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eawolfLOVEmz
SeawolfLOVEm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98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直挂云帆济沧海——海狼其人其诗印象

(2012-05-26 18:12:28)
标签:

文化

         直挂云帆济沧海

                  ——海狼其人其诗印象  

                                徐 

 

海狼跟我是老乡也是兄弟,我们常在一起喝酒,也会谈论诗歌。他称我是海安诗界的前辈、大哥、老师,我实不敢当,并戏言我还未老,诗也写得不是很好,不配做老师。不久前,海狼让我对他的一些诗作进行点评,出于友情,也因为好奇,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读海狼的诗,我就像站在波涛翻滚的大海边,激情澎湃,诗意飞扬,那些横冲直撞的诗句像一排排从山顶上倾挂直下的瀑布,带着生命的呐喊,气势恢宏,轰然流泻,冲击我的胸口,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又涌动着洁白浪花,声势浩荡地奔向自由的大海。

经过岁月和生命特殊洗礼的海狼,心里有太多的话要对这个世界讲述,他甚至顾不上找准反映诗意的某种形式,就让诗句凌空飞腾,像挣脱锁链的太阳喷薄而出,云蒸霞蔚,光芒四射。海狼像个黑夜中的盗火者,把心灯捧在手上燃烧,一次次穿越危险峡谷,赢得了缪斯的宠幸。他自身也仿如一片魅力光焰,照亮别人也温暖自己。海狼是一个梦想崇高、心灵干净的苏北汉子,坦率豪放,诗如其人,实在令人仰慕。不经一番寒霜苦,哪得梅花扑鼻香?海狼说,以吃苦受罪坚定男人使命,以责任价值创造男人风采,以不屈不挠实现男人事业,我知道,这句话里藏着太多的泪水与悲吟,真诚与放歌。这个世界的风物人情不停变幻,但海狼始终坚持爱着,甚至不惜用痛苦和悔恨、赞美和颂扬眷恋着生命旅程,他的行走自由自在,他的诗篇神奇诡异,他的梦想像带翅的电,在浑厚的云层里纵横闯聘,落下一场场滂沱雨季。

有一天,海狼从经典名曲的旋律里找到了独特的话语方式,便一发不可收拾。多数我都很喜欢,那高亢激荡的诗句是他的心声,很能与我产生共鸣。因为我年轻时受过惠特曼、聂鲁达、艾青等诗人的影响,也写过一些毫无节制耸动着青春激情的诗句,今天读来就无比亲切,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甚至写得比我更好,在艺术的探索上也走得更远,这是十分令人高兴和欣慰的。在此,我只是从他诗的海洋里采撷一些浪花,从众多目不暇接的好诗中探寻璀璨的珍珠,捧到广大读者面前,让大家自由评判:

   

民谣。有组织的金砂。铁血太阳

山在奔跑。寂寞的风暴照亮悲哀和激情

当此刻,我和心爱的人在生命的流程中游行

赤裸的神,带着神秘的气息

落在我们身体之间。爱啊,如歌

闪亮的唇陪我们梦和醒

切开食指。血和血相认,我们彼此牢记

…………

 

——《如歌的行板》

   

读着这些灼热滚烫的诗句,我感到整个热血在沸腾——一个青春少年站在地球上放歌,欢乐时朗声大笑,忧伤时低沉嗥叫,山岭在奔跑,河流在呜咽,铁血太阳滚动向前,一切都是动乱的,高昂的,可以想到,海狼面对命运挑战时的不惧不跪,迎潮歌舞。他痴心不改,向往光明,热爱生命和诗歌,直到“切开食指。血和血相认,我们彼此牢记”。内心的痛,赤裸的神,还有带着神秘气息的爱啊,如歌,如吟……这是一种男人宗教,也是一种壮烈赤诚,像带血的梅花在严冬怒放。一个有着悲难记忆的人,置身于暴风雪中还肩挑着光明,努力呼喊着自由和温暖的春天,那不哭的诗句,那涌动的血性,让每一个多情善悟的心灵为之颤栗。

 

打量你,守望你。简爱,你谈情说爱

天空中,一只高脚的细陶瓷落入草丛

东风化雨。月亮银白的绳子

曾经深深垂下安定的忧伤

简爱,你说爱情,跟谁

诗歌的微笑是些鲜艳的文字

我有那么多的地方像节日一样

供你铺展心里的火花

一个这样的季节激动人心

你有很多张美丽的脸飞得像空气一样

无处不在。爱情躺下来

走走看看。你闻到生活的芳香

…………

 

——《简爱》

   

