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珠海徐皓
珠海徐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57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个八月和九月

(2011-09-25 02:47:35)
标签:

花都

不愿意

风尘

鞭炮声

天际

徐皓

祭奠

温暖

稻子

收割

杂谈

分类: 生活日记

                              (一)

  八月和九月之间,只剩下怀念。

  一个人在暗夜里敲着键盘,和着泪水的汩汩无息的滑落。习惯了独自在灯下发呆,等待,或是远边的星宿里,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召唤我的来去。

  

 白天的身影是忙碌的,犹如在追赶另一种归路。城市里的暗角,没有我的影子,于某个夜晚,我竟然轻易而举的醉去,倒在最后还在微笑的光线里。只要拐进一条直线,就有一个欲望在狂奔,耳边听得见风声,如同细碎的搅拌机的歌唱,我的发梢,如波浪般飞舞。

 

 新的坐骑,应该是我前世的乌骓,我听见呼啸,和呐喊,有时在梦中,有时在路途中。我和我的乌骓,才是高歌的主宰。

 习惯无眠,或是一坐到天亮,不曾记得在某个时候沉沉的睡去,又在某个渐凉时刻,一个冷噤之后,木然醒来。一个人的祭奠,如同没有歌词的音符,能够反复吟咏,却始终沉浸其中。有时候,竟然以为是幼年时代的童谣,跟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背后,依依呀呀的哼唱。

 

 隔壁婴儿的啼哭,让我想起了冬日里茅屋倒塌,寒风一道紧一道的,把地上残存的麦秸刮走,连同我的掉了毛的大绒帽,刮着青皮头的我,在满嘴的风里,放肆的嚎叫。

 

                                            (二)

  开始有意识的不喝酒或是戒酒。没有什么能再麻痹或是唤醒我的某些神经了。甚至不愿意很安静呆在明亮的位置。我醒着的精神末梢,属于路的风尘。偶或,哪一天,我归于风尘,我也将安静的,把自己置于暗暗的方向,把光朝向你,朝向不再痛苦的角度。

 

 无意识的想起,你最后的电话,竟然说了近二十分钟,似乎八月底的花都要凋谢了,连惋惜的语气都没有来得及缓和。我抚着你的脸,你还在笑着,只是闭着眼睛,那丝微笑,还是那么近,那么近,真的想扶你起来,把周遭的事情都安排清楚,然后跟着你去到菜园,用一把铁锹,挖一车的萝卜英子,扔给嗷嗷叫的猪。

 

 从八月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一个游离的孩子,一个喜欢在半夜里默默流泪的孩子,一个不愿意再和别人分享和分担的孩子,一个胡子拉碴,一个无处叹息的孩子。

 

 白天,依旧还在笑着,在城市里穿梭。可是一到晚上,就不愿意睡去,总是在等待,就像你随时会回来一样。

 

 我的八月,就这么凋谢了。

 

                  (三)

 九月的月中,我在你熟悉的方位,摆了苹果和月饼,还有纸,接你回来过第一个中秋。如同在老家没有一丝眼泪一般,我在鞭炮声中,嚎嚎大哭,让那些碎片,带走内疚与悔恨,可是一阵响后,耳边多的,只是,你轻声的呼唤,在这里,在那里,在无尽的天际。

 

 老家足足下了半个月的雨,我听得懂你的埋怨 ,也听得到你的体谅。你也听见了我和弟弟的对话,听见了我所要做的,和所能做的,和即将要做的。

 

我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在暗夜的河流里奔涌;我能把握自己的行为,在奔忙的人群中微笑。即使在没有人的地方狂吼,也不会在人前失态。

 

 我在三月中出生,你说,刚好是早晨八点钟的太阳,是你的希望。我在九月再次重生,弓下背,负担起家里的一切事务,变成一轮皎洁的月亮,让你能看见回家的路。

 

                           (四)

 九月。

 是一把弯弯的镰刀,一边收割着沉沉的稻穗,一边收割着深深的忧伤。

 

                                                     2011年9月2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无题
后一篇:飞一般的十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无题
    后一篇 >飞一般的十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