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朝妓女初夜三百两 比海瑞年薪还高

(2013-11-16 12:52:21)
标签:

史话

趣闻

妓女

初夜

海瑞

分类: 非常识历史

明朝妓女初夜三百两比海瑞年薪还高

/赵炎

明朝妓女初夜三百两 <wbr>比海瑞年薪还高

读《尧山堂外纪》,被一个段子笑喷:三杨(杨荣、杨士奇、杨溥,都是内阁学士)当国时,有一妓名齐雅秀,性极巧慧。一日令侑酒,众谓曰:汝能使三阁老笑乎?对曰:我一入便令笑也。及进见,问来何迟。对曰:看书。问何书,曰:烈女传。三阁老大笑,曰:母狗无礼。即答曰:我是母狗,各位是公猴。一时京中大传其妙。

宰相笑骂妓女是“母狗”,妓女则笑称宰相为“公猴”,玩笑开得有点过了。且不说这些高官丢了朝廷的脸面,单说这位妓女,她为何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戏谑朝廷主政者?难道不怕得罪了他们?要知道,妓女的“恩客”就是饭碗,何况这些“恩客”手里还有“扫黄”的权力?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

明代官员嫖妓属于违法,得罪了,他们也不敢声张。

我们看京剧《玉堂春》,即可发现其中的猫腻。苏三与王景隆相好,王景隆是礼部尚书的儿子,同时身上还有举子的功名。当他盘缠花光时,老鸨子毫不客气的将他撵出门。后来苏三蒙冤坐牢,王景隆做了山西巡按,却让下属刘推官代为审理,为苏三昭雪。从这个发生在明代的例子里可以发现,官员与妓女之间是需要避嫌的,弄不好就会触犯法律,身败名裂。

明朝确实曾颁布相关禁令,不许官员嫖妓。如侯甸的《西樵野记》云:国初于京师尝建馆十六楼于聚宝门外,以宿商贾。时虽法度严密,然有官妓,诸司每朝退,相率饮于妓楼,咏歌侑酒,以谋斯须之欢,以朝无禁令故也。厥后漫至淫放,解带盘薄,牙牌累累悬于窗槅,竟日喧呶,政多废弛。于是中丞顾公佐始奏革之。故挟妓宿娼者有律耳。

禁止官吏宿娼,是由于皇帝采纳了臣下的建议,这是完全可能的。这种禁止,也相当严厉,官吏宿娼,罪亚杀人一等。虽遇赦,终身弗叙,其风遂绝。刘辰的《国初事迹》记载了当时有一个名叫马合谋的官员去富乐院宿娼,事情败露后,明太祖对他进行了严厉惩处,同时又推而广之,惩办了相当数量的官员。“三杨”主政于明仁宗朱高炽时期,其时朱棣刚死,法令威严尚在,妓女在骨子里轻视官员,顺理成章。

官员平日里道貌岸然,渔色时却又丑态毕露。

这恐怕也是妓女们瞧不起他们的原因之一。沈德符的《敝帚斋余谈》记载:明神宗万历九年、十年间,山东聊城有个叫傅金沙(字光宅)的官员,据说官声很好,也有学问,与吴人王百谷是好友。有一次,傅金沙去王家喝酒,酒酣时,王便叫出一妓女“荐枕”,此后,傅金沙尝到甜头,便经常去喝酒。

还有个例子,说是明万历十一年,临邑人邢子愿(字侗)以御史按江南,审理金陵名妓刘八与苏州富民潘璧的婚姻案子。其实这案子不审都知道谁对谁错,潘璧花钱为刘八赎身,本是有理,而刘八获得自由后出尔反尔不愿嫁给潘璧,犯了欺诈罪。但是,由于刘八素有艳称,公堂之上光丽照人,邢子愿色心顿起,法律天平就倾斜了,用了种种手段为刘八脱罪,“因屏左右密与订”,是教唆口供,“遂轻其罪,发回教坊”,是迂回之策。终于抱得美人归。

官员之于妓女居然如此不顾廉耻、执法枉法,还怎么赢得妓女的尊重?

妓女赚钱快而多,明代官员如果不贪腐的话,普遍囊中羞涩。

冯梦龙改编的话本《卖油郎独占花魁》当中,杭州名妓王美娘的初夜费高达300两,大约相当于如今人民币12万元。破处的费用高,如今也一样,这就不说,但王美娘此后接客,每晚也可赚白银10两,相当于人民币4000元,“兀自你争我夺”,“宾客如市,捱三顶五,不得空闲”。

而《玉堂春》里的苏三更是厉害,看她在大堂受审时的唱词:初见面银子三百两,吃一杯香茶就动身。公子二次把院进,随带来三万六千银。在院中未到一年整,三万六千银一概化了灰尘”。初见面三百两,跟王美娘的初夜费用一样了,可能是老鸨子骗了王景隆,说苏三是处女。

不光是明代妓女赚钱快而多,历史上许多朝代都一个德行。如唐朝驻京官员兼资深嫖客孙棨写的《北里志》说:唐昭宗中和年间,长安城平康里名妓天水仙哥出去陪酒,“褰帘一睹,亟使舁回,而所费已百余金矣”,掀开帘子让客人看一看,随即坐轿返回妓院,客人就得付费“百余金”。唐人笔记中,“百余金”就是100多两银子的意思,天水仙哥让客人见一面就能挣100多两,就是四万多人民币,那么王景隆每天为苏三付费100多两也在情理之中。

妓女赚钱大多归老鸨子所有,但她们积蓄的私房钱数目也不可小觑。王美娘偷偷攒下的首饰和珠宝价值4000多两银子,冯梦龙另一话本《赵春儿重旺曹家庄》中扬州名妓赵春儿偷偷攒下1000多两银子,还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的杜十娘,为自己赎身之后,剩余的珠宝首饰还能装满一个“百宝箱”。在京剧《玉堂春》中,苏三的私房钱也在几千两以上。

反观明代官员,薪水低的要命,如果他们不贪不取,那么,其日常生活会很成问题。比如内阁首辅年薪是576石大米,按丰年米价折银也就三百多两,约人民币十余万;正司局级年薪是192石大米,县令等处科级干部,年薪是66石大米,折合人民币月薪1350元。

海瑞57岁升任“右佥都御使总督粮储巡抚应天十府”,正三品的官,其职务相当于现在一个省长兼监察部副部长,年薪不过210两,比不上一个名妓的初夜费,更比不上她们的私房钱。海瑞死后遗产仅10多两银子,杜十娘的“百宝箱”里随便一件首饰,都比他的遗产值钱。(赵炎)

 

重温张柏芝陈冠希不堪入目床戏(图)

Ella在床上与老公玩“人体特技”不堪入目

风骚阿娇到底给几个猛男咬过

禽兽姐夫一夜霸占我五次惨痛经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