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传教士与中国

(2012-10-17 13:39:16)
标签:

传教士

顾长声

基督教

伯格理

在天那边

分类: 莲花骑牛集(文化评论)


 传教士与中国
传教士镜头下的清末中国。
 传教士与中国

传教士与中国

  传教士与中国

CCTV播放《在天边外》绝对是一个历史事件。1949年以后,西方基督教及其传教士全面撤出中国大陆,在政治上,传教士在历史上被判定为反动的帝国主义代理人。但是,胡锦涛在公开会议上高度赞扬了伯格理的感人事迹,这是CCTV电视剧播放的政治背景。即使不是政策全面松动,至少,对于西方基督教传教士的政治敌意开始逐渐消除。那么,是不是要放弃殖民主义理论呢 


         传教士与中国

                                     ——读《传教士与近代中国》兼纪录片《在天那边》后感

                                           

 

                                             汪北泉

                         

                            

                           

 

 近日没有时间安静来读书一直醉心于看纪录片,希望每天能够看完三部。手边复印的两本书根本来不及挤出时间来读。虽然是平生难得觅到的、宝贵的专业书:欧阳宏生的《纪录片概论》与段晓明的《影视编辑学》。但是,到图书馆转悠一阵,本来是想找《基督教思想史》,没有找到,便顺手拿了一本顾长声的《传教士与近代中国》。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基督教是这样肮脏的思想,真是开了眼界再看了CCTV的记录民国时代在贵州石门坎传教的伯格理的人生传奇。斯人传奇我早已感动过。斯世尊重伯格理也是良知的感动,值得称道不过,这样的纪录片我看到五分之四,便放弃了,不再看。一句耳熟能详的民族主义话语,立即叫我心生反感与敌意。时隔不久,重新再看,CCTV的纪录片《在天那边》还是很不错的。随后我意识到,这毕竟是1949年之后,最重大的历史事件,至少对于中国基督教而言。即使是奉旨正名,非关族类,也深感欣慰。

顾长声的名字仿佛很熟悉。细读序言,知道这是华东师大中国近代史研究室的人物。大概在华师大的历史人物展览打过照面罢。因此,我对他的专著更加留意。他的治学很讲究,五易其稿,研究根底深厚,值得佩服。然而更值得佩服的是他在行文中的语言,真是精彩纷呈、刀刀见血。值得首先将这样的文字略加提及。

陈旭麓在序言前面的一句话颇为大气:宗教是不受海洋和疆域的限制的。世界三大宗教从公元一世纪起先后传入中国,最早是佛教,其次是伊斯兰教,后来是基督教。作者接着叙述了各大宗教在中国的基本概况,高瞻远瞩地指出:传教士乘势涌入,上下渗透,步步推进,公然在中国广阔的领土上按行政区划分设教区,深入到各个城镇和村落,变外来为内在,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特殊势力。作者锋芒所及,已经显示出民族主义的气息了。试问一下,伊斯兰教、佛教不是在中国土地上生根开花,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宗教信仰的一部分吗?信仰自由与思想自由这是中国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人权,何以如此忿忿不平?但精彩还在下文:显然,西方传教士的来到中国,与早年传入中国的那些宗教的时代大不相同了。他们虽然也有利玛窦、马礼逊、李提摩太、丁韪良、司徒雷登等大批著名的传教士,但是除了前期的利玛窦等有较多的宗教气质外,从鸦片战争起涌入中国的传教士,已看不到“高僧”的形象,即使他们中有人自称为其“第二故乡”或“半个中国人”,也大都是从事侵略活动的伪善者,中国人民久已把他们中一部分人看作披着宗教外衣的帝国主义分子。

这篇序言文气贯通,一到底,很有痛快淋漓之感。大概顾长声先生离开之后,我才走进华师大的校门。没有一瞻先生的风采很是遗憾。不过,就是当时尚在,我也没有机会,在这样的时代,我不可能对近现代历史感兴趣。陈序将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做了高屋建瓴的概括基督教在中国的福音事工是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基督教在华的传播史是帝国主义利用宗教侵华史。传教士为了侵略和传教,既不满于封建势力的顽固,又要同封建势力相提携;既要阻止中国革命,又要用西方科学文化作媒介。……这些情况,说明了他们在近代中国新陈代谢的急剧演变中有过这样和那样的作为,而他们掀起的无数风浪,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斑斑创伤,却是谁也不能抹杀或改变的事实。

其实,就是一句话,基督教坏事做尽、做绝,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这样汪洋恣肆铺排行文的时候,作者是不是根本没有想过人类的思想自由与信仰自由?还是大学教授! 

