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珠海徐皓
珠海徐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57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1,卑微的生命与致敬的生活

(2012-01-11 07:41:16)
标签:

生活

生命

卑微

致敬

徐皓

杂谈

分类: 生活日记

                           (一)

   写下这个标题,首先想起的一个词,是瞬间。瞬间到来,瞬间绽放和瞬间远去,都只是完成一个过程。地球的存在和消失,黑物质的爆发和陨灭,生命的鲜活和停止呼吸,都在完成各自的使命,或是一种宿命。长,从时间的概念来丈量的话,总在瞬间,不含任何感情成分,不再渗透出爱恨恩怨,几代情仇,总在嘎然之时,停止有效的运转,告诉一个阶段或段落的结束和另一个起点的开启。

  包括生命。

  记得一句话:我们不能把握生命的长度,却能掌握生命的深度和广度。

  生命如此卑微,在瞬间的奢华长河里,弯起尊严的腰,向瞬间里绽放的生活,致敬。

                         (二)

  我生活的城市,已经涵盖不了我的生活,事业和文字,十年如一日的,跟随着漂泊的岁月,如一束流星,游荡在自己的天空里,且不容从容安身。好在,从一个城市辗转到下一个城市,甚至在偏远的小县城,都有一两个能醉酒的好友。在文字的圈子里,谈论生意;在生意的圈子里,谈论哲学;在哲学的圈子里,谈论文学。如此这般的错落下去,除了失落的乐趣之外,还有错落的人生和作祟的心态。

  2011,我的散文集《秋后的行走》付梓之后的一个月里,在听到母亲又开始严重咳嗽的几天里,在我紧着安排回老家服侍的日程安排里,就在一天之内,本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的生命,戛然而止。一个瞬间,热泪长流,失声痛哭,北向跪拜,却永远挽不回无限的愧疚与热爱。黑色的八月,平日里忙的找不着北的苍茫里,顿时惶然。一直到十月,恍惚的神经才恢复过来,而这期间的两个月,竟然也没有一笔生意。生命的历程,都停顿在哪个瞬间,在乡间的小路上,在消逝的音容里,在某个苍穹的时段,等待一声呼唤,一个笑容,一段可以重握的温暖和炊烟。

  父亲把院子里的柿子树砍了,以免遮了晒粮食的荫,却不知更空了中年归家的儿子的心。偌大的院落里,只有外墙上趴起的丝瓜的藤子,蔫蔫的附着,渐黄的叶子里,露出的茎脉里,写着另外一种意境的诀别。拿起扫帚,我扫去飘落的叶子,在斑驳里划拉着成长的童年。这块水泥地,因夏暑冬寒的变化,在近30年里,皲裂,再被理平,再皲裂,如同树的年轮,被不断记取或遗忘,最终以一位沧桑的老者,淡然处在岁月的边缘,静静的守望。而接着地气和灵气的,还有在这个空间的人气和温度,喧哗和宁静,把三代人的温情冷暖,世事变换,史书一般,历历在目,却从不言语。

  我扫出院落,在大门外也扫出一片干净明亮的空地。在九九年离家到珠海的正月里,母亲见阻拦不了,一边流着泪骂着,一边在门口一样扫出一片空地来,让我好认出回家的路。门口与院落只有一尺之遥,我却用了十二年的时间,以中年的沧桑容颜和心态,再次接过断了很多齿的扫帚,一寸一寸的,为这个家,继续扫下去。明亮的一米开外,等待着我的弟弟一家,每次从河南许昌匆忙来去,呆了数日,再就是一年一聚的过年的简短热闹;也等待着我,不管有多少风雨,都切切的赶回来,操办着家务,关掉电脑,穿着父亲的外套,一样下田去菜园到河滩,一样递烟给村里的人和接他们的烟,点上抽着,用不变的家乡话扯些闲篇或说些外面的变化。有时候,是说给他们听的,更多的时候,是说给母亲听的。这些看着我长大的乡亲,如今已经老去,也在从细微的咳嗽里,能感知在自己不远的日子。

 乡村的阳光是奢侈的,我站在菜园里,不远处是一条明带似的小河流,蛮河。我用镰刀削了一根刚拔起来的白萝卜,脆脆的吃了起来。

                           (三)

 临走之前,我去看了爷爷和奶奶。奶奶躺在东厢的床上,奄奄一息,只能靠稀粥维持生命。在如此垂危的间隙里,还要坚持撑着要起来,看看她的长孙。以微弱的声音为逝去的母亲惋惜和为曾经的婆媳矛盾争辩。几十年了,还有什么到了垂垂之间还在挂怀呢?我握住满是青筋的手,已经半凉,开始浮肿的脸上,眼睛躲在眼皮里面,似睁非睁。惦记,已经不再是那么多年的争吵,而是在争吵之后,遗留下来的温暖和怀念。

 西厢里躺着爷爷,准确的说,是我的继爷爷。见我进去,没有了牙齿的脸上笑起来,像一个孩子,皱巴着,伸展开来,又缩回去。他缓缓的掀开被子。我已经他要下床,慌忙扶住。却见他全掀了,露出玄色寿衣。一整套,全新的,带着一些明亮的光泽,似要去赶赴一场盛宴,却是早已准备好,去赴一场自己的生命盛典。那一刻的庄严和肃穆,令我在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庄重而从容的,向一位活着的长辈,躬下自己的腰身。他却又笑了,拍着我的肩,絮叨着多年前,我都不再记得的往事。

  准确的说,这几十年来,我的所有文字从未涉及过他们,一曾经试图忽略过他们。父辈的恩怨和纠纷,有过大痛大伤,也有过短暂的欢聚。然而家长里短和要强的母亲,让曾经咄咄逼人的他们,半个世纪,都处于僵硬的胶着状态。到了老年,母亲深感老人的不易,在几次电话里,开始嘱咐我们如何宽厚的处理两位老人的后事,却不知,自己却走在了他们前面。让一时的时空情感错乱,以为生命的无常,如此的繁复却又简单的周而复始,令我措手不及的,在同一年的四个月之内,向我的三位亲人致以最痛心的哀悼和最遥远的祝福。

                            (四)

  生命如此卑微,生活总得继续。接下来的步子,节奏慢了很多,多了些寻找和思索。两年来的经营,总算在年终有个交代,于来年的展望,总是一片宏图。一位哲人说,这个时代太快了,我们都丢下了灵魂。是的,该停一停,等一等了。

 生命教会我们懂得珍惜,生活已经给予了我们太多,懂得感恩和回报,懂得付出和淡然,懂得和灵魂一起前行,该是多么不易啊。

 生命总在瞬间,生活一样精彩。

 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在这瞬间里,致敬。

 

                            (五)

 卑微的生命与值得致敬的生活,我的2011.

                                                      2012年1月11日于东莞元岭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母亲百日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母亲百日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