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文丰
杨文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683
  • 关注人气:8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燕之川:把大爱还给自然(评杨文丰生态散文《绝种动物墓碑》)

(2021-05-16 22:07:30)
标签:

动物墓碑

绝种

动物伦理

生态散文

杨文丰自然笔记

分类: 杨文丰作品评论选辑
燕之川:把大爱还给自然(评杨文丰生态散文《绝种动物墓碑》)

        

    把大爱还给自然
   ——杨文丰科学散文的美感鉴赏
      燕之川
    
    
    
   杨文丰先生系中文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家,一级作家,曾被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授予“中国公文学家”荣誉称号。文丰先生有着丰厚的学养与儒雅的风度,他的文字充满了对于自然的无限关切,其实,关切自然就是关爱我们自己,正是先生有着对于自然的热爱,才使得他有着如此的激情创作科学散文来关注自然与表现自然,我不敢说先生是自然主义者或者自然哲学家,但是,我敢说先生是自然的亲密朋友,知心友人,以自己的细腻的敏感与丰厚的学养,献给了时时刻刻都在滋养我们的大自然。
    
  其实,真正绝美的风景是自然与人文交融的风景!这样的风景,必须由人的精神创造的参与!科学散文是建造这一风景的新颖而别致的样式之一,科学散文在写作手法上,一般情况下需要善于运用各种方法来说明事理;或旁征博引,说古道今;或巧用比喻与拟人;或穿插抒情与议论,通俗易懂,语言生动活泼,读来饶有趣味。用杨文丰先生的话说,便是“在于作者能否以科学家的目光观察自然,以文学家的心灵描绘自然,以思想者的思考来认识自然,最终,能否把一个科学化、艺术化、哲理化的自然呈现在读者面前。当然,这是高标准,也是我的追求。”在科学散文里,“科学知识只是船,而船上还有人,有思想和空气等等美好的东西。”(杨文丰)

         下面以杨先生的《绝 种 动 物 墓 碑》为例,谈谈科学散文的美感:
    
   首先,是科学美。本文提出了一个严肃的话题:科技的发展与动物的保护关系。科技是生产力,但也是人类来日的坟墓,是人类正在自掘的日益扩展的终将掩埋自己的若有似无的坟墓。犹记得少年时独行在坟茔群间的恐怖……我想,若干年后,外星人探访地球时的感觉与我少年时独行坟茔间的恐怖感该是相似的吧,但愿这一天永远迟到,最好能旷课……这里涉及到很多宇宙方面的科学知识,这些科学方面的设想,给读者的无限的思考,这份思考推动着读者探索未来世界的愿望,而一切都来之科学美的招引!
    
   其次,是文采美。本文运用文学的表现方法丰富多彩,语言既形象生动,又科学、准确、鲜明,没有艰深的论述,可读性强,对读者有一种亲和力,符合现代人的阅读习惯。文章开头就运用描写,渲染出一种悲凉的气氛,形象而艺术地传达出对于动物的关爱与保护,呼吁人们珍爱动物;其后运用了一些古代诗文,不仅仅增加文章的文采,还丰富了文章的思想内涵。其实,文采最主要就是表现在一些修辞方面的恰当的运用,“地球村”的形象化的比喻,“上西天”婉约的说法,“当地球上最后一只老虎在林中孤独地寻找配偶,当最后一只没有留下后代的雄鹰从天空坠向大地,当鳄鱼的最后一声哀鸣不再在沼泽上空回荡……”排比的运用,增强了气势,启迪人们思考与重视,具有很强的感染力量。
    
    再次,结构美。科学散文题材广泛,最关注的并不在科学的内部,而是在科学哲学、科学史、科学与社会等方面,亦科亦文,可以说是科学与人文“杂交”的产品。文章,均体现出超越专业的文化视野,带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本文构思方面有独特的思考,既不是单一的关于物种濒临灭绝的科学知识介绍,也不仅仅是对于动物保护的呼吁或者宣言,而是在科学解说的基础上,渗透了人文的情怀,可以说,本文是以阐释动物厄运的科学思考为主线,关注动物终极命运的人文为血肉,组合起来的新的文章样式,自然呈现出独特的行文结构美感。
    
