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矢车菊
蓝矢车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93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恋之死(十三) 原创谢绝转载

(2009-07-19 17:23:52)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长篇

08

    陆远躺在床上,回想与尘心接触的点点滴滴,忽来灵感,他用尘心的语调又给尘心写了一封信:

    和我那不太老的老妈通电话时,刚汇报没几句,她就又会嘀咕:“都23的人了还没有对象,你看和你同年的小芳,孩子都有了,你还要让我为你操心到什么时候啊。”这时我就会赶紧挂掉电话:“我自己的事,要你烦什么呀!”
    很小的时候,我就幻想自己是一个灰姑娘,会在一个特定的场合邂逅一只青蛙,和他经历一场奇美的恋情后,他变成了王子,然后在某一天,在一个万人瞩目的地方,王子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带我走进了他的城堡。随着年龄的增长
,我越来越对自己幼时的想法感到好笑,可我知道等我的那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他正在找我,就象我正在寻他一样。可不就是这样吗,那晚本不想上网,被同学硬拉去的,结果偏偏就在茫茫人海中遇上了他。
     他说:“你好雪儿。”
     我说:“你也是。”
     就这么平淡的开头,也没什么特别,可他身上似乎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在支配着我,让我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
     回宿舍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会是个怎样的人呢,说话总是一套一套的,而且起了那么一个奇怪的名字,但愿下次我还能遇上他吧。
     第二次网上相遇,我们就开战了:
     “我知道在你心目中的位置了,原来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啊!”
     “对不起,是我说的话太刻薄了。”
     他是谁呀,长这么大我还从没主动向人道歉过呢,何况本就不是我的错。
     道歉真好,我们的误解马上就烟消云散了,我说:
     “给你发一张我的照片吧,是艺术照。”
     “好啊,你发吧,不过我更喜欢生活照。”
     一波才平,一波又起,都是我的照片引出的麻烦。
     一连几天,我们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因为他上班,我上学,我们平时不会在网上相遇,中午、晚上我给他留言,他上班时再给我留言,不同的是,以前都是和网友在聊天,其乐融融,而和他,我们是在斗嘴,怒气冲冲:
     “你知道吗,你最大的失误就是发照片给我。”
     “我活了二十多年落了个cheat的名声,我发觉我真的找了一个白痴做朋友。”
     没成为朋友之前就已经斗得不可开交,也许成为朋友以后就不会再斗了,我这样安慰自己。
     “你不是说要放弃我吗?”
     “我嘴和手反应的速度比大脑快了一点。对不起,雪儿,是我错了。”
     “那好,你给我发的信呢?”
     “早已寄出去了。”
     默契真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催生剂,有了它,人们的关系马上就能与日俱增。
     暑假里,我开始经常吃他给我做的宵夜——午夜电话粥,酸酸的,甜甜的,让人回味无穷。
     “我告诉你啊,以前别人给我算过命,说我的恋人会是一个很远地方的人,不是本地人耶!”
     “那不是正好吗!”电话那头的他笑得好奸诈。
     “我发觉和你在一起”
     “怎么了?”
     “我的痛苦深渊才刚刚开始啊!呵呵:)!”
      我骂他好没羞,原来生活可以这般美好的。
     “我同宿舍有个女孩,说话也是这样的,让人听不懂,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的。”
     “那好,你介绍吧,说不定我们会成为好朋友呢!”
     “我可舍不得!”
      电话的那头好长时间没声。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如果需要,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在,我还能说得更多,都不脸红。

    (注)写到这里,我要注释一下了,信中的雪儿是你,谢尘心;“他”是我,陆远;嘿嘿,谢尘心同学,我写的你还到位吧!现在我想出了两种结局,下面是其中的一种,你先看看再说。

     这个暑假过得特别快,感觉才刚刚开始,就到了开学的日子,9月我又回到了学校。
     不知什么原因,从10月份就再也没有吃到他给我做的宵夜了,拨他的手机也总是关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心中一直在祈祷他平安无事。周末我也总在以前约定的上网时间打开QQ等他,可就是不见他的踪影。
     临近圣诞节前,他给我来了一封信:
     “我在一次旅行中遭遇了车祸,被撞断了一条腿,虽然恢复得很好,可还是留下了残疾。本来今年准备去和你一起过春节的,如果你觉得我是可以让你托付终身的人,我就会关心、呵护你一生的,但现在连我自己都需要别人的呵护,我就没法再照顾你了,忘记我吧……”
     我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哭了一整天,我知道,我从此失去他了。
     毕业后,我有了份不错的工作。两年以后,我和一个骑着白马的人共同踏上了红地毯。
     已经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了,自从大四那年他给我来了那封信以后。
     多年后的一天,父母托人给我带来了一封信——是他的,还是那种大大的信封,还是电脑打印的字迹。
     撕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婴儿的照片。
     那婴儿甜甜、傻傻地笑着,像极了小时的我。
     照片的背面有一行字:我的公主,乳名雪儿……

     在省略号下面,陆远再作了一次注释:如果你对上面的结局不满意,需要另来一种的话,那就需要你亲自续写了,呵呵!

     写完以后,陆远打印了一份,在收信栏写上尘心电话中说的家庭住址,又在寄信人一栏填上了自家的详细门牌号,还是装在那种大大的信封中,准备明天一早就把它发出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