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文丰
杨文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170
  • 关注人气: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宽容“小女人散文”

(2010-10-21 20:12:03)
标签:

小女人散文

文论

文化

分类: 散文观•散文艺术论

宽容“小女人散文”
  

宽容“小女人散文”
   杨文丰   

  

 


     假如不对“小女人散文”调侃解释一番,我就将滑入散文写作的方向性错误。我认为“小女人散文”的提法不严谨。何谓小女人散文?女人小散文么?小女人写的散文么?
    小女人散文概念不确切的原因,还在于写这种散文的女子,有的还是姑娘。《新华字典》云:姑娘乃未婚女子的俗称。按照民俗,姑娘结婚后才算是女人,人家尚未婚配,你就称之为女人,难道不是在侵犯姑娘权益吗?至于有的出版商为了推出“小女人散文集”,把本属半老徐娘,甚至只要还能看出是女人的作品皆收归集中,就更令人窃笑。不过我们还是宽容些,依然习称“小女人散文”吧。
     然而,“小女人散文”算不算散文呢,倒很值得研究。她们的文章,题材多谈不上严肃壮丽,也有的题材本来还算大,可是开拓的境界太窄小,挖掘得很不深。小女人笔下的事,归纳起来大致分几类:约会打牌、养狗斗鸡、杯中风波、枕边絮语、打情写俏、揽镜化妆、坐车看戏、婆婆妈妈、客厅厨房、裁衣做裙、劝婚休夫等等。
    有人说这类东西至多只该算文章,我想怎么就不宽容一些把之也框入流行大散文呢?
    难道非要境界高得让人气短、思想深刻得教人投河才算散文吗?!倘若小女人散文不能流行,反是今日之大怪事。关于这一点,自有其背景。想想看,近些年来,报刊放宽“生育”政策,繁荣得多快:一个个版面,就如同一张张嗷嗷待吃的鸟嘴,米面不够,只好番薯白菜,权作充饥。几年来生活节律加快,人们不是会随便拐入街边排档,很经济地就打发自己一顿快餐么。小女人散文正与此类似:吃得快,目的不太在乎品味,仅聊以对付对付而已。问题的另一面还是团结、紧张、饱经忧患的人们如今总好叫闹休闲。休闲时节,总得做些消遣吧,譬如随手翻翻书睇睇报,你能总让可爱的公民老看某些现代派作品般的白纸么?
     小女人散文出现所谓的高热,恕我直言,从小女人方面看,虽是一种衣食无忧、生活不愁的表现,但也多少反映出某些都市文明或某种生活的一些状态,而居然能够大“热”,和三日一小“炒”,四日一大“炒”,也横竖分不开。炒的技巧,极大程度上,是一些书商别有用心地巧用了“性”。有些评论更是说,“小女人散文”后来反成了书商的“爱称”或者“昵称”。小女人,一个个没有不是女性的。君不见今日在地摊流淌的书刊报章,有几个封面不是用靓女姿色作招徕的?!南方某出版社前不久还搞出一本散文集:《夕阳下的小女人》。仰观天色,小女人散文确实是已走到了夕阳下。只是南方夕阳依然热辣,建议别忘了打上一把花伞。
     小女人散文能够走出屋子的更大原因,我以为还是小女人散文能与公众普遍的文化心理发生“共振”。我问小女人散文谁最爱读?人答:“打工一族!还有众多市民。”这很能说明小女人散文的读者文化层面了。小女人散文本为广东小女人在上海报刊匆匆开辟专栏引发,若能宽容我的看法,我就要说,此真够得上是文章之“出墙红杏”,有人说很令广东文坛尴尬。上海滩市民,据说本来文化层次就一流,竟会对小女人散文表现出如此欣喜若狂,不知算不算一种失态?
     回想起来,我最初知道小女人散文的提法,还是读《文汇报》所载“小女人散文好得不得了”的短文,当时,那文章给我的认识是:“小女人散文”之称谓,染着浓重的蔑意。没想到,如今却闹成这样的局面:除有几个男文化书商外,许多文化大男人对之,既有些吃葡萄酸,又有些饱受委屈,更有男性责之曰:“这是些什么东西!”
     我想,何至于此?当然还是理解不够,缺乏理解就谈不上什么宽容。宽容的大前提依然是理解。

 

     宽容“小女人散文”

     

     其实,小女人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已甚为不易了。你以为每一个小女人都能写出有如此影响的作品吗?百花齐放,不但玫瑰茉莉,就是狗尾草花,都得绽放。在文坛精品不但不够,而且还遭受出版淡漠的背景下,能有如此的小女人散文唱红,也算是一种衬托,也是一种抗争。想想吧,听说有的小女人天生在家本不善女红,也不懂烧饭,竟然还能端坐窗前,旭日临窗而欣然命笔,这本身就已是非常非常好的风景。假若你对小女人散文依然横挑鼻子竖挑眼,闹得将来小女人丈夫“罢干家务”,或者又闹出一种“小男人散文”来,问题就大了……

         

 

      附言:
 
     本文曾载《福建文学》1997年第11期,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作品,曾被《散文选刊》1998年第2期选载。
     那时候正是小女人散文红火之时.此文发表后得到不小的反响。现在看来,作为一种文学现象,小女人散文的出现委实也是很正常的,是可以理解和容纳的,而我在文中所表现的诸多挖苦、揶揄和讽刺,而且还是如此地充满激愤之情,是多么不应该!我原来竟然也会有如此的笔墨。
    陈年旧事成追忆,旧时心事付秋风,那时的心境心态,以及为人,与今天的我已大不同了.中年了人就变得平和、宽厚起来了,像这种尖刻而不温厚的文章,我今天不会写,而且也写不出了,对此,很希望读者诸君能理解。
                             2010、10、20晚 20年一遇的超强台风,明天即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