爱是无法忘记的,它的忧伤疼痛已根植在故土里。读着这些诗句,我敬佩海狼的诗歌天才和语言能力,一首《简爱》就能写五十多行,且阿娜多姿、波澜起伏、张驰有度,许多诗一写长就清淡如水,没有味道,海狼的这首诗却充满浓情和爱恋,那种深沉甚至病态的爱让我无法忘怀,像“跟踪一条河流,阳光却完好无损”这是多么清新、独特且大气的诗句,也许只有海狼才能写得出来。“美人是水中火中的诗篇/是的,我将记住,你最美好的疾病/是我眼中最高的美丽/是的,我将记住你暗恋的墓碑。”爱能如此美丽和痴狂,一切如梦似幻都像不存在一样,又似乎都那样触手可及,疼痛与快乐像“暗恋”的墓碑一样纯洁坚贞:爱只有超越了肉体,才能闪烁她迷人的光辉

 

人生向左,落叶向右

多数时候,季节的哭泣和呻吟

显得无比重要。仿佛天空倾斜下来

我怯懦的手啊在这样寒冷的天气

摸索到又尖又硬的病灶

它像一根深插在我身体里的长笛

吹吹闹闹,但很不友好

这时爱情破裂干燥的嘴唇是多么剌眼

我经历了几乎窒息的迷恋

从夜晚到白天的石梯上

被旧的日历旧的青春横七竖八地拖走

去执行一场认真而冷酷的刑罚

       …………

岁月以一堵墙的形式

让我继续活下去

但不能恢复我内心的断裂

生活像被拉出来的抽屉

摊开在我面前,秘密一览无遗

越过冬天,蛇和昆虫即将醒来

我承受着疼痛,背负着爱情

但拒绝方向的城堡和坟场向我呼喊

 

——《病中吟》

 

海狼的诗总是抒写自己的真情实感,他始终走在灵魂深处寻求人生的本质。《 病中吟》是我读到的最好的一首诗,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不仅有切肤之痛,连心灵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一个深陷厄运和病痛中的人是多么孤独无助,又是多么凄惨悲哀,人生在此随时都会呈现崩溃绝望,漫长的黑暗中再也看不到希望的光,夜的十指铺开,也摸不摸鸟语花香和阳光的栅栏,横亘在面前的只有悬崖和深渊。海狼是一个执着前行的猛士,更是一个追求生活真理的实践者。“它像一根深插在我身体里的长笛/吹吹闹闹,但很不友好。”在这样一种痛苦和灾难面前,很少有人能以这样轻松幽默的笔触调侃和讽刺自己,而获得一种灵魂的超越。而海狼好像不是藏身在阴影重重的病痛里,而是在开满鲜花的春野上散步,这样宽广的胸怀和宁静的心态确实令人震惊。

人生本就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倘若生活没有了隐私和尊严,人性没有了光照和梦想,只剩下肉体在混乱呼吸,那是多么残酷啊,有时活着还是死去真是个问题。“生活像被拉出来的抽屉/摊开在我面前,秘密一览无遗/越过冬天,蛇和昆虫即将醒来/我承受着疼痛,背负着爱情/但拒绝方向的城堡和坟场向我呼喊。”在生命处于峰谷,人生似乎路尽的时候,他还肯忍受着疼痛,背负着爱情,拒绝坟场向他呼喊。这是什么?是海狼精神,是诗人之魂。死亡有时候是容易的,甚至是轻松快乐的,只有艰难地用爱活着的人,才是英豪本色和灵魂教父。

 

一把生锈的弓为什么是纯黑的

譬如一个人老去却有一双火眼金睛

群雀突然上升,惊慌地离开

我感到非常难过。血的翅膀

仿佛巨蜥的胸肋

在风声紧急的黎明走来

它在撒谎。它在索要人命

凛冽的杀气袭来。一下子扑灭了

我汹涌不息的豪情

        …………

几只雪白的古指用悲哀的筝声

将我从仇恨的烟雾中抛入阴风的废墟

 

——《将军令》

 

这样一首悲壮诗篇来自沙场的呐喊。海狼当过兵,是一位曾在黄土高原上亮嗓放歌巍巍军魂的诗人,他生命的骨架是站立的,像一棵树拥抱着大地,不会被生命的狂风吹弯,只会让灵魂发出锐剌,和战马一起嘶鸣——“凛冽的杀气袭来,一下子扑灭了我汹涌不息的豪情”,我“却有一双火眼金晴”,看着“群雀突然上升,惊慌地离开”,我“在风声紧急的黎明中走来”,让翅膀卧在苍茫的雪山之上,倾听火山爆发和风声厉啸。岁月己走进地狱之门,“几只雪白的古指用悲哀的箫声,将我从仇恨的烟雾中抛入阴风的废墟”,荒野空旷,人迹罕至,那是一把生锈的弯弓,叙说着生命的图腾。

