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珠海徐皓
珠海徐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35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哪里是彼岸--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散记

(2011-10-31 14:56:22)
标签:

珠海

作家协会

饥肠辘辘

珠岛宾馆

青年产业工人

文化

分类: 生活日记

哪里是彼岸--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散记

哪里是彼岸--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散记


哪里是彼岸--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散记

哪里是彼岸--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散记

哪里是彼岸--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散记

               哪里是彼岸--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散记

            (一)

  参加10月30日的广东省青年产业作家协会成立大会,步缘是珠海的自然组织者,由他热情的联系人或是文友联系他,足见他的人缘和号召力。我就顺水推舟,找了辆中巴,一起搭了近十一位文友前往。于珠海而言,我至今未在其纸质媒体上发表过一字的文字或是言论,曾笑言:在珠海的文友中,我是永远的新人。除了笨姐、承东、陈方以外,都是陌生的面孔。一张张充满文字的激情的期待中,彼此赠送着自己的文集,知名文人杨长征老师特意送行,并带来了当天的珠海特区报,副刊上登出了他的《清朝那些事》和李更老师主编的《2011南方诗歌年鉴》。于诗歌,我绝对是个门外汉,不过看着目录里面,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发现我与诗歌无限接近,却永远无法抵达,也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在熠熠的晨曦里,杨老师的飘逸的头发里散发的诗意里,让我对此行充满期待,犹如他的跋里,对诗歌充满期待一样。

  《南都风景》是南方的一枝独秀,我在清晨的墨香里寻到的亲切的背影,那里有我的文友步缘和承东曾经艰难和辉煌的足迹,有我自己曾经不会磨灭的回忆。珠海,一颗秀丽的南国明珠里,依然有着我们的执着与坚持。诗歌,在曾经朦胧与艰涩里,录下了诗人的吟唱。那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向往;那是迎着浪花出发,披着晚霞而归的小憩;那里有黑色里期待光明的眼睛;那里有大崖之上仰望大海的辽阔。南都风景,也伴我一路走来,又奋发向前,坚实的是步履,扛着的,是道义和责任。

  拙作《秋后的行走》也在羞赧中捧出,请各位方家雅正。与他们而言,我的文字尚显稚嫩,虽然聚集了近几年来的生活轨迹,但是于他们的锦心绣口而言,我也就学一会本家--滥竽充数而已了。

 

                       (二)

 下午一点。珠岛宾馆。

 因为司机导航的失误,本来预计充分的时间,显得非常匆忙,草草吃了快餐之后,赶到大厅,东莞的祝成明老师和孙海涛们皆已经到达,又见到了一些熟人,打了招呼,登记领了资料,便闲聊了起来。之前答应了送宋老师一本书的,结果背了几本下来,却不知道怎么找,又不熟悉,只好再放回车里,暂时安歇了。

 东莞的代表来了30多位,一看就是队伍宏大,比较壮观。曾楚桥忙里忙外,热情的招呼着娘家人;深圳、中山、佛山的代表也来了不少,只是一个不识,就只好笑着点着而过。

 会议在庄重的氛围中举行,同时另一场会议也在更为庄重中举行,因为没有掌声,显得更为肃穆,然后稍夹杂一点杂声--那就是肚皮会议。因为通知是一点半报到,所以一上午的时间,代表们不是在赶车就是在换车的路上,等赶到时,基本上是饥肠辘辘,气喘嘘嘘了。到了一问,没有安排,没有饭吃。连一个士多店都没有,走出大门又怕会议突然开始,只得忍着,在还没有开始的场外,期待着结束。

各自报名登记、领资料,然后三五的坐着或是站着,再就走进会场,在各个代表区,找个地坐着,在三五的私语着,等待会议的开始。各个区域,似乎没有组织者,也没有界限,如鱼一般闲游着,碰着了岸边,再游回来。在掌声里游,在纷纷的举手里游,在激越的发言里游,在门口开开合合里游,偶尔游出门外,又被服务员挡回,悠哉在回神聆听。

 省委领导做了重要讲话,团省委领导做了核心部署,各位领导嘉宾都做了热情洋溢、高瞻远瞩的发言和沙龙互动。会场里的人,开始鱼贯一般出游了,近四个小时的会议,近8个小时的未食,不由得感慨一句话:民,以食为天啊!!

                    (三)

 期间有区域领导一边翻看着通讯录,一边核对人员,不幸找到了我。我十分荣幸的介绍了其他代表,接下来我就看见了一位很可能将来将升为某一级大员的神情和承诺的表演(此处省略五百字……)台上的领导慷慨激扬的发言还在会场的高空里荡那个漾,下面人员如厕一般,来了匆匆,去也冲冲鸟!

 好的政策需要好的贯彻,好的指令需要好的执行力;执行,是行政和销售皆的不二法门。产业工人代表们依旧在会议之后匆匆从公交车上换长途车,然后在暮霭中怀着期待和梦想回到工作所在地,激情的创作着,前提是洗好当天的疲惫,上传当天的照片(不乏和仰慕者、领导、名人的合影),换上工衣,一如既往的上班劳作。

 可爱的产业工人!他们的诗歌不会或是很少,来自会场。他们的诗歌,流淌在流水线上,流淌在日光灯下,流淌在仓库里,流淌在黎明到来的时刻。饥肠辘辘,有饥肠辘辘的诗歌,那里有本色的思想,这绝不是某些媚上的组织者所能想到的。产业工人,有优秀的诗人、出色的散文家和绝妙的评论家,更有把当代故事写成远古传说的小说家,而非小包厢里的花天酒地和朗朗笑声。

 

 东边,挥挥手,走了,跳上一辆公交车,闪烁的车灯里,还闪烁着希望;

 西边,招招手,走了,坐进一辆出租车,按下的士车表,也按下了承诺;

 北边,握握手,走了,望一眼那小蛮腰,五彩的幻影里,许下了些朦胧;

 南边,拉拉手,走了,挤进一辆小中巴,无尽的夜色里,家是唯一的温暖。

 

                 (四)

 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我们手中的笔和澎湃的心一样,在年青的路上驰骋着。

 只是,有的人找到了方向;有的人,错失了自己的位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飞一般的十月
后一篇:房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飞一般的十月
    后一篇 >房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