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文丰
杨文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170
  • 关注人气: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学的雅舍

(2011-12-19 17:28:52)
标签:

梁实秋

雅舍

散文

结构艺术

文化

分类: 散文观•散文艺术论

文学的雅舍

 

文学的雅舍

杨文丰

 

 

 

   

我难忘第一次邂逅梁实秋先生的散文《雅舍》时的欣喜心情。这是类似茫茫尘世遇知交、产生神交共鸣的心境。

那时刚进入九十年代,国内好多出版社都解禁陆续出版了梁实秋散文。

我有个习惯,每每购了书,都喜欢在扉页题写购书时间,签署自己的名字,并钤盖印鉴。书架上这套四卷本《梁实秋散文》(中国广播出版社出版出版),扉页所记日期为一九九0年十月二十六日,购于广州北京路书店。是夜,正夜阑人静,我就着床头灯影卧读梁实秋的名篇《雅舍》。这是第一次读《雅舍》,霎时就深被其文字的魅力“电击”,我没有想到世间竟有这样写的散文。于是改而端坐书案,潜心细读。当时令我拍案叫绝的文字,仍记忆犹新。

那一段日月,我常沉淫于《梁实秋散文》,在家中读过,在旅途也看过。《中年》、《男人》、《女人》、《代沟》、《散步》等篇什的好些段落,几乎熟读成诵。逛书店,我必留意梁实秋的作品。我购过多种版本的《雅舍小品》。

除购读梁实秋著述,在报刊发现凡未读过的梁实秋作品,我都要剪贴。“寂寞是一种清福。”“寂寞的清福是不太容易长久享受的,只是一瞬间的存在。”这是剪贴下的梁实秋《寂寞》里的句子。《寂寞》贴于《梁实秋散文选》扉页。

读梁实秋散文多了,对他散文的认识也就渐次深化。

我将阅读梁实秋散文的札记,和阅读王朝闻、孙犁、艾青作品的小札汇在一起,以《读书杂识》为总题,发表于1991年第1期《随笔》杂志。读梁实秋散文的“杂识”不长,兹录如下:

 

            为何形神俱散仍能引人入胜?

      

  梁实秋先生的散文,大多是围绕题目(其实多数也只是取物名或事名作题),通过多侧面,多方位的横评竖议、比附引证来展开的。这种写作思维,与“创造学”上的“多路思维技巧”,倒是相类同矣。  

  如果打个比方,梁先生的这种写法,像烛光,是从烛焰向四面八方辐射的,可以称之为“辐射法”,那么,流行的所谓“形散神不散”的写法,或许就可以称之为“射靶法”了。两种写法,背道而驰。相形之下,梁先生的散文,就得列入“形神俱散”之列了。  

  然而,读梁先生的作品,比如读《男人》、《女人》、《中年》、《饮酒》、《放风筝》等名篇,为什么我就没有“形神俱散”的感觉呢?  

  原因何在呢?  

答曰:在于文中的思想,而且有些篇章通篇文字,随处可见汁液饱满的启智启美的思想。这些思想,要么启示你思索,要么引发你共鸣。因而我敢说,只要有深刻的思想,纵然文章“形神俱散”,也一样引人入胜,一样可以写出好散文,同样可以成为一代散文大家。

    

除了行文结构和思想的独特,我今天认为,梁实秋散文的魅力,还在于雅洁、精炼,广征博引却不温不火,文采斐然而韵味深长。文化,犹同骨血融在他笔下的汉字里。文化在他的散文中从不浅薄张扬,仿如深山大谷里的巨流,水深浪静,沉浮日月。

许是机缘,我潜心研读梁实秋散文的日子,恰是我对创造思维和方法研究与教学齐头并进的时期。创造思维具有的发散性特征,一时又为我提供了研读梁实秋散文的新视角,与创造学教学出现了“互镜效应”。

记得那天我受邀赴广州远郊风景区芙蓉障,为一个干部培训班开设创造学讲座。时值盛夏,车窗外的芙蓉障一带,满目起起伏伏的,是葱郁离散的群山,这可是犹同散文结构般的群山,这时,我的脑际突然就闪出一个念头:梁实秋散文的结构不亦像离离散散的群山吗?不也具有思维的发散性吗?这次授课,在讲及创造思维的发散性时,我妙想迁得,随即援引梁实秋散文《雅舍小品》里好些篇章为例证:《男人》、《女人》等名篇,多无过渡语句,主要以段旨句结构全篇。这难道不是典型的“辐射”思维么?

前年初春,我在一篇博文的附言中说:梁实秋散文的这种结构方式,对我前期的散文写作,具有启示性作用,使我获得了营构散文结构的顿悟。

梁实秋散文的结构方式,还影响了我从事的写作教学。我在为学生讲授应用文种的结构特征时,时常会提醒同学们借鉴梁实秋散文的结构。的确,无论是应用文体,还是散文,乃至其他文学体裁,如果论结构,概而观之,若不是一座山又一座山群峰并立的并列结构,就是乡村水井那样深入掘进的递进结构,诚然,也不排除两种结构的交互穿插。

钱钟书先生说过一句俏皮话,大意是如果觉得鸡蛋好吃,又何必一定要知道下蛋母鸡的模样呢?我钦敬钱先生的智慧和幽默,然而,出于对《雅舍小品》的心仪,我却怎么也无法排解对《雅舍小品》的“发源地”——梁实秋先生旧居雅舍的向往。      

2008224下午,正是春寒冷雨天气,还雾锁重庆。我在巴蜀泸州探亲,假道重庆返羊城。竟得缘,与时在重庆的同事,还有刚结识的重庆应用写作界同行专家,相与结伴齐齐拜谒雅舍。

雅舍与西南师大紧邻。眼前的雅舍,保留了《雅舍》里描述的很“经济”的模样。

谒拜雅舍,不能无诗。只是自己无诗才。好在自己素喜东瀛俳句,偶习汉俳。这种汉俳小诗仅十七个字(音节),五七字句式,取三句或两句,短小袖珍,还要求有涉及季节的“季语”。从雅舍返回羊城后,我吟得《谒雅舍汉俳》一束:

                 

                         1              

      阴寒雨氤氲,梅花又吐春,山城《雅舍小品》暖!

                   

                         2              

      那年夤夜读《雅舍》,大悟行文机,春风分外明……

      

                     3               

      长风入雅舍,大文由此兴! 结构长宗实秋师……

      

                       4              

      雅舍系列傲雪霜,秋风独一枝,后香觉悟迟?

      

                            5       

      成败在天时,春江浪淘沙,高山流水莫自嗟……

                                 

写作者都期望从前辈作家获得创作启示。在《记我的一位国文老师》中,梁实秋先生也谈及了自己散文风格的建构,曾得力于徐锦澄老先生的耳提面命。

我不敢说阅世多矣,然却可以说:无论尘世如何喧嚣,文学都不会消亡,文学永远是大“雅舍”——人生难于分离的“雅舍”。而且,但凡是希望有所作为的作家,都不可能满足于只师承一位师傅,都会禅精竭虑以筑构自己的独家 “雅舍”,而对首个师承的师傅都会感恩至深。

只是作为写作者,得以巧遇哪个作家、哪些作家,并得以师承,这就不但取决于个人的气质和命运机缘,还与社会大环境莫名相关。

 

 

                         2011.12.18   珠海, 回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