 

太阳盘旋。我在它的底下等待

今天的世界早已不是蓝色的日子

弥留。没有墓志铭

流浪者向即将茂盛的麦田

传颂一个残忍而灼热的美

我站在黑夜的边缘

将时间禁锢于腐烂的倒影之中

垒满冰块和石头的孤独

浓缩于沟壑之水和参天落叶

爱人。你还不来。

那些倒扣酒碗的乳房

飘来幽曲

高挂在我滴血的皇冠上

   

 

——《流浪者之歌》

   

人生本身就是一种流浪,是生命的一种长途跋涉,带着理想的光环穷尽一生苦苦追求,希望却遥遥无期,失望、忧愁、苦难却无时不在地等待我们,山溪带着歌声奔向远方,冰山白雪在太阳下溶化了,等待开花的季节;山雨欲来风满楼,秋风苦雨愁煞人。只要有阳光和草地,只要还有路,天涯海角也不再遥远。是谁吹响号角,让我们穿着布衣布鞋上路?那蓝天划过苍穹的闪电,将大地和天空照亮。我们没有安息,道路在嚎叫,狼闪着蓝色的眼晴。人只要敢于走着,就有希望,光明永远在前方把我们召唤。“爱人。你还不来/那些倒扣酒碗的乳房/飘来幽曲/高挂在我滴血的皇冠上。”这是多么优美、独特、形象的诗句,它既激荡着生命的狂潮,又涌动着痛苦的波浪,更激昂着迎接胜利的斗志,书写着生命的盛大辉煌。

      

我再次来到春天

这是我血脉里的故土

在嫁箧里浓情,在清水里受孕

那个赤脚提着花篮打水的小姑娘

是我的恋人。山路旁一身素服的野蔷薇

从黑夜一直唱歌到天明

我啊,一条在你的深水浅水里悲欢无常的鱼儿

从此找到真正的生命之源

      

——《春之声圆舞曲》

  

春天是充满希望的季节,也是悲伤心灵复苏的季节。我们来到春天,是为了遗忘苦难,痛饮心中的蜜酒。我们要用蝴蝶的翅膀追赶春天,酿造醉人诗篇和生活芬芳。春天是我们一生幸福的愿望。当打开时光之门,“我再次来到春天/这与生俱来的广阔抒情/借助黎明前的黑暗,点亮我心里的灯/春——你这小小的珍珠/推开茂密的杂草/精心编织我眼睛里的光明”。春天有时是一首诗,一幅画,但我们要用善美的目光才会发现。当我们还穿着厚重的棉袄在冬天做梦时,其实北国的春天已来临,冬天的最后一片落叶等待春的步履为它送行。我们再次来到春天,让美好盛满爱情的坛子,让悲欢无常的鱼儿从此找到生命之源。这是我血脉里的故土和爱情元素。春天,我将永远把你爱恋。

海狼不但才华横溢,也是一个抒情高手。这些优秀的诗作,我当然无力逐首点评,但《昭君怨》的哀怨缠绵,《茉莉花》的清新优美,《爱的礼赞》的大气凝重,《电闪雷鸣波尔卡》的激情奔放都是很好的诗,值得我认真品味。他的诗高昂而激越,也有一些诗句缺少含蓄和张力,因为所有的诗最大的要素就是以少胜多。如果我们能从冰山的一角领略生活的激流当会更好。因为音乐也有个门,火山爆发之前更多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说实话,在没读海狼诗之前,只知道他创作并出版了多部长篇小说,散文诗也写得极佳,但对他的诗一直不以为然。这几天系统地读了他的诗作,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他具有特异的诗歌天赋,每首诗都写得很成熟,且艺术手法十分老道,就是我这样一个专门写了几十年诗的人也无法比拟。当然,再好的诗,如不注意变化,会造成审美疲倦,缺少艺术空间的张力,流入散文化的倾向而无从自知。海狼是写长诗和长句子的高手,好像短诗就写得少,如果他再多写一些精致的短诗,力求简洁,注意诗的节奏和韵味当会更好。面对这些优秀诗作,我有理由相信,万里长江横渡,海狼正面临新的突破和跨越,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时刻已为期不远。

 

徐泽,知名诗人,著有《请与我同行》、《怀念家园》、《风中的小鸟》、《徐泽诗选》等诗文集。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江苏分会会员。)

  

                       2012522——26日写于江苏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