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eawolfLOVEmz
SeawolfLOVEm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26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清风女士二度重评《爱情凶猛》

(2010-09-09 07:36:03)
标签:

杂谈

纵悲狂欢,饮泪流血,苦难爱情的独步书写

——读海狼散文诗集《爱情凶猛》

 

清 

 

      啊啊!一个男性诗人要在何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下才会染上了“唠叨”的恶习?啊啊!一个叫做海狼的人,怎会像一只极端感性的猫,总是用布满神经的胡须去寸量诗歌?啊啊!多么奇怪啊,明明爱情一直是诗歌的软化剂,可以温柔一切僵硬、冷寞、不幸甚至厄运,可是面前的这本《爱情凶猛》却拧眉怒目地游离于这一法则之外,甚至不惜将诸如牢狱、碑文、邪恶、祭祀、死亡等众多不吉之词概纳于诗歌中,让庄重、美好、高雅的爱情沦为一场令人“愤怒”的野兽之嗥。海狼创造的爱情江湖,处处充满乱糟糟的雾,始终让我找不到开头和结尾,像潜伏的杀手,用永远猜不透、说不清的神话语境,预谋着他心灵中不为人知的险情,从而在瞬间放弃抵抗,缴械投降,自觉自愿地弱小于他无所不能、妖言丛生的古怪魔林中,那个时刻,迷路,害怕,黑暗,混沌,将我的意识虚指为简单的朗读,似乎只有如此,我才能成为一个心灵的捕手,获得一种宗教般辉煌顶峰的力量。将心态调频到如此平和而低贱的刻度,在《爱情凶猛》面前我才是一个合格的读者,怀揣着好奇的凝视,第一次感觉心茧被文字轻轻剥落,粉红色的羞涩赤裸裸的遗忘在颈背之后。读下去还是割舍下?这已然不是个问题:我不能选择——我必须读下去,欲罢不能!

     爱、情、凶、猛,或爱情、凶猛,或爱情凶猛——我时常在“凶猛”这个词上稍作停顿,因为海狼竟不可思议地用它与“爱情”组成了词组,并显然刻意地将它做了书名,让我不愿再思考其本身具有的情感结构图,尽管我一再拒绝将它意义化,但诗人描绘的“液体江南”和“烈火爱情”还是以一种奇特的语言炼金术和语言的接生术,使他那壮烈的狼嗥一篇篇越过了风险,冲破了苍茫,点亮了心灵,接通了灵魂,抵达了秘境——那千仞危崖的“纵身一跳”,惨酷利索,绝然而作,一再令人惊悚,恰又潇洒如仙。作者用江南“梅子”,“梅子”江南,讲述了一段爱恋、情欲、思慕的爱情之旅。诗文的每个字,每个词,每个句子,穿越十多年时空隧道,经历无限轮回等待,那种望眼欲穿,泣血如梦,涵纳了百感交集的泪水,万难煎熬的苦痛和欲诉无语的自搏,倾见凄美的化蝶转世,毕现作者的呕心沥血,激情如泻——一切爱情此刻都不言自明,一切的伪饰和雕琢层层蜕脱,迅速干脆,毫无犹疑,总之,从外向内,从表到里,从物性到精神,从时间到空间,从非我到真我,整个灵魂和身体都弓身跪走,淋漓尽致,源远流长。“梅子”是一个女人,是一方江南,是一片净地,一捧荷塘,是一弯清月,是诗人前生的牵挂,是今生的相遇,是来生的相约,是永生的思念。作者用他的嘴唇、双手、心跳、脉搏,用他笔里最后一滴墨,用他毛孔里里勃发不歇火光般的呐喊,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真爱男人心中传神的呼吸、潮声、雷动、轰鸣、幽秘和辽远,那种癫狂的想象,刚烈的绕指柔,聚光灯般的礼赞,怪异的逻辑,哲思的穿透力,诗想的魔幻,共同联盟现实中的情景,上演了一出出宣谕式的爱情大戏,使我一步步迈进他的“真理”,陷入海狼惯有的黑色变奏和孤独悲剧中,随他一起共舞爱情的真谛——敢赴万难,超然生死,忠诚至上,率情恣性……血吐尽了,牙齿掉光了,话语失态了,精神悖逆了,如此彻底、不甘休的强硬,甚至极端到与要与社会、族群、伦理道德防线、传统文化为敌,有种“壮士不死则已,死则举大名”的非匹夫之勇的大丈夫的胸怀和气概,非寻常武辈所能仰望其颈背。海狼爱“梅子”爱的“无羞无耻”、“非禽非禽”,爱得疯狂、邪恶、软弱、卑贱、粗野,这正是每个女人每个“梅子”期望的,这种男人值得尊敬,值得托付女人最完美的爱情。尽管他有痛苦压抑,尽管它有赌徒式的偏颇顽执的另一面,尽管他有孤注一掷、宁为玉碎的复仇心理和性格特点,但瑕不掩玉,其轰轰烈烈、光明磊落的好汉一面是令我极度赞赏的,其诗哥具有的相当的典型性会博得广泛的怜恤和同情,其两重性的悲剧效果更真实动人。

