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珠海徐皓
珠海徐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57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门前三尺最清亮

(2012-02-22 20:37:47)
标签:

天国

国营企业

扫帚

天然肥料

门前三尺

徐皓

分类: 原创散文

                               (一)

 小时候最不能理解的是,每天清晨起来,老是看见妈妈扫完院落之后,在院子之外的三尺见方的一块,扫的干净利落,在一片树丛中,闪出一方清亮来。八十年代的新房子自是没得说,也显出女主人的勤劳和持家。尽管在农忙的时候,天蒙蒙亮时,也先喂了鸡,等一大群的鸡抖落着翅膀飞散出去之后,又扒拉扒拉的,响起了扫帚划地的声音,也让我的疑惑从此扎下了根。

 1998年冬,终于从国营企业下岗了,为了谋生,先后在县城里卖快餐、饮水机以及拉一些小广告。妈妈的一声叹息,让我在深夜里辗转反侧。为了进这家国营企业,先后拿了五千元的上岗费,干了2年,连本钱都没有挣回来,就又下岗了。清晨起来,霜压在枝头,连屋檐上得瓦也是白的。远处的珠海,一位前同事来信,把打工的事描绘的既浪漫又多金,似乎是个天国的福音。我动心了,于这个冬天,无疑是迟来的温暖。当我问及妈妈的意见时,却遭到空前激烈的反对。

 是啊,父母渐渐变老,弟弟又远在外省工作,家里没有一个壮男撑着,怎么办呢?可是,下岗之后,没有收入来源,又到哪里寻找出路呢?于是,偷偷卖掉单位的房子(其实只是一个小单间)换了盘缠之后,又请车把被褥等一起拉回了家,在妈妈的厉声呵斥中过完春节,就挤上南下的火车,涌入了打工的大潮。

 临行之前,妈妈铁青着脸,只是攥着扫帚,在门前划下白白的印迹,直烙进我的脑海。

                                         (二)

 打工十年,期间很少回家,而对家的记忆,一闪念之间,还是门前那片清亮之地。无论冬夏,总是有妈妈的身影,在门口等待。直到近几年回家的频繁了,得以在老家住上几日,也乐得闲适,竟也不自禁的拿起扫帚,在清晨里扫将起来。一些鸡粪、落叶和尘埃,都在挥舞之间,归为一堆,然后一并扫入猪圈或是垃圾堆,成了农田里的天然肥料。

  辗转、奔波,在城市之间流浪,昏黄的路灯什么时候迷失了前进的方向,都不得而知。即使在某个地方暂且休整,也只是停停走走,温暖,该是多么奢侈的事啊。偶或的梦境里,多的不是父母的关爱或是别的,倒是门前的那块空地,却是一样的明亮,却如磁场一般,总是那么吸引着梦境向它围绕。呆在家里的时间里,凌晨起来,站在门口,看着鸡群散落着四处扩开,旁边的稻田,不断在季节变换中,重复着自己的角色:油菜-麦苗-稻子-块田,如人的一生变换一般,孕育-出生-成长-成熟-衰老-死亡。即使多风或是多雨的季节,只是粮食多了或是少了,在风雨之后,收捡起来,归拢起来,至少也够了鸡鸭的口粮。而这些口粮,撒在在晨曦或是夕阳的门口三尺里,眼里满是慈祥。犹如远方流浪的我们,在母亲的召唤之下,扑扑的,无论是在平日还是年关之前回来,扑扑在闪在她的面前,呵呵的乐着,顺手奉上异乡的年货。

                                    (三)

  再次回乡,家里很是安静。父亲摆弄着我的车,墙上晒着过年的腊肉。高堂之上,母亲的音容笑貌依然。跪伏在地,再拜祈祷。

  第二天早上,多了一把扫帚,把门前三尺,扫得清清亮亮。

                                              2012年2月22日拜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