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文丰
杨文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170
  • 关注人气: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文丰:《散文般的眉山水》(载《人民文学》增刊)

(2019-12-03 16:12:42)
标签:

科学视角

散文写作

苏东坡

眉山

分类: 散文观•散文艺术论

杨文丰:《散文般的眉山水》(载《人民文学》增刊)


杨文丰:《散文般的眉山水》(载《人民文学》增刊)



杨文丰:《散文般的眉山水》(载《人民文学》增刊)

杨文丰:《散文般的眉山水》(载《人民文学》增刊)

杨文丰:《散文般的眉山水》(载《人民文学》增刊)

散文般的眉山水                    

 杨文丰

    

    本文发表于《人民文学》杂志2019年增刊,荣获第七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海内外游记征文佳作奖, 本人受邀出席在东莞国家森林公园观音山举行的颁奖典礼,并荣幸参加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学术指导、主持的 第五届“观音山杯”当代文学高峰论坛         



*


                                     1  


       眉山,确如唐《通义志》所记,江山平缓如眉,流水清澈见底,宛若“玻璃江”的岷江穿越眉山而过,青衣江滋润的冲积坝两岸,显然水土美丽,稻果飘香……你是第一次来东坡故里眉山。越走近眉山的水土,你就越感到江南般袭人的水意。

你一进入眉山,就愈期待东坡自喻像汩汩流泉,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随物赋形,境界高妙的“散文水”,能够更多地哺育你的文思。你想此行,要有大收获。            

       到达眉山的当晚,你走进美丽的东坡城市湿地公园,东坡故里人,将在这里,举行音乐喷泉水舞晚会。

      音乐喷泉起舞前,你才得知,这东坡湿地公园964亩,借“东坡水月”,“月光如水,洒落眉山”的意旨, 将“东坡”“水月” 交融,绿水光映,彰显东坡文化。

      你为眉山人的睿智赞赏,就听得 “唰唰”的水声已起,音乐水舞喷泉雄起来了!那优美,那扭动,那甩溅,灯光美幻,彩水歌唱,光色是变幻迷离,刚显橙红,霎时便转入浅绿,刚还是翡翠的珠帘,须臾即成黄紫朱红宝蓝之花。你满眼是水色的欢爱,汩汩不竭,朦胧变异,神奇莫名……赶紧瞧,那圆形化作椭圆了,顷刻就幻成飞瀑,时高时矮,欲冲蝉宫,至几十米高后突然就矮了下来,改而轻拂,高不盈尺……鱼在欢跃,珊瑚花开,更有兰花?莲花?断线的珠玉?跌落玉盘(湖)……

突然一排排红光斜刺刺浪出,颤动如旗帜,旋即又成色彩流变的瀑布,“哗哗”笑着,朝对岸倾去……

       你定晴朝对岸一望,对面是霓虹闪烁的东坡湖广场,翼然的是一座座中国楼阁……

       这情景,让你有些恍惚……俄顷,你遂想:这水,这音乐喷泉,美,是美矣,却非东坡当年面对之水,断非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赤壁,空明流光里,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之时之水——纵然音乐喷泉,也可风起水涌,也可划然长啸,亦可教草木震动(古今水分子结构本色依旧)——你眼前这眉山水,这幻化作音乐水舞喷泉之水,其实,已是在散文穹庐下,被科技介入了的眉山水!

       眼前的情景,使你思考这样的问题:在这科学时代,散文该如何创新,才能更好地适应时代生活?

      科技的求真、启智及审美视角,科学的精神和科学视线,如能引入散文创作,是否可以更深刻、更强烈地反映生活?比如你写冬虫夏草,假如引入冬虫夏草的生物学知识,并将其情感化、审美化,那么,对冬虫夏草的抒写,是否可以进入更深更真的层面呢?

 

                               

 

       翌日,烈日薰蒸,眉山的朋友当导游,你和写作界的几位前辈、友人,沿岷江北上,穿越芦苇藤萝、鲜花草地,逶迤入滨江湿地公园,指点江山,烈日当头,当大家转而爬上江堤,大汗淋漓的你,双眼霎时清爽爽一亮,袭入你眼帘的,竟是一大片水域,冷凉凉难望见边的大水域,正明镜似的,静静地汪着。

       “啊,好大的一个水域!叫什么名字?”你不禁喜形于色,急切地问。

       “叫五湖四海!” 眉山朋友答。

      “啊,五湖四海!”是那段年月总流行的我们都来自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了的五湖四海,如此命名这水域,该是时代的进步吧。

      眉山朋友娓娓而道:“五湖”,由长寿湖、忠孝湖、太极湖、存银湖和丹景湖构成,湖蕴深深的历史、文化;“四海”乃花海、草海、镜海和长海合称,这是依湖泊、地形和地貌之特点命名。

       人问:“五湖四海”有多大?

       答:水域方圆1300亩,蓄水300万立方,现分9片湖区,静水环绕的陆地(岛)200亩,人工岛39个,绿如地毯的草地11000平方,112种苗木花卉四季摇曳……这是集生态走廊、文化长廊、山水画廊于一体的寿乡水岸、湖滨公园。

       上善若水。听过这湖的“简历”,素来乐水的你,不禁更专注地端详起眼前的水域来。

          ——这是怎样的大水啊,碧清清而湛蓝,波幽幽而静美,平坦坦似明镜,绿沁沁如翡翠——这不就是瑶池吗?

