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矢车菊
蓝矢车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14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来,你已不在

(2012-03-28 16:16:49)
标签:

杂谈

分类: 原创短篇

    在程程去世之前,姚远不知道死亡的真正含义。

   几年前奶奶去世,姚远猜想她只是累了,被姚远的兄弟姐妹——这些不知好坏的混世魔王缠得累了,就不声不响地藏了起来,躲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在属于她的铺满青砖的小院里浇水、种花,偶尔还有几只过路的灰喜鹊在她的树枝上停留。姚远猜想,如果奶奶累了,她一定会放下手中的活计安闲地坐在太师椅上,在夕阳斜照下静静地喝茶,奶奶这时是不会有人骚扰的,她很开心。

    可程程去世以后,姚远才知道,人死,其实就是消逝,任你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能找到她。

    估计程程在桂林的家乡,在她父母那里,于是姚远找遍了广西的十万大山;估计程程在上海,在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看见程程伸出那双白皙的手接过姚远送上的饭盒,再给姚远一个青涩的微笑,于是姚远找遍了南京路、城隍庙与白渡桥;估计程程在奥克兰,在天空塔下悠闲地散步,在凯库拉海边啃着那只很大的龙虾,于是姚远找遍了南北岛的街街角角,可是始终没有程程的踪影……

    程程去世三天后,姚远告诉程程的父母他回江苏了,然后在程程父母的泪眼中拉着旅行箱走出了旅馆。其实姚远没走,白天他在另一家旅馆里发呆,晚上去夜店喝酒,然后酩酊大醉地叫上一辆的士,踉踉跄跄地走进程程安息的地方——那片在黑夜里谁也不敢去,也没人愿意提的墓园。姚远知道也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程程——他的程程。

    姚远掏出电筒,照在刻有程程名字的大理石上,大理石的上方嵌有程程的照片,那是程程的父母让姚远选的一张,姚远一直都认为那是程程最美的一幅照片。

    姚远坐下,在程程的前面坐下,什么也不说,就这样一直呆呆地坐到天明。

    程程去世后的第七天,姚远又在黑夜里来到了程程歇息的墓园,桂林虽地处北回归线,但12月的天气还是很冷,特别是落雨的夜间。

    广西人有为死者守七的风俗,意思是故去的亲人会在离世后的第七天最后一次回家探望亲人,以后就真正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永不再回。年老的逝者要保佑全家健康、幸福平安。年轻的亡灵要跪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兄弟姐妹的骨肉亲情。

    下雨的天黑得早,姚远走在黑黝黝的小径上,雨水顺着姚远的头发流过额头、面颊,再流过下巴,滴落在寂寥的山坡上。

    姚远坐在湿漉漉的台阶上,脚下是程程亲友白日里送来的鲜花与纸钱。姚远拧亮电筒,昏黄的灯光照在程程温柔的笑容上。 

    透过雨幕,姚远目不转睛许久地看着微笑的程程……模糊间,姚远看到程程动了起来,像在上海时看到的一样。程程不说一句话,程程用充满爱怜的眼神看着姚远,慢慢地从大理石的墓碑上飘起。姚远站起身顺着程程的方向追。姚远追得快,程程走得快,遥远开始跑,程程飘得更快,姚远用力跑,程程伸出双手,想拉住姚远,姚远野兽般地狂叫起来:“程程,你回来!程程,你回来!!”程程的眼神变得更加爱怜与虚幻……姚远喊着追着,直到一脚失足翻着滚下了那片满是荆棘的小山崖。

 

——节选自我的长篇《网恋之死》之《在新西兰的日子》,有删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月熊,晚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月熊,晚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