     “我在血的中央为你种植爱情的花瓣。你粉红的唇上开着一朵销魂荡魄的微笑,还有那剔透莹润的泪,缠绕我一生的怀念。”

      这信手摘来的诗句,这随处可见的七十二“贤人”(《爱情凶猛》共七十二章散文诗),让我陷入了深深的冥思——爱的原义是这样的:爱字最上面的表示男人用手保护着女人,中间的宝盖表示房子,下面的友字表示男女间像朋友一样真诚。而现在的爱情大多处于亚健康状态,爱的乏力,爱的焦躁,爱的全身酸痛,爱的孤独忧郁,爱的多梦易醒......而海狼的“爱情”就像一匹“马王”(诗集中自称“马中之王”)被放逐于辽阔的原野中,永远能啃食到最肥美的嫩草;类似冰封与雪上的生命,多年之后被唤醒,依旧风韵犹存;又如同混迹于淡水里“飞鱼”的眼睛,即使失去生命,也为追逐那远处的星光而摆动鱼鳍;像凄婉的琴音,捉住长久以来诗人的幻想,化作音符,展现于听众面前。再譬如颗颗烛泪,燃尽了青春,遗言却写满了今生的刻骨铭心,来生的期盼。还犹如一束玫瑰,绽放的那一刻,集合了诗人那风雨化不去、蚀不尽的香魂与柔骨……我相信,其看似凡人俗子的悖论与荒谬,足以惊魂夺魄,也足以令一代一代视生命如浮云视名节如泰山的壮士和死守贞操的烈女纵横捭阖、脱颖而出,一点点堆砌了海狼孤傲、挺拔、峻峭、高耸入云的精神泰山。蝼蚁之微,泰山之高,在“爱情”面前,两相比照,海狼的诡异神秘、匠心独运、爱恨分明、理性缺失、放任恣行,在这种看似荒涎中,如火如冰,寓意深远,诗外无穷。这不仅是男性“暴力”的角逐,更是心力意志的较量。海狼在“流氓”式的话语中原形毕露——初看,一览无余,让人一眼看见了他骨子里的东西;再看,一览无余,这是其刻画爱情阴险毒辣的性格和复杂多诈的内心世界最为生动、深刻、完美的另一面。“天下凶凶数岁,徒以吾两人。愿与王挑战。决雌雄”。这是楚汉分争时西楚霸王项羽对刘邦说的话,而“刘邦”式的海狼却借其语笑谢道:“吾宁斗智,不斗其力”。仅就这种聪明机智,“笑里藏刀”,即非诗江湖中的登徒子所能比及其万分之一的。

     “梅子,这样的表达隐藏了欲望的含义,却像雪霰落入我焚烧的身体。为了与你一同凝入这有着海水味道的榄香里,我久久地亲她爱她,像冲动像疾病像刀刃,以潮式的呼吸为你快乐地勇敢、高烧和昏迷。”

      国人创造了东方最经典的格言般的语录并且将它精炼简化到了极致,叫“临薄履深”——即如临薄冰、如履深渊,它是性情诗人在沉默飘摇中维系生命与情感的经验之谈和切肤感受,给人深刻、诗化的哲理和诗想。诗人要写出名篇,缺不了应有的寂寞和宁静。寂寞,是岁月的娓娓道来,宁静是一种厚积薄发,全然区别于轻浮、焦躁、悖然、虚伪等与爱情本真有关的练达和素养,是韬诲修身以风流、风传、风言风语的精神镇定剂,只有善于把握自己情感、驾驭自己情绪的人,才能写出成熟经典之作。

     “以今夜千里驰来的光看江南,生命中的恋和愁不可阻隔……在无边的黑夜里,一束高邈自由的光啊永远不变孤独的燃烧,那是一首老歌,靠近我爱情中万劫不灭的真实和祝福。江南的雨巷,梅子的长发,重新飞扬金黄色的乐章,演绎我辽阔的痴想!”