        细看,这“瑶池”里闲适的树,岸上岸下静静地对称。大珠小珠散落相思呼应对望的是岛,曲折长廊让你觉得这是小岛在手拉着手,庶几是湖与湖的联姻,水与水的和融。静润、优雅、秀美、婉约、灵气的水,不乏岷江大浪淘尽的含蓄、浩渺,你不禁想象,每逢黄昏落照,彩霞与孤鹜齐飞在天,树影与游鱼相吻于水,那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你突然省悟,这不就是地形地貌相与而变幻,而赋形,美仑美奂,而赋得的美好“大水”吗?这不就是当代的“唤鱼池”吗?

       “唤鱼池”是你到眉山后方听得的一段美缘。据传,当年苏轼在中岩书院师从饱学之士王方。王方一日率众学子春游至中岩寺,住持甚是高兴,随即就请众学子为寺里的碧池命名,王方听了窃喜,除了想借此考考学子,也有意为爱女王弗相相佳偶。学子们当然不明就里,轻松雀跃,取名“藏鱼池”、“引鱼池”者居多,王方看了,均不合意,而当苏东坡挥毫写下“唤鱼池”时,待字闺中王弗的命名,也恰由丫环刚送至,展开素笺,一看也是“唤鱼池”!真乃天缘地合,王方大喜,俩年轻人从此相知相恋,假“唤鱼”悠然“天合”。

        从这个传说回到眼前,你想:这“五湖四海”,不一样也可认为是在“唤”人与自然关系美的“鱼”吗?

        你知道“五湖四海”的前身,可谓杂乱无章,水域并不相连,只有一个个粗野的池塘水凼,采沙坑洞,坎坷石滩,满目荒芜凄凉,然而,眉山人巧借科学规划,依托自然,才成就今天这一汪美景,在夏日,也展示一片洁静清凉世界

       这不就是你一直寻找的既利用自然又不伤害自然,反却美化自然的典范吗?——纵然是“人文自然”,留有人工痕迹,然其形成过程,却水往低处流一般,是那么自然,得善美,和乐融融——这可是依恋自然却不伤累自然,反而整合了自然,教自然美更集中、更升华、更进入天心美合一的大境界啊……

       不是都说“天人合一”吗?这时,你觉得有必要杜撰一个自认更准确、更合适的词——“天人和美”!

        是的,就是“天人和美”!眼前的五湖四海,不是不但融合了东坡在内的眉山人与生俱来的亲水性、融水情,也体现了对科技的融合吗?不亦是眉山人写在山水间的“天人和美”的大散文吗?

   

                             3   

 

        眉山三日, 你看岷江,上彭山,徘徊山水间,东坡“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这一类灵动水意的金句,时常促你思考:东坡诗文,何以总是水韵充盈?这与眉山的山水,又存在怎样的联系?  

         带着这些问题,你谒三苏祠。三苏祠位于眉山城区纱縠行南街。进三苏祠前,你百度得知,这祠是明代洪武元年间,由三苏故宅改成,现占地104亩。入祠,果见红墙环抱,绿水萦绕,荷池相通,堂馆亭榭隐约在扶疏古木中,“三分水,二分竹”,典雅古朴,乃古典园林风格,令人亲切。你与众人游了一轮三苏祠后,你又一个再次走近苏宅古井,在井畔盘桓良久。

        井畔有个提示牌,说古井是2015年发现的。当时,工作人员清理苏家兄弟常常读书的来凤轩,揭起泥土下一米见方的木板,才让古井重见天日。你俯身细观这井,约50厘米的口径,井筒上部圆筒状,底部呈口袋一般的椭圆状,井台和井栏皆朱砂色,青砖石块筑就的井壁。井深7米,水深4米。

        民间传闻这井颇为神奇,说是苏洵苦读,而立已过尚无子嗣,诚心求子,遂请眉山麻颐观的张道人至苏宅,张道人板直腰杆踱入苏宅,转了一圈,相定一处,遂以杖画出一个圈,苏家即在圈处掘出这口井。麻颐观碑记:苏家井成后,张道人朝观内的老人泉撒了一把谷壳,竟有朵朵谷壳从苏宅井中泛出,一时誉为龙泉,恰是翌年,苏轼降生,是年,一丛黄荆树竟又破井沿砖缝而出。你是学过植物学的,知道黄荆本属灌木,竟可以出落得乔木般高大,让你颇感奇异。

        许是都想汲纳三苏大文豪的灵气吧,你也掬了一口井水饮,且洗了洗手,吁!你当然明白这并非苏宅当年的井水,而是富含了今天的现代性之水,而且,你认为这井水必与岷江、青衣江相通,你想:必定是眉山水脉,滋润、濡染了东坡的灵性,融入了东坡的潜意识、显意识,方使东坡走出眉山后,无论走到何方,感时应物,皆能笔到“水”生,水韵灵动,汩汩而流,“随物赋形”,昂然然、超然然走入中国文学,文濡乾坤……  

       你甚至想,根据现代气象学原理,眉山之水蒸发升空,上天成云,云兮在天,飘然四海,一旦孕雨落地,不也一样可以滴滴嗒嗒落入杭州,打湿西湖么?成年男子之体约70%皆水,东坡身上的眉山水,谁能说就不会随他的散文同行于所可行,止于所当止,一样进入杭州么……

       杭州西湖,那浩渺的湖光水色,你多次游过,你突悟:原来那万水千山外的西湖,不就是眉山水的下游吗?这苏堤——不就是与这井水一脉相承、被苏轼写入西湖的长卷散文吗?

       你很希望自己的散文,能够多含艺术的“水”,含冲击墙的“水”,水,是散文的韵,也是散文的血脉!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你的散文写作,何以不可以多借鉴些当代的电影,引入更多的求真审美科学元素,多些科学之活水的云蒸霞慰呢?……杨文丰:《散文般的眉山水》(载《人民文学》增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