我不知道。

我受惠于华师大的栽培。现在我的字里行间就蕴含有我的先生们的教导之恩。但我认为,这并不妨碍我正视她的历史。正是华师大,帮助我有独立的立场与个人见解:我爱母校,我更爱真理。

 

                             

                             

 

 

 

 顾长声先生的文章更加精彩。本书处处引经据典,更加令人信服。一八三六年初,《中国丛刊》刊载了《与中国订约——一个巨大的迫切要求》。该文在追叙了中外关系的历史之后写道:最近在沿海的侦察证明,天朝的联合舰队无能驱赶一艘只配备数名欧籍武装人员的商船。我们已经见识过一些他们自吹自擂的英雄们,可以断言,英国兵只要一个团就可以击退他们几个省的军队。……

中国,虽然是一个辽阔的国家,有三亿六千万众多的人口,却是一个极端孱弱的国家。……编者按语:我们完全同意我们的通讯员所说的我们还是要学会应该怎样对付一个高傲、半开化、专横的政府。倘若我们希望同中国缔结一项条约,就必须在刺刀尖下命令它这样做,用大炮的口来增强辩论。 天朝对于西俗东渐的大变革时代,缺乏应对,盲目闭关自守,在战争之前,甚至不准世界各国的使臣常驻北京的权利。不准洋人坐轿,不准洋人与中国女子通婚,甚至不准在广州居住。对本国臣民任意蹂躏,毫无人权可言对西方人来华人士同样如此。这个,顾先生不能反躬自问。

顾长声先生对传教士完全是处处指责:基督教传教士从未间断过进行战争煽动,但却对英国大量走私鸦片(包括美国在内)的罪行不加谴责。他们制造的舆论和出的主意对于英美等国政府的政策有着相当大得影响,而他们搜集的情报对侵略者又是十分有用的。他们初到中国,就对中国的内政进行粗暴的干涉。——尽管这个天朝上国在辛亥革命中彻底推翻,但作为中国人的顾先生还是站在腐朽的统治阶级立场上、站在民族主义的立场上维护国家主权。传教士接着为帝国主义的传教活动作准备。第二章:大炮在天朝呼啸,小标题是“只有战争能开放中国给基督”当时在华的基督教传教士的基本信条:“只有基督能拯救中国解脱鸦片,只有战争能开放中国给基督。”不可否认,一些传教士在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中投身其中。传教士对这个腐朽的中国没有任何好感:如果说有一个国家,其所作所为理应受到报复的话,它就是中国。……根据国际法公认的原则,美国如果愿意,就有权占领台湾,以示报复。我认为,对封建专制的天朝帝国的厌恶,属于正常感情。传教士之中有伯驾、郭实腊鼓吹战争,在中国凭借不平等条约,依仗外国政府的武装和领事裁判权宣扬基督教的福音,但文章以偏概全,将少数传教士的不恰当举止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强行推在整个西方传教士的头上,是否公平?即使是这样的少数几位传教士的战争主张,在今天看来,也值得沉思:从维护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看,当时的满清帝国统治者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如果当时西方的军队真的听从传教士的劝告,果断地占领中国,并实行殖民统治,从民族主义的角度来想象,中国人民处在异族统治之下当然是痛苦的,而实际上,可能比在满清的铁蹄下更有幸福感,传教士与中华的矛盾,只是与当时满清统治者争夺对人民的统治权。基督教对中国人民是怀着爱心与怜悯的。满清统治者恐惧的是:当中国人民信仰了基督教,他们不能再敢为非作歹了。基督教强烈的正义感是其他的宗教信仰所没有的。即使非基督教运动推行的的世俗化、中国化的策略,基督教的正义锋芒依然强劲,而道教、佛教、儒教则在统治阶级的分化之中,早已面目全非以至于土崩瓦解了。如果当时西方真的在华夏殖民,至少,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将大大加快。这一点,从香港今日之下的文明程度就可以得到见证。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爱国之情还是很重要的。即使今天来看,我也不希望有一个异族统治者在中原殖民。但满清不是异族统治者吗?满清入关,执掌华夏几三百年,在恩威并施之后,汉人逐渐对满清糊涂地认同了。这种认同感其实就是汉民族在屠刀之下的胆怯无能与奴颜卑膝。哪里有一点民族气节与民族自尊心呢?因此,从逻辑上来推演,对待满清统治者与西方传教士,同样的异族统治,为何厚歹而薄善?民族主义者们完全没有理由指责传教士的战争主张!我不赞同民族主义,但民族性与民族自尊心还是要强调的。至于西方传教士对太平天国起义一直持否定态度,我认为基督教传教士是冷静与审慎的。如果基督教传教士真的支持太平天国推翻满清统治,完全是助虏为虐。太平天国虽然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实际上是违背圣经教导的封建余孽。比封建统治者对中国人民更坏。人民革命要具体分析。

