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幻界
新幻界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952
  • 关注人气:3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幻想是一种生活方式——夏笳聊天室访谈实录(一)

(2009-09-15 11:12:32)
标签:

新幻界

夏笳

访谈

银河奖

大角

陈楸帆

文化

分类: 非小说栏目

幻想是一种生活方式——夏笳聊天室访谈实录(一)


【采访背景:本人Neville,男,23岁,未婚,无前科,江湖人送外号捏叔。身为《新幻界》新晋奇幻编辑,我发誓要为杂志燃烧我的青春。青春是什么?青春就是首诗,就是要幻想,就是要美女!于是我脑门白光一闪,NT能力发动,建起隐藏着江湖上最恐怖、最血腥、最富有神秘气息的聊天室“大家一起采蘑菇”。采蘑菇聊天室甫一建成,就邀请到了最美丽、最动人、最可爱的横跨科奇双界的一线作家夏笳接受采访,尾行而来的还有中国著名幻想作家潘海天、中国著名新生代科幻作家陈楸帆、中国不著名幻想圈读者一干人等。是夜星光璀璨,是夜群魔乱舞,是夜……嗯,夏老师说得好:“你们要八卦?那就给你们!”】

 

Neville夏笳,本名王瑶,1984年生于西安,双子座。2002年考入北京大学,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大气科学系。2006年于中国传媒大学攻读电影史论硕士学位,从事科幻电影方面的研究。科幻后新生代代表作家、奇幻作家,因才貌双全、性格活泼而成为后新生代中虽产量不高而人气居高不下的第一人。2004年以《关妖精的瓶子》获《科幻世界》银河奖最佳新人奖,2005年以《卡门》获《科幻世界》银河奖读者票选奖。2007年编剧并主演科幻DVParapax》(北京大学科幻协会出品)。2007年入围首届中国80后作家实力排行榜。

夏笳:这个资料……看得好眼熟啊!

Neville让我们从夏笳同学年初自己开的年度工作计划开始:

倾城一笑(西安毁灭了,我活下来了)

马卡(搞定!)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Jim Green(待填中)

三重天(预计要爆棚)

逃婚俱乐部(没错,就是逃跑新娘)

星潮引力波(科幻)

————分割线以下的希望不大——————

永夏之盗墓笔记(永夏之梦的续集)

烟花卡斯嘉(夜莺的续集)

九州白鹭团水湄(逆旅的续集)

长篇:

parapax(传说中的巨坑)

————————分割线以下————————

九州红沁(九州这条大贼船哪)

天上(蒸汽时代的壮丽传说)

 

Neville茄子老师,你的09年计划里好多九州小说呀,你写九州是为什么?出于对大角的爱吗?

夏笳:大角大大是这不靠谱时代最后的神话,我们大家都要爱护他。你敢说你不爱么?

Neville(无辜的泪水哗啦啦):爱!可是毕竟谷雨号还没出,再爱也要有怨言。我记得谷雨上面有你的《倾城一笑》。这个是城市毁灭专题吧?我看了网络上的版本,觉得很有爱呀。能不能简略地谈一下。

夏笳:好消息是《九州幻想》杂志复刊在即,新杂志的厚度会增加,所以有可能放出无删节版本。包括床戏在内,这是我这次去上海得到的最新情报。

               【大角进入聊天室】

Neville:嗯?什么情况?大角也来得太是时候了吧……

夏笳:大角大大!大角大大!

Neville(扶额):接着说《倾城一笑》吧……

夏笳:倾城一笑原本是看不见的城市中写给西安的文章, 写着写着就跟毁灭城市系列联系在一起了。

大角:就是传说中的脚踩两条船呗。

夏笳:讲述了西安这座城里一段荡气回肠起伏跌宕的爱情故事。

大角:文中有青春文艺女青年茄子小姐首次淋漓床戏描写劲暴登场。

夏笳:床戏是写到结尾处应围观群众要求加上的,很短很唯美,为这段床戏,我向主编提出千字两千的稿酬要求,主编表示正在考虑中。

Neville有很多热心读者纷纷来电来函表示要求看床戏部分。

夏笳:主编主编,可以放出咩?

大角:不行。没交钱就想看!做梦!这段床戏是我们高价买的呀,所以你们要交钱也必须交双份的钱!

Neville茄子老师,听说《马卡》已经写完了,什么时候出来?

夏笳:卖给《科幻世界》了,小雪说可能要上增刊,但得到最新消息被老姚退了,我等着卖别家,握拳。

Neville虽然我已经很久不买《科幻世界》了,但我还记得08年你在SFW上的两部作品——《永夏之梦》和《汨罗江上》。首先恭喜你凭借《永夏之梦》获得新一届的科幻银河奖。其实我本人更喜欢《汨罗江上》。

夏笳:谢谢。其实《汨罗江上》对我也是有特别意义的。

Neville那篇很有爱啊!首先我们应该了解一个背景,那就是这个故事是为了纪念柳文扬公子而写下的,今年的清明节豆瓣科幻世界小组还为了柳公子举办了一期特别版的白烂杯。在此我必须说,柳文扬的确是一个奇人,他将在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内被我们记住,被我们的下一代记住,被我们下一代的下一代记住。无论作为一个作者还是编辑,他都是一个值得人们铭记的人。借用小姬在评论大角时说的话:

  我写这个文是得到了大刘的大力支持的,他总是在我迷惘的时候担忧的时候,鼓励我,帮助我。

  他说:写这个真是为难你了,因为科幻作家实际上都是些乏味沉闷的人,只有两个有意思的,不是死了就是走了。

  他说的是柳文扬和潘海天。

  说潘海天走了,是指他跑去写九州了。

我们都知道对于夏笳来说,大角是你的偶像和朋友,那么可以谈谈你对柳文扬的看法吗?

