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eawolfLOVEmz
SeawolfLOVEm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94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名画配散文诗欣赏·乡情篇

(2009-10-24 14:25:36)
标签:

农妇

世界名画

散文诗

乡情

米勒

麦地

休闲

拾穗者

——题米勒同名油画

 

1

在酒足饭饱的时候,我常常到麦田里去瞧瞧。许多年前的烈日一切安排停当,恭敬地守候我的马和缰绳。麦地里的农妇结成死党,一步步搜索阳光里埋藏的子弹。我喜欢她们疲惫地流连忘返,或者被夏天的草药喂成奄奄一息的蚂蚁。农妇这个词里有种气节之类的内涵。为此我想像充满膻味的羊那对坚硬的角。

我从她们身边驰过。这些以阴暗为生的小动物惧怕我的喝斥。我远去。身后有一千利箭炎热地击中我的心脏。

搓搓手。直直腰。

一阵风起。像阳光突然松驰了呼吸,半截半截的朽木从麦垛里跃出。谁是我忠实的奴人?真实的剧变鲸吞了大片大片的麦地。她们汇成肉体的芒剌,同时伸向天空和河流。默守那个无比虚弱的黄昏,我被灰黄的布景多次带回噩梦。

2

不可能的。哪里会有暴动的枪?

不可能的。哪里会有这个世界荒凉的断头台?

我还记得那飘忽如幽的繁华。

我还记得那如雷飞溅的波澜。麦地里埋伏着吃人的牙齿和嘴。麦地里有阴谋起义的光明。

她们捡起什么就会长出什么。

她们手上的麦穗疯狂时可以击倒一支军队。

真是可恶!

我的眼睛里到处是狗吠和分门别类联络接头的暗号。

3

当我向夜里沉沉睡去,拾穗的农妇编起一个花篮接纳我瘦弱而奢华的肉体。

晚祷行走在明媚的人间吃着活生生的人心。

那时我在何处惊叫?

麦地风干。连着我的马尾。连着我受辱的舌头。

4

农妇站成一排形成一种不屈不挠的历史。

我忽然发怒,破口大骂。那些我还记得。

那一段拾穗的经典正以热烈的爱情描写吸引我。我望着逐行逐句向麦地里钻下去的农妇支付一种不祥的预感。天压下来。齐过她们的腰背。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个狼吞虎咽的太阳上。一个公鸭似的宣告说:真正的艺术最后总是要拔出枪来的。

血流满面。我停止讲演。在1793年米勒的一个农庄里将半只鸡腿啃完,然后和那些拾穗的农妇一起永远地消逝。直到这场武斗解读完毕才又还阳走进今天的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