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矢车菊
蓝矢车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11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黄和花花

(2013-12-20 08:26:49)
标签:

娱乐

分类: 原创短篇

阿黄和花花

小时候住在农村,那里的很多人家喜欢养狗,都是最普通的狗。
  暑假里的一天,下了班的母亲挎着一只竹篮,蓝白条的毛巾盖住里面的东西:“喜欢吗,一只漂亮的小黄狗!”
  “当然喜欢!”十岁的我从竹篮中抱出小狗,当时就给它取名叫阿黄,后来小狗阿黄就成了我的玩伴。
  阿黄刚刚满月,走路蹒跚,但有一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从它的黑眼球中可以映出我的影子;我蹲下来看它,它也蹲下来看我;我向它扬一下头,它也向我扬一下头;我在屋里绕圈子,它也绕圈子;我故意在院中来回跑,阿黄的四条小短腿也随着我跌跌撞撞地来回移动。看阿黄像一团胖嘟嘟的肉球颠来巅去,我回身一把抱起它,放在脸边亲来亲去,“嗯嗯嗯,我的好阿黄!”阿黄玩累了常常睡觉,我喜欢看它睡觉的样子,喜欢蹭蹭它湿湿的黑鼻头看着它熟睡。有时心血来潮,拿一块香喷喷的排骨,送到熟睡的阿黄鼻子前,阿黄立刻停止了呼噜,闭着眼睛一口叼住了排骨,然后睁开双眼,看看我,摇摇尾,才幸福地吃起它的美餐。父母上班,我去上学是阿黄最痛苦的时候,家里没人,为了防止阿黄跑丢,我们必须要把它关进笼子。这时的阿黄很难过,两只前爪伸直了抓住笼门,呜呜咽咽地不肯进去。关进去又在里面来回乱抓,到处乱咬,等听到我们回家开门的声音,阿黄就发出快乐的哼哼声,打开笼门,阿黄总是奔跑着跳出来,一不留神就跌个四腿朝天,有时还疼得大叫几声,但马上又摇起了尾巴,我们知道阿黄很快乐!
  农村的猫狗多,我经常看到邻居的大黑狗没命地追赶狸猫的情景,眼看要追上,狸猫却爬上了前面的一棵大树,而后双方对峙,直到黑狗走后狸猫才下树,滋溜一声没了踪影。在我的记忆中,猫狗是水火不容的!但快开学的时候,母亲又带回了一只小花猫!
  母亲把带着红色塑料项圈的小花猫放到地下,阿黄立刻冲了上去,我心想,大黑狗追赶狸猫的情景要再现了,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阿黄的小鼻子在花花身上嗅来嗅去,对着花花摇起了尾巴,还伸出爪子挠了挠花花,花花也平静地看了看阿黄,用它的爪子回应了阿黄的友好。
  从那以后,阿黄和花花就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扔了皮球两个一起追;屋顶落只鸟儿阿黄汪汪叫,花花磨爪子;阿黄的饭碗就是花花的饭盆,花花小,阿黄总是等花花吃完了再吃;家里没人也不需要将阿黄关进笼子了,因为有了伴儿,阿黄不再乱跑。只是厨房里常被它们俩捉迷藏搞得遍地狼藉。
  入冬后天气渐渐变冷,阿黄和花花慢慢长大了,它们就住在我家的柴草房里,我也随父亲从老家转到了另一个城市上学,只留下母亲一人在家乡工作。
  农村的房舍大都是四合院的形状,一般人家有坐北向南的主屋和其它偏屋,条件好的另加三间厨房。我家属于条件不好的那种,三间主屋住人,三间偏屋一间是走道,朝西的一面是大门,向东的一面没有门,另两间即是厨房又是柴草屋,中间没有墙壁遮挡。
  阿黄和花花的窝就在柴草屋里,一个星期六中午我回家的时候正好降温,外面冷得人直打哆嗦。刚进家门,阿黄立刻欢快地跳起来迎接,立起两只前爪一次次地扑在我的胸前,花花也竖起尾巴伸伸懒腰在我的腿边转圈着蹭来蹭去。欢迎仪式结束,阿黄就蜷到铺有一块蒲包的石头上打盹,花花趴在阿黄的身上。我走近细瞧,阿黄虽然蜷在蒲包上,但蒲包很薄,偏屋一面又没有门,寒风一阵阵地刮进来,就像在露天一样,阿黄冻得浑身发抖,我把花花拿开,摸摸阿黄,发现只有它们相拥的地方最温暖!
  当天我就找了一个大木箱,往里面垫了一层厚厚的麦草,又把蒲包铺在上面,再把木箱放到阿黄和花花睡觉的石头上,只留下一个可容进出的空间。阿黄和花花起初还不愿意进这个新家,我把它们捉住摁在里面两三次,阿黄和花花才呆在里面不动。那一个冬天,阿黄和花花每到中午就钻进这个温暖的窝里睡觉,花花仍喜欢趴在阿黄身上相互取暖。
  转眼寒假结束了,我又回到了学校,没事想起阿黄和花花的种种调皮捣蛋,我就会偷偷地笑。
  那个年代,农村每年春季都要进行灭鼠运动,用鼠夹、灭鼠板和鼠药对老鼠进行灭杀。母亲在电话里说,我家里也投放了灭鼠药。
  清明节,我和父亲一起回老家,离家还很远,我就用力跺起了脚,可直到走进家门,阿黄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蹦前蹦后地扑到我身上,花花也没了踪影,我疑惑地摸摸它们的窝,没有一丝的温暖。
  走进院子,母亲正在准备出去的东西,我说,阿黄和花花呢。母亲长叹一声,准备扫墓的纸钱也掉在地上:“半个月前,家里到处放了鼠药,药死了几只老鼠,可是我们却忘了阿黄和花花,它们吃了被毒死的老鼠,花花吐了一小滩。阿黄可能没吐,当时家里又没有人,虽然我回来后找人又灌肥皂水又打解毒针,可还是没能救过来,阿黄哀嚎一天死了,花花第二天也不见了,现在我想起阿黄的叫声和求助的眼神还撕心地难受呢!”母亲说着,眼眶红了。
  “那阿黄扔了还是埋了?埋在哪里了?”我又问母亲。
  “就埋在河边的空地里,出去一眼就能看到。”
  我哭着跑到了我家前面的河边,河边青青的草地上挖出了一片黄色的新土,浅浅的一小片,只比原来的地面稍高一点,路过的人们一定会以为是哪个孩子挖着玩的,可我知道,那土里埋的是我的阿黄!我走近河边,蓦然,看到了一只熟悉的红色塑料项圈套在一只残缺不全的猫的尸体上。原来,花花没有失踪,没人知道它是如何拖着中毒的身躯走到河边,又是如何找到阿黄的,它也随着阿黄一起埋在了河边的黄土下……
  那一天,我记不得自己哭了多久。
  阿黄和花花离开我们以后,我家里没有再养过任何动物!
  花季年龄的女儿吵吵几年了,非要到花鸟市场买一只漂亮的狗狗做宠物,我一直都没有答应。其实,我不想若干年后她像我一样,常梦到自己笑着、跑着,身边跟着一只叫花花的猫和一只叫阿黄的狗,梦醒后却泪湿枕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猫和狗的爱情
后一篇:湖水与水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猫和狗的爱情
    后一篇 >湖水与水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