大角:八卦一下,说潘海天走了,是指他跑去写九州了。——这句话是我加的,不然看着很寒啊……

夏笳:我想柳文扬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生命中特殊的存在吧!他曾是我的偶像,如果时间足够,我希望能成为他的朋友。但时间不够了。

Neville是的,当年我爱他爱得要死。现在回想起来还很难过。

Neville:我们可以在文中找到很多关于柳文扬的线索,这绝对不是一部简单的小说。或许不知道柳文扬其人的读者读不出其中的意味,但对于我们这些读着科幻世界、读着惊奇档案、还读着九州幻想一步一步走来的读者们,这篇小说看起来,就让人带上一种难过的气息了。来谈谈对于创作这篇小说的感想和思路吧。

夏笳:小说大概是077月写的,最初就是单纯地想为他写一篇小说,什么样的都好。闷了一个多星期,想到这个构思,又闷了一个月,把它写完了,写得很慢。情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小说第一封信里提到的,觉得有无数种可能性并存,当我把它写完,就将面临一切可能性的终点。这是一篇关于时间、生命和可能性的故事,是我一直以来想写的那种小说。

Neville我看那篇小说的时候,总是觉得,其实是真的有很多人一直在鼓励他支持他的吧?可惜就像小说里最后所说的那样,现实还是逼人接受呀。再谈谈埋藏的线索吧,关于柳文扬的。比如TmailHP2047-9G-56,以及其他?

夏笳:T-mail是柳文扬的一篇同名小说,讲述通过电子邮件跟不同时间里的人联络。HP2047-9G-56分别是《患者HP2047-9》和《一线天》里的人物,主要还是为了致敬。就像一些导演在拍电影时,用一些细节向前辈致敬。《星球大战》里就有很多类似的例子,对读者和观众来说也是一种彩蛋般的乐趣。我个人一向喜欢在小说里加点类似的东西,just for fun。但对《汨罗江上》这篇来说,意义或许又有不同吧。

Neville小说是以两条线索交相错合来推进故事的,在结构上是比较复杂的,胤祥评论这篇小说时曾说到你是结构的达人,你自己觉得呢?

夏笳:他没有说结构达人吧……只是说我比较偏爱玩结构。玩结构这种方式其实很多时候是跟电影学的,时空交错,几条线交替进行,诸如此类。我们两个都是研究电影的,对这方面也比较偏爱。《Parapax》其实就是在玩结构。在几重不同层面的叙事中间建立种种联系,一方面带有一种游戏性质,结构和表达方式不同所造成的艺术效果往往是非常迷人的,像卡尔维诺和博尔赫斯的那些小说一样;另一方面,也是想尝试表达我的一种思考——科幻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希望把所谓传统科幻小说的文体和我们的生活联系起来。就像《汨罗江上》这篇文章,写科幻小说的人和科幻小说,真实的和虚幻的故事,把它们编织在一起。对于科幻爱好者来说,幻想和真实本来就不是截然分开的,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相信,在时间的彼端,我们依然可以触摸到那个逝者的存在。 这或许是一篇科幻小说,或许不是,我希望它变成真实。

Neville啊,那《汨罗江上》就不是科幻小说了,成穿越了!男主角就这样穿越来穿越去,被蹂躏得半死,不过你就不担心穿越多了会出错吗?我的意思是,时光穿梭类小说的BUG

夏笳:时空穿越本来就是bug,只是一些小说把矛盾规避掉了,另一些则干脆在这些矛盾上做文章,取决于你想要表达的东西。汨罗江上只是一个幻想中的美好故事,应该没有人会去追究bug之类的吧。比如我曾经想要把柳文扬的《一日囚》改编成电影剧本,为了解决里面时空重叠的硬伤问题,我最后提供了一种量子力学版本的解释,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重复回到同一天里生活,对这一天其他的观察者而言,对这个人行动的观察符合量子力学的叠加原理。比如说,这个人每天在同一家餐厅吃早餐,三分之一时间吃三明治,三分之一吃烤面包,三分之一吃蛋卷。那么对这一天餐厅里的其他人来说,会各有三分之一的人看到他在吃一种食物。但对整个世界运行来说,It doesnt matter。如果这个人选择在某一天里对大楼管理员说出事件真相,那么管理员只有一个极小的几率对这个事件有印象。但你知道,宇宙里是有奇迹的,当小几率实现时,也就接近于魔法。

Neville(扶额):好严肃……

夏笳:那么来爆一个八卦。我的笔名夏笳也是跟柳文扬有关的。

Neville哦?具体说说?

夏笳:他有一篇小说叫《偶遇》,开头:叫我以实马利吧——那也是《白鲸记》的开头。因为印象太过深刻,后来上网的时候,就取了圣经里以实马利的母亲夏甲这个名字稍作改动。后来我竟然把这茬忘了,直到很多年后有人在我博客留言,问夏笳和夏甲有什么关系,当时我就震惊了。

Neville……

(未完,下接(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