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吃”开始说起

(2018-11-01 16:19:53)
标签:

美食

分类: 随笔

    陈晓卿团队关于“吃”的《风味人间》只播出一集,就又火了。

    食者性也。吃,历来是一件大事。对于“吃”, 陈晓卿团队拍的专业、专心、专注,有滋味、有画面、有故事,看的人浮想联翩、味蕾翻滚、口水直流,芸芸众生,大抵饮食男女,谁能不爱?

    我却是一个对吃不怎么感兴趣的人,好吃的不迷恋,难吃的可将就,要不然也不会一大把年纪了还瘦的可怜。但毕业几年,走过一些地方,关于吃的,有些却也难忘。

    去广东工作第一餐吃的是肠粉,粤菜中最常见的一种早餐,由鸡蛋、肉以及是甜非甜是咸非咸的面揉在一块做成的。这顿早餐吃起来,简直是煎熬,最关键的是,蛋还是糖心蛋,根本没法忍!这顿早餐刷新了我的三观,开启了我的粤菜之旅。

    都说吃在广东,身为北方人,真吃不惯。但本地人对于吃的态度,着实让人学习。和广东的同事在一起租房子,大家轮流做饭,我也开始慢慢学习做饭和喜欢做饭,感谢他们。在他们看来,吃和工作一样,是绝对要用心、下功夫的,单说鸡汤,小鸡一只,酌料少许,一煲就是一下午,鸡已骨肉分裂,汤也汁水淋漓,汤成是主体,鸡成了配角,再累的工作,一碗鸡汤下肚烦恼也抛之脑外。

    最难忘的是盆菜。地地道道饱含广东地域特色的一种菜品,当地人办事、家族聚会等比较固定的场合才吃。盆菜算不上一道菜,是一系列的烩菜,鸡、鱼、肉、虾、菜(甚至还有鲍鱼)等菜品做好放到盆子里,注意,是真的盆,洗脸盆的盆,所以很多时候,一桌人就这一盆菜。盆菜做的时候讲究,摆的时候也讲究,什么菜放什么位置都有门道。摆完后层层叠叠、五颜六色,宛如一座玲珑宝塔,别说吃,看着就很舒服。吃盆菜让人享受的不仅是各色美味的菜品,更是你吃过一层后永远不知道下一层有什么更好吃的期待、惊喜、还有满足。

    之后便去了广西(桂林)。与广东把吃当成一种生活中的重心相比,广西的吃更像是一种追求新鲜的乐趣。广西很多好吃的,做的并不讲究,吃着也不正式,但胜在天然。一把土椒切碎滚油一炸,放了一夜的泥鳅直接倒上去,火苗上窜、铁锅翻滚,再加点盐和酌料,电光火石间,一盘土椒鳅鱼就做好了。配上江边搭起的柴火鼎锅饭(米),就是很多外地人想吃都吃不到的一餐;甚至是当地办事(多是白事)的流水席也是特色鲜明、味道十足,在小路边摆上桌子,土鸡、土鸭加上蔬菜酿,也不分凉菜热菜,祭奠完几个人围一桌就吃,吃完就走。有时候不明就里骑行的外国人以为是来者有份,也会坐上去吃,吃完还煞有介事的翘起大拇指。有人提醒了,也去灵堂上香、鞠躬。

    在桂林,靠着漓江,鱼是绝对的主角。阳朔最有名的啤酒鱼,基本上是游客打卡必备菜品。坐在西街的角落,看人来人往、灯红酒绿,听人生喧闹、歌声悠扬,几个人点一份啤酒鱼、要几个菜、来几扎凉啤酒,人生啊,无非也就这样了。一结账,基本上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交代了。实际上,除了游客,本地人鲜有吃啤酒鱼或其他做法的鱼。好吃的鱼,得去江边吃,看景色旖旎、听水声潺潺,三五老友小坐畅谈;鱼肯定得是在漓江里长大,渔民刚打捞上来,现杀切片,准备清水一锅,漂几片生姜、葱段。水煮沸后放入直接鱼片,数十秒后,鱼片在清水中翻滚,鱼不腥、水不混。有山、有水、有鱼,景如画、鱼飘香、人胜仙。夹一片鱼肉放到口中,清香爽滑、无以言表,和着氤氲的江面、朦胧的远山,仿佛吸收了天地的生灵在抚摸你的味蕾,人间美味莫过于此。如果再蘸点当地自制的辣椒酱,不行了,好吃到plus,一吃江鱼深似海,从此它鱼是路人。

    伴着吃鱼,还得讲讲其他美味,毕竟不能冷落了深受当地人喜欢的油茶和狗肉。油茶素以恭城油茶最为著名,大概相当于逍遥镇胡辣汤的地位吧。油茶顾名思义,就是用油打(炒)茶(叶),再加上姜、蒜、盐等调味,加水熬制后茶水滤入碗中,撒入葱花、香菜末即食,随配用小碟装好的米花、酥花生、炒黄豆等,刚喝苦涩难咽,再喝勉强接受,再喝甘醇鲜香、回味无穷。再加点粑粑、点心,基本上是朋友聚会、日常接待的不二之选。这种对茶叶的“吃”法我曾假设是当初茶叶流入后有人不懂喝茶而无意间捣鼓出来的,结果弄“拙”成“巧”,不但好喝,也适宜南方湿冷气候喝,我之前小腿骨天冷隐疼,之后就不疼了,不知道和经常喝油茶有没有关系;“狗肉”在桂林是特别铁的朋友的别称,我也曾假设过,这种吃法,噢,这种叫法,可能是好友见面经常去吃狗肉的原因吧。广西的狗肉吃法和北方也大不同,北方的没咋吃过,大致是熬的、卤的吧,大块吃但不是光明正大摆桌上吃的那种,“狗肉上不了筵席” 嘛;广西则不同,吃法是切成小块炒好备用,人来了要多少用秤秤好后熬汤,汤成暗红棕色,蒜泥薄荷叶配料,有点类似火锅的吃法。想了一下,相当于火锅版华三驴肉汤。狗肉蘸上蒜泥薄荷,冲掉肉的腥,嚼着劲道,吃着有种深入骨髓能上瘾的香。汤呈暗棕色,味美。这都是可以摆上桌子招待客人的,碰到不吃狗肉就说是羊肉,这些人啊,嘴里嘟囔着:狗狗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狗狗?吃后红光满面:真香!哎,人 呐。

    还有柳州螺蛳粉、桂林米粉、十八酿……都说吃在广东,咋觉得广西更会吃呢?论“吃”的胆量,广西也不遑多让,反正那时候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见到菜市场有卖野猪肉的;有一次下乡,一个大叔扯着一条两米来长的蛇呼朋唤友;还有一次,办公室天花板上掉下来一只猫……算了,讲不下去了。

    现在回到中原大地、小吃之城,好吃的多、吃货也多,也没什么想说的了。吃是一种文化,食物一种念想,不但是“吃”本身,还有“吃”就得有人,与人一块才吃的香。于是,食物就有了记忆,再吃这到这种东西,就会想起当初的人和事。我想,这就是美食节目能引起人共鸣的原因之一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