖 喱 飯 盒 便 吃 , 「 旁 人 告 知 那 是豬 扒 , 我 即 嘔 。 咖 喱 味 濃 掩 蓋 了 才 中 招 , 要 全 日 飲 可 樂 來 辟 味 。 」 斬 腳 趾 避 沙蟲 , 她 試 過 咬 旺 旺 仙 貝 送 白 飯 , 但 亦 坦 言 : 「 根 本 香 港 的 麵 包 很 多 含 豬 油 — — 只 要 別 讓 我 見 到 , 太 執  , 無  食 啦 。」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在 說 食 物 , 又 像 說 生 活 。


男 朋 友 吃 豬 肉 怎 麼 辦 ? 「 無 問 題 , 但 那 天 不 准 吻 我 。 」
賈 曉 晨 本 來 有 個 男 朋 友 , 被 她 罵 走 了 。 「 那 時 初 來 香 港 無 乜 發 展 , 覺 得 自 己 好無 用 , 將 不 如 意 情 緒 發 洩 在 他 身 上 , 愛 情 又 無 , 工 作 又 無 , 其 實 應 該 拍 拖 ; 現在 工 作 算 有 了 , 又 輪 到 公 司 唔 准 。 」
只 要 別 讓 我 見 到 , 太 執  , 無  食 啦。


清 真 酸 辣 湯


好 在 , 尚 有 九 龍 城 清 真 牛 肉 館 靠 得 住 。


「 那 裡 的 酸 辣 湯 我 喝 過 , 是 改 良 過 的 , 適 應 本 地 口 味 , 坦 白 說 比 傳 統 的 更 好 喝。
「 有 點 像 三 點 式 泳 衣 , 從 前 覺 得 怎 能 穿 在 身 上 ; 但 適 應 了 , 自 己看  也 漸 漸 接 受 。 」


訪 問 這 天 , 賈 曉 晨 正 忙 於 辦 理 當 晚 登 郵 輪 的 手 續 , 一 邊 致 電 向 母 親 詢 問 護 照 ,一 邊 胸 無 城 府 得 隨 手 將 編 號 寫 在 記 者 的 筆 記 簿 上 。


— — 知 不 知 洩 漏 證 件 號 碼 足 以 被 人 查 出 很 多 私 隱 來 ?


「 我 這 個 人 沒 秘 密 。
「 媽 媽 申 請 來 港 陪 我 住 , 來 了 一 年 我 也 無 陪 過 她 去 玩 , 今 次 當 順 道 帶 她 旅 遊 吧。 」


JJ 說 , 以 前 很 討 厭 弟 弟 掛 住 打 機 。 「 現 在 自 己 做 了 代 言 人 , 無 話 可 說 了 。」

俾 人 叫 『 大 陸 妹 』 , 我 當 那 只 代 表 我 在 大 陸 出 世 , 沒 其 他 意 思 啦 。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賈 曉 晨 說 , 這 是 她 第 一 次 上 「 集 美 號 」 唱 歌 表 演 , 「 可 能 公 司 知 我 暈 船 浪 , 連渡 海 小 輪 也 怕 , 所 以 什 麼 遊 船 河 咪 預 我 。 」 有 意 無 意 間 表 明 拒 絕 不 道 德 交 易 。不 會 暈 的 , 大 概 除 了 山 東 大 明 湖 上 的 小 舟 , 「 濟 南 永 遠 是 心 目 中 最 美 的 。」


香 港 好 不 好 ? 「 香 港 人 有 禮 貌 , 做 什 麼 都 講  唔 該 先 。 初 來時 俾 人 叫 『 大 陸 妹 』 , 我 當 那 只 代 表 我 在 大 陸 出 世 , 沒 其 他 意 思 啦 。 」
形 象 性 感 , 早 前 登 台 , 賈 曉 晨 遭 醉 漢 強 吻 , 「 錫 到 我 成 面 口 水 , 要 不 斷 洗 面 。」


— — 類 似 的 抽 水 事 件 發 生 不 少 吧 ?


賈 曉 晨 嚴 肅 起 來 : 「 這 不 是 抽 水 , 程 度 上 應 該 叫 非 禮 。 抽 水 是 , 從 前 濟 南 搭 公車 攀  扶 手 , 有 個 男 人 借 意 摸 我 手 , 我 已 經鬧  先 。 但 是 現 在 在 台 上 , 不 方 便 嘛 。 」


從 怒 斥 摸 手 到 啞 忍 錫 面 , 唉 。


「 最 好 , 像 我 那 條 on line game 廣 告 , 波 士 鹹 濕 , 我 化 身 女 戰 士 打 番 佢 。」
Fatumai 公 主 在 電 玩 《 魔 域 》 的 戰 衣 是 這 樣 的 ( 圖 ) , 不 知 襲 擊 人 還 是 引 人 襲擊 … …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在 那 遙 遠 的 地 方


賈 曉 晨 帶 點 澄 清 意 味 說 ; 「 其 實 我 今 次 的 新 書 並 非 寫 真 集 , 應 該 叫 攝 影 集 , 因為 全 程 用 菲 林 拍 , 比 較 藝 術 。 」


本 刊 攝 影 師 轉 用 了 數 碼 , 久 未 「 藝 術 」 , 尋 回 幾 格 「 藝 術 」 放 在 燈 箱 拍 下 這 頁照 片 。


在 中 國 大 陸 不 容 許 公 然 出 版 鹹 書 , 於 是 , 你 會 見 到 以 「 人 體 攝 影 藝 術 」 為 名 掛羊 頭 賣 狗 肉 ( 豬 肉 ? ) 紛 紛 出 籠 。

掀起了你的蓋頭來 <wbr> <wbr>賈曉晨


在 那 遙 遠 的 地 方 ,
有 一 位 好 姑 娘 ,
人 們 走 過 了 她 的 帳 篷 ,
都 要 回 頭 留 戀 的 張 望 。
我 願 做 一 隻 小 羊 ,
跟 在 她 身 旁 ,
我 願 她 拿  細 細 的 皮 鞭 ,
不 斷 輕 輕 打 在 我 身 上 。
— — 新 疆 民 謠
但 願 不 要 變 成 SM 就 好 。


撰 文 : 余 家 強
攝 影 : 梁 炳 權
協 力 : 沈 寶 茜
髮 型 : Kel Fung @ HH
服 裝 : D&G 、 Syster Moon
mailto:nextb@nextmedi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