   最后,是思想美。作者开篇就是:将地球变成动物公墓,就等于人类是永远生活在公墓里了……在这样的毛骨悚然的忧思中,再来感悟:如果最高级动物们再不能彻底地行动起来,再不能在行动上保护生态环境,再不能真诚地给还能有幸地生活在人间的动物多一点温情,那么,将不知写有“人类”这两个字的墓碑,这比爱情两个字还辛苦的墓碑,该由苟活的谁来竖立?读这样的文字,怎么还能把自己推在对人类生存命运关注的视角之外呢?不过,与其他的作家不一样的是,作者的忧患不是苦难的一种呈现,或者一种沉沦,而恰恰相反,用先生自己的话说“忧患不是沉沦,而是崛起”!这其实是一种洋溢着关于动物命运堪忧的科学思考的悲情美!
    

    
燕之川:把大爱还给自然(评杨文丰生态散文《绝种动物墓碑》)


  【 附文 】:
    
    绝 种 动 物 墓 碑
    
          杨文丰
    

                (《读者》2009年第20期(十月下)转载 )  

 
  纽约动物园有一个“濒临灭绝物种公墓”。每年10月的最后一个黄昏,不管阴晴雨雪,都有不同肤色的人们默默来到墓地,为当年灭绝的动物们竖立墓碑。苍茫墓色里,墓碑肃立,发人忧思。
    
  在北京濒临动物中心,也有一片墓地,耸立着黄色小墓碑和十字架。这里集中了我们中国人给业已绝迹地球村的动物们竖立的“灵位”。黑色的墓碑上,很深、很庄严地镌刻着该种动物 “终种” 的时间。
  
  伟大、英明的科学界普遍认为:今天物种灭绝的速度,已大大超过了物种在自然进化过程中死亡的速度。300年前地球上还有约25亿个物种,今天仅剩1亿种了。在已灭绝的24亿个物种中,60%是在20世纪灭绝的。就尚存的1亿个物种来说,动物正以每天一种的速度灭绝(植物以每小时1种的速度消失)。按照这样的速度,百年之后,今天地球村里又将有1/3乃 至 2/3 数量的动植物,以及其他有机体,将呜呼“上西天”。这将不啻是令人沉痛的现实。在每一个日子都伟大、都有创造、都富含科技的20世纪,地球村屋前屋后的陆地、湿地和海洋,确乎是早被自封为响当当的“最高级动物”们,改造的改造,改变的改变了。 沼泽寒潭,干涸龟裂(即便是败柳摇落寒潭的凄苍风景,也难复再现了)。郁郁森林,离离草地,不是变成了光山、荒漠,就是“选择”了城市和道路。这是很自然的。过去时“风吹草低见牛羊”,引发的只能是凄怆和冷色的喟叹。
    
  我们能够让地球村里的“死亡区”, 不依然如同瘟疫那般触目惊心地扩大、蔓延吗?我们有能力教偌大的一个地球村,不再自西向东、一步步向“死亡村”旋转吗?为绝种动物竖立墓碑,或许,很快将不再是黑色的时尚,而将成为最高级动物们的“家常便饭”。
    
  美国多墓地。然而,即便晚秋,映入你眼帘的美人墓园,也是绿草无边,安谧宁静。美人的墓碑即便大集团耸立苍茫,也让你很难读出多少哀伤和恐怖(墓园倒是美国的好)。我的意思是说,万一你走入的是灭绝动物墓碑林立的墓地,你的感觉与进入人的墓地可能将迥然不同,——笼罩你的恐惧、畏惧,可能比漏夜独行坟山野岭,更甚。
    
  潇潇难歇的春雨中,“北京濒临动物中心”墓地通告牌上的每一个汉字都是给最高级动物们敲响了一记丧钟:

                当地球上最后一只老虎在林中孤独地寻找配偶,当最后一只没
          有留下后代的雄鹰从天空坠向大地,当鳄鱼的最后一声哀鸣不再在
          沼泽上空回荡……人类,就等于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如果最高级动物们再不彻底地行动起来保护环境生态,再不真诚地给依然能荣幸生活在人间的动物多一点温情,那么,就不知写着“人类”这两个比爱情两个字还辛苦的墓碑,该喊谁来竖立?
    

 (选自《自然笔记——科学伦理与文化沉思》,2007年4月已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