顾文总结道: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文化侵略主要是通过传教士推行的。因此,作为整体来说,传教士是帝国主义侵略的先锋,他们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是促使中国更加陷入半殖民地的地位,并且阻碍了中国革命的进程。文章全面否定了基督教对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历史贡献,甚至连办学、开设医院、慈善无不是带有险恶用心的。在全盘否定的大前提之下,顾文还是区别对待:但这并不是说每一个传教士都是帝国主义分子。对于具体的人要作具体的分析。他们中的多数人是无意识地推行了侵略政策。有的是因为失业而到中国来谋生的。在教会学校教书和教会医院行医的一般人员对中国怀有敌意的是少数。有些传教士曾经对中国人民抱有同情,有的在抗日战争期间还曾给予过帮助。——貌似比较客观,但文化侵略的定性依然不变。

 

                           

                            

                            三 

 

 

 

 没有对传教士这个群体绝对化,在治学上没有走极端,顾文的评价似乎比较公允。但是,在随后的章节里,我看见一个面目狰狞的民族主义学者的面目。从主权、领土、内政等民族主义的立场出发,顾文对传教士在中国的历史全面予以抨击:除了镇压天平天国与义和团之外,传教士的传播福音自然是文化侵略,而开办洋学堂,则是公然侵犯中国的教育主权,占领中国的教育阵地,以适应侵略的需要。 美国基督教各差会在中国开办教会学校是最积极而且一直是领先的,其次是英国,而法国则主要在天主教堂内附设小学校。教会学校的速度是和外国侵略者的军事、政治、经济侵略息息相关的,而且事实上就是为他们服务的。 真正的教会学校,起作用并不单在传教,是学生受洗入教。他们看得更远。他们要进而给入教的学生以智慧和道德的训练,使学生能成为社会上和教会里有势力的人物,成为一般人民的先生和领袖上海圣约翰大学的校长卜舫济说得更为清楚:我们的学校和大学就是设在中国的西点军校。 德国传教士花之安还鼓吹教会学校应当广开英语课程,使英语逐渐取代汉语而成为东方语言,这是十足的灭绝民族文化的殖民主义理论。顾文行文不久,及时总结:十九世纪后期,传教士陆续地在中国开设了一大批教会学校,没有一所学校是经过中国政府批准开设的。这是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国教育主权的行为。他们培养了一大批与中国旧式文人不同的新式知识分子,由于长期受到宗教和奴化教育的熏陶,有的人不自觉地丧失了民族自尊心,崇洋媚外,忘却了自己的祖宗,不晓得祖国的历史,不懂得如何正确地向外国学习,奋发图强。天主教与基督教还不准信徒展开爱国运动。非基督教运动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领导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这是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配合革命运动的发展,积极地开展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反击帝国主义文化侵略中初露锋芒。可惜,这样的文化侵略现在没有了。我们的整个教育体系,无论是教育部主管的国民教育,还是统战部主管的教会大学,已经是病入膏肓,几近崩溃,国民尚且不知,将孩子送到西方大学心甘情愿地被文化侵略,这是何等的讽刺!

民族国家的想象,爱家护国的激情,对领土主权的重视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公平正义与人类的大爱面前,则显得黯淡了。民主、自由、人权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主旋律,尤其是信仰的自由与思想的自由,这是现代民族国家镜像的奠基之石。可惜,囿于当时冷战思维,草创之时的中共匮乏这些思想资源,而是一味发展极左的民族主义理论,以爱国与汉奸之类概念陷阱牢笼族类,就像前不久所谓的抗日爱国游行那样,实在有着无限的悲凉了。

                          

                                

                                 

                                   

 


