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文丰
杨文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170
  • 关注人气: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邓辉:原来散文创作竟会这样美

(2018-08-16 15:50:42)
标签:

散文创作

散文观

文评

散文课

分类: 散文观•散文艺术论
邓辉:原来散文创作竟会这样美




  原来散文创作竟会这样美
                                                              邓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当代散文名家杨文丰教授的《我的散文创作写作教学》讲座。

  当我走进课室时,发现杨教授早已伫立在讲台上,我不由得加快脚步,快速找到座位坐了下来。讲台上的杨教授高大魁梧,眉宇间透着熠熠生辉的睿智,明眸中闪着灿灿发光的才思,当他环顾左右时,台下的听众如同一个个灯泡,有种瞬间被充电点亮的感觉,我想这就是真正的实力派作家才有的磁场吧。

  “个人的教学与创作历程,是一个探索的历程,认识自己的历程,得到支持的历程,把握机会的历程。”杨教授开讲了,声音洪亮而有力,我明白,一堂精彩的讲座即将开启。

  一直以来,如何更好地指导大学生散文的写作是我心目中的一道没有解决好的难题。学生入校以后,对于散文写作都秉持着一种传统且单一的“形散神不散”的散文观,这使得他们在创作上多有束缚,杨教授认为这样的散文客观上滑向了显而易见的倾向性抒情的斜坡。杨教授提出了与“形散神不散”不一样的散文观:“形神和谐,启智启美”,他呼唤散文哲学:“散文个性风格,来源于作家鲜活的个性,个性出之于作家的散文哲学观。一个散文家的散文写到相当的水准时,与其说是拼作家的人格,还不如说是拼作家各自独有的散文哲学观。”听到此精彩论点,我顿觉心中痛快万分,杨教授的散文观无疑为众多中文教师在散文写作教学方面拓展了一番新的天地,那一刻,我真想跑上讲台与杨教授热烈相拥。不过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知道:更多的精彩还在后面。

  什么才是杨教授追求和注重的散文写作方式呢?

  杨教授近十几年来一直在写生态自然笔记系列的散文。在他看来:“新的散文需是审美的、批判的,有担当的。”我留意到,他在讲“担当的”几个词时,声音似乎“有意”高昂了一些,的确,作家需要具有担当精神,我能感受到这份担当责任的厚重。我们知道:一个优秀作家不仅要坐而言,更重要的还要起而行。在讲座中,杨教授引用了德国汉学家顾彬先生的话,说明中国作家相对于外国作家,需要有更多的个性感悟和发现。散文《鸣沙山·月牙泉》就是杨教授起而行之后,追求生态哲学化、文学性感悟和发现。杨教授谈到了自己创作感悟时的“两难”处境,“月牙泉纵然再小,但只要依然在汪,就客观地构成了与鸣沙山非同寻常的对峙。这是真实与传奇的对峙。现实与浪漫的对峙。加号与减号的对峙。”杨教授为我们描述了要上鸣沙山的艰难,进一步要退半步,爬到山底,袜子里全装满了沙子,我们也跟随着他的语言,感悟着其中的意境,有些同学甚至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以往只觉得杨教授是“笔锋常带情感”,现场听他的讲座,又觉得“真正的情感又何限于笔锋”,试想一下,杨教授的笔锋又何尝没有“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感叹呢?他讲到叹息处,我们也跟着忧伤,讲到动情处,甚至化身为塞外汉子为我们高声歌唱,我们自然是欣喜莫名,正当我们想找到自我的存在时,杨教授的一句“我想,只要鸣沙山仍在,大风仍在,人还在,月牙泉就前途未卜……”又将那一望无垠的沙漠,无边的苍凉展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到哪里去呢?我又是我的谁呢?我们就像被自然遗弃的孩子,真想坐在沙漠里大哭一场,至于为何而哭,却不必知道……

  杨教授在讲座中谈到了作家要注重文学性忧患、人文反思。他还以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白俄罗斯作家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为例,说明“作家要有使命感,凡有使命感的作家必有忧患意识”。追溯历史的长河,先贤孔子亦有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忧患意识是一种超前意识,也是一种宝贵的生命体验,《诗经·国风·王风·黍离》中就有言:“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忧患来自于什么?杨教授谈到了“忧患的形成根于爱,忧患来自对生存困惑、人性本质的深重体悟”。作家的忧患有时是孤独的个体体验,这也正如杨教授所说的“在某些时候,忧患不仅需要大知识大智慧,更需要大勇气和大无畏。”

  尽管我们都希望讲座的时间能够再长一点,但是听到杨教授谈到“散文结构观”的时候,我们知道这可能是讲座的最后一个部分了,我甚至看到一些听众不经意地将座椅向前移了移,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行为动作,却说明了大家听讲的认真,以及内心那种“恋恋不舍”的情感。在杨教授看来,散文结构由显性结构和隐性结构组成,显性结构是并列与递进结构,注重多视角推进,而隐性结构则注重寓言和象征性。杨教授的作品,如《精神的树,神幻的树》、《病盆景》、《人蚁》、《“晨昏线”寓言》、《雾霾批判书》均属于散文隐性结构代表性佳作。

  讲完“散文结构观”,在大家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杨教授的讲座精彩落幕。整场讲座,杨教授没有喝过一滴水,品过一口茶,他已将自己身心毫无保留地投入到了这次讲座中去了,这让在场听众在学习散文知识的同时,更多了一些对于散文创作方面的生命体验。

  上个世纪,鲁迅先生在《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文章中曾有过这样的记载:“直到现在,先生的音容笑貌,还在目前,而所讲的《说文解字》却一句也不记得了。”也许多年以后,对于今天的讲座中散文方面的知识我可能记得不太清楚,但是杨教授所带给我的“原来散文创作竟会这样美”生命体验却能随时唤醒于灵魂最深处,在此,请允许我代表那天讲座在场听众说声:“感谢、感激、感恩杨文丰教授!您辛苦了!” 

                                    




======================

           原载 2018年8月16日广东《云浮日报》
            http://www.cnepaper.com/yfrb/html/2018-08/16/content_7_2.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