      看啊,似乎在一个黄昏,那里有山谷、雾岚和夕阳如血。听啊,似乎是一个秋天,那里有清风、野草和泉水叮咚。诗人的心灵和着苍茫中的灰尘,一起洗涤着对爱情最本质、原始的渴望——造化的热情,加上隐秘的神力,像点着细密的火焰,挑出那朦胧的初月。海狼用一种对情人说话的呢喃语气,缓缓说出自己对“梅子”的深沉感觉,字里行间,通过光线、色彩、气息的瞬间变化,化为心理的独特语言,尽展男人与“情侣”之间交互辉映的激情和魅力。其充满虔诚、肃穆的节奏调子,弥撒般的气氛笼罩,创设了古怪、迷离、圣洁、高远的境界:

      “梅子,你听着:我游子一样的双手会将白云挥舞成快乐的彩云。我的忧郁眼睛、硬密胡须和丰满嘴唇会以神偷的方式卷起风花雪月卷走枯枝败叶,波浪滚滚,黑夜沉沉,汹涌的潮水掠起苍白,光明四起。我婴童胳膊似的爱根会像孤狼疾奔,可怖地呜呜低嚎,又似大提琴小提琴铜号萨克斯大量喷吐音乐和火焰冲向你的堑壕你饥饿的林莽,闪光汽球、漂亮钢盔、鬼怪螃蟹,热气腾腾、纵行霸道。时光啊像一排排巨浪持久地耸立,捧出你的痛苦和欢悦。天堂来了。地狱也来了。乡村焚烧,城市毁灭于滔滔的水中。”

      我中了海狼的爱情“毒药”,我被这种诗文反复涂抹,腌制。从里到外吹弹即破的爱欲,赤裸裸地随着日落,在皎洁的月光下升起。这是理想主义的爱情吗?不,绝对不是!我相信诗人的爱!没有完完全全的感受,没有真真切切的体验,是不会写出这样的诗句的。一分苦涩、两分甜蜜、三分欲望、四分冲动、五分执着,时而像涓涓流水一样缠绵,时而如摇滚爵士一样亢奋,又或高速旋转的车轮载着欲望向我冲来,让我无所遁形!这种对苦难爱情的举重承重,这种始终激昂在高音区的爱情颂歌,这种大跨度的想象和高频率的语言异变,是罕见的。诗人将无所不包的大宇宙、外宇宙和最真实的男人性情,通通打包压缩,使每个字词伸缩自如,流转延展,组成神情各异的生活画面,幻化为一切爱情的具像和证据,富有人间烟火味,响起青春的勃发,演绎发人深省的爱情叩问,时时处处泛滥着诗歌对心智的启迪和“柔道”。

      深夜一点钟,依然可感面前的“爱、情、凶、猛”的慢悠据傲、底气十足、公然嗥叫和有形对抗,人在世间根本就是一种宿命,未眠的星空谛听纸张的说话声,海狼隐匿在文字后面悠然行走,江南“梅子”被他的心手每时每刻地梳理,此时已盘起高高的发髻,散落的那些曾经身心中不能割舍的东西,被诗文抻拉,错位,铆接,粘合,永远保存。我无力用语言再升华关于“爱情凶猛”的诗意和内容,因为海狼先生已经在他喜欢的运动架上,做密集的、高难度的翻转盘旋,炫技得有点不顾性命,并潮动式地把爱情纯美推向极致。我所能做的,只有欣赏,只有一遍遍地阅读,茗其中芳香,逐字逐句的去理解一个男人的爱,一个诗人的爱,聆听他用特有的诡秘和感恩,次级升腾最大限度的诗歌自由,释放“所有逆着伤痛和苦难仍在相知相爱的天下情侣”每一个被捆绑的爱情和生命——感谢海狼,我感到一朵朵萎然凋谢的花,正在盛开青春美丽的芳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