 清末民初基督教传教士英国人伯格理(原名塞缪尔波拉德)受基督教“西差会”派遣,来到中国,成为中华基督教循道公会西南教区牧师。从1887年来到中国,伯格理在中国28年,终于在1915年,可怕的伤寒病席卷了石门坎地区,当时石门坎教会学校许多学生染病,很多人和一些家长、亲友都因害怕而外逃躲避,柏格理却坚守救护。他从英国家乡带来的疫苗救治了不少病患者。他也为自己留下最后的一支。那天夜里,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了。伯格理开门,原来是附近村落里,有一个小姑娘感染了伤寒,紧急上门求治。伯格理将这支预备给自己的最后的疫苗给了小姑娘。不幸的是,他随后也感染上了沙门氏菌属伤寒。他的最后一则日记写于1915年7月5日:”昨夜和今晨都在下暴雨。学校里的孩子们已经开始了他们的考试。” 9月16日,大限到来,他再也无力睁开双眼, 永远地睡过去了,安息在主的怀抱。享年51岁。这是2011年10月,一位云南傈傈族的女神学生讲给我听的传教士的故事。——她的整个民族都信奉基督教的原因,就是当年传教士伯格理传播的福音。她说,伯格理死后,从英国赶来的家人计划将伯格理运回英国的威敏斯特大教堂的墓地安葬。闻讯赶来的苗族人哭声动天,漫山遍野。成群结队地跪在路上,哀求将伯格理的遗体留在石门坎。苗族人聚集在墓地,为伯格理三天三夜守灵。久久不愿意离去。这些苗人死后,都选择葬在伯格理墓地周围。他们表示:生与伯格理在一起,死也要与伯格理一起上天堂。

 石门坎位于深山老林,在贵州与云南交界,行政属于贵州省威宁县。在上个世纪初,这个偏僻的乡村却成为全世界关注的中心。那里的学校、医疗、体育各方面都远远走在民国的前面。由于地理位置上带来的交通不便,贵州地域山高路险,贫穷落后。但这并不妨碍那里居住的苗族人各方面的进步。英国传教士伯格理成为了苗族人的救星。在他的帮助下,苗族人终于有了自己本民族的文字,有了基督信仰。基督教传播之处,那里的学堂、医院、慈善等现代文明破天荒地生长出来了。那个贫穷的深山老林居然成为上个世纪第一个十年代的民国天堂。

 CCTV 的纪录片如实地反映了英国传教士伯格理的人生传奇。在今日之下,我认为,这是中国普通人民良知的苏醒。也是权力者的历史进步。尤其是,上文顾长声先生这样的反帝反封建的文化理论尚未成为遗响之际。但作为纪录片,CCTV选择性的真实依然强烈。整个纪录片只有几次出现过十字架,显示伯格是传教士。那里只有读书、医疗、体育这些现代文明。这个纪录片,居然一次也没有出现圣经,没有出现教堂里歌唱的赞美诗与祷告。作为传教士,他的第一个职责就是传播基督的福音,而这个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纪录片当中?主流意识形态分明还是将基督教的传播视为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的文化侵略。虽然公开提及,从个人良知上来讲,难免有点羞羞答答,但利维坦的本性不眠,只能暗中兴风作浪。而且,纪录片还煞有介事的解说,要理解中国,只有深入到它的人民当中去。好像这些西方传教士根本不理解中国似地。传教士伯格理万里而来,将生命奉献给深山老林的苗族乡亲,本是光荣与荣耀主;CCTV将伯格理写成苗族人的救星,塑造成一个文化巨人的英雄传奇,差遣伯格理不远里而来的上帝晾在一边也将基督的福音略而不讲。这是何等的本末倒置!不过,纪录片采用演员表演、历史老照片与访谈的形式,有着浩大的演员阵容的大制作,用镜头再现当年伯格理感人的事迹,纪录片之真依然令人信服。可惜,再好的拍摄技术、厚重的资金,思想的局限,多少削弱了纪录片的真实价值。这个纪录片还有一个大家没有意识到的危险想象:一个英国传教士拯救了中国的地方。这是亘古未有的奇迹。如果有许多个传教士帮助中国,中国人民的生活是不是更加美好?而香港多年在英国殖民下的兴旺发达,不是给了那些极左的民族主义者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个思路还可以继续进行下去,恐怕新浪又删我的帖子了!今之官员比较起民国时代的官员如何?作为主流媒体,CCTV有口难言。说一些选择性的真话,已属不易。不要忘了,正是耶稣基督,成为所有苦难中人类的救世主,带给了个时代落后民族的近代与现代文明。西方国家的军队侵略,是对这个国家愚顽不灵、腐朽的统治者专制地位的威胁,而西方传教士毕竟与长枪短炮的军队具有不同的使命。如果说传教士也有武器的话,那就是对这个国家苦难中人民真诚热爱。一切因为都是上帝的弟兄姊妹。这才是真正的人类无疆大爱。

凡是信仰基督教的的国家,她的道德、政治、法律、经济、文化、工业、科技等都得到空前的发展。上帝祝福他的子民。世无仲尼,万古如长夜。但事实表明,仲尼的门徒的天下世界,没有一个世代长治久安。一乱一治,生民涂炭。当今之世,如果没有耶稣基督可以仰望,这个世界黑暗的东方,将永远不能获得绝对的拯救与幸福。

 然而,顾长声教授的《传教士与近现代中国》强词夺理,并非空穴来风。作为一介学者,为了个人的著述,不得不违心阿附当道,已经成为这个时代学术生存的不法二门。顾长声先生不是自己发表独立见解,而是为了一点残羹冷炙,心甘情愿地为当时极左的国家宗教政策地作出学术演绎。文气再贯通,文笔再洗练,而其依附的立场、图解当时政策的观点与蛮横无理的作派,无异于一个被豢养的学术流氓!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哀,而且时下体制内知识分子共同的命运。尽管邓小平执政之后,为中国基督教的复兴打开了一扇小门,至今基督教在中国大地上发展迅猛,人数壮观几近一个亿。但那些极左思想仍然在暗中兴风作浪。我研究基督教信仰已经数年,种种羁绊早已尽收眼底。其内部完全是百孔千疮,似是而非。从“基督教救中国”到“孔子加耶稣”或者“孔子或耶稣”依然是历史的回声。而外部环境依然凶险。不过,还没有等到我说的时候。也就是刚刚过去的前几天,湖北十堰下面的小县城竹山,一家教会被封门,所在地方宗教局、国保大队、派出所以及社区联合执法,为了捍卫无基督县,以没有合格传道人为借口,砸烂了竹山县唯一的教堂聚会点。去年砸烂2次,还抓捕了房县的传道人余旭惠牧师与房县基督教两会徐主席,并扣留了后者的传道证件。今年第三次砸烂教会财产10月14日没收教会奉献箱及其奉献款2万余元(包括账本),并搧传道员郑艳财弟兄一耳光!市基督教两会组织不敢吭声;即使是湖北省基督教两会沟通、协调仍然置之不理。面对强大的地方政权有组织地犯罪,小小的教会被逼迫得呼告无门。而且,据我了解,这并非个案。2011年的英山教会也差一点有灭顶之灾,理由完全相同。没有合格传道人,就不可以信仰基督教吗?完全是胡言乱语。什么是思想自由与信仰自由?这些地方豪强公然鱼肉百姓,完全无视法制,毫无人权观念。难怪历代农民起义首领张献忠之流杀官特别凶残!此乃暴政出暴民也。想一想,如果是捍卫民主、自由与人权的外国传教士尚在中国大陆,一定会奋身护法,而地方官府胥吏绝对不敢如此猖狂——极左的阴魂不散,非中国之福

     上帝祝福中国,还是……        

 

附件: 

  传教士与中国

请求报告

 

尊敬的省两会牧长:

                          平安!

感谢主!我们是十堰市竹山县基督教会的全体信徒。竹山县共有98279个村,总人口达到43.87万人,基督教信徒现有百余人。但信三赎基督、东方闪电等异端却有上万人。

我们竹山教会的福音是从十堰市基督教会传入的,因教会还处在发展初期,圣经真理虽然不算很明白,但我们教会的负责人及同工们有着一颗爱国爱教、荣神益人之心,愿意拥护中国共产党,高举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原则,带领信教群众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可是当地宗教部门在没有对我们教会深入了解的情况下,以我们没有圣职人员为由,将我们定为异端。因此,宗教部门以各样的借口和各种方式来制止教会正常聚会,甚至联合公、检、法到信徒家进行无证搜查,有时甚至对信众进行罚款,信徒极感恐慌。宗教部门干部公开宣扬说竹山不是传教区,并强逼房东退房(我们聚会是租房聚会),使信徒无法正常过信仰生活。一个刚刚建立的弱小的教会怎能承受如此这般的折腾和打击呢

我们恳求各位牧长,本着对教会及信徒的爱心和关怀,也为了共同建造基督的身体,请牧长们将我们的具体情况向省民宗委反映,解决我们聚会的问题。我们愿意申请登记,合法聚会。这样使信徒有更坚固的信心,有更安心的聚会,有更宁静的敬拜。使教会逐步走向复兴之路,为福音开展铺平前面的道路。求神会记念你们的劳苦和付出。

 

 

以马内利!

 

 

                    报告人竹山县基督教全体信众 

                                                  201110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