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矢车菊
蓝矢车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93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恋之死(十)原创 谢绝转载

(2009-07-14 10:49:08)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长篇

06

陆远郁闷地坐在餐桌前,陆太不解地问:“子慧说在网上找什么桃子?”

陆远恼怒:“烦着呢,什么桃子不桃子,我不知道。”

陆太看看陆远:“我看子慧刚进门时笑嘻嘻地,还问你在不在家,我说你在楼上,等从你楼上下来,子慧满脸不高兴,是不是你说什么话惹她生气了?”

陆远不作声,只顾低头吃饭。

见陆远不说话,陆太从餐桌的抽屉中拿出一封信:“你新西兰的表舅来信了,说你想去那边工作,他说只要你能把信里的内容办好,他就立刻发给你一份聘用的正式商函。”

陆远放下筷子,一把从陆太的手中抓过信封,拿出信纸,仔细地看着。

陆先生的饭吃完了,他问陆太:“信是什么时候到的?”

“今天上午。”陆太说

“你表弟现在新西兰做什么?”

“在南岛开了一家渔业公司,可能还有两三个牧场吧!”

“如果陆远去能安排他做什么事?”

“上次和我通电话,说如果去先安排他进渔业公司,带他一段时间,然后就看他的本事了,他的公司也需要人,台湾那边的亲戚都过去了。”

“好好的在这个企业算了,看家守势的,何况星辰集团多少也是大型国企,收入还可以。现在的孩子有点好高骛远,不知道自己到期有多大本事。”陆先生说完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陆远看完信,信里需要办的事项不多,也不复杂,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陆太问陆远:“你真的想去吗?”

陆远点头。

“你可要好好考虑哦,”陆太收拾碗筷,“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其实你爸说的很对,你在星辰集团不是还可以嘛,公司重视你,也给了你职位,收入虽说少点,那也是暂时的,还有我和你爸做你后盾,过年把你再和子慧结婚,她的收入比你高很多,更不需要你负担,你说你现在的日子不是每天笑着过吗!”

“妈,你不懂,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每天在毁灭生命,所以我必须走。”陆远声音不大,但斩钉截铁。

“你知道你爸身体不好,他的愿望就是能在他有生之年看到我们家三世同堂,本身他又是个文人,很守旧的性格。”陆太停止收拾碗筷,关注地望着陆远,“还有子慧,人家虽然没有明说,但我们都知道她的心思,你这一走,她又怎么办,我估计你前脚刚走,后脚上她家说亲的人就会踏破门槛。”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让我再考虑半个月吧。”陆远神情茫然,言语中透出些许犹豫。

回到房间,陆远躺在床上,拿起手机拨通了子慧的电话,嘟嘟声响到三声时,子慧挂断了。陆远再拨,响到三声子慧又挂了,陆远只好发了一个信息:“如果你再不理我,我发现就真的成狗不理了!”信息发完陆远还选了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

子慧没有回复。
陆远再发一个信息:“我是一颗豆,跌倒了,很气馁,有什么可以让我重新站起来呢?答案是——你。因为这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东西,叫‘猪鼓励豆’。 ”

发完,陆远躺在床上呆呆地眼望天花板。

手机的信息声响了,陆远拿起,是子慧发来的,只有一个字:猪。

陆远发回去:我是小公猪,你是小母猪,嘿嘿!

子慧不回答。

陆远又发了一个小时唱的童谣,那是每当子慧哭泣时陆远逗她开心的:小气鬼,卖凉水,一天只卖两杯水;水咸咸,不解渴,要到张家找水喝……

陆远的手机响了,陆远接起,电话的那头没有声音。

“小气鬼,怎么不说话啊?”陆远尽量说的轻松。

“死陆远、臭陆远。”子慧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哽咽。

“干嘛了?”陆远有些紧张。

“你到我家来好吗?”子慧的声音像个无助的小娃娃。

“现在就去?”陆远问。

“不来就算。”电话中的子慧声音又变了味道。

“那我去,现在就去,有什么到你家再说。”陆远说完挂掉电话,赶紧换了一条裤子,又在卫生间的镜前整理了一下,而后下楼骑车快速向子慧家奔去。

子慧家住在一个新建的小区,小区内虽说绿意盎然,花木众多,但环形路两边被截去四肢的大树,浑身裹满草绳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像一个个苟延残喘的病叟,只有几棵,极少的几棵发出了新枝,在风中弱不禁风的随意飘摇。陆远是环保成员,每每看见这些见钱眼开的开发商为了营造所谓的原生态环境,随意草菅树命的行为都是义愤填膺。

子慧站在阳台上,远远看见陆远过来,就转身进了房间。

陆远上了三楼,到子慧家门口刚想按门铃,发现门没锁。推开门,陆远换鞋走进子慧家客厅,看见子慧神情黯然地坐在沙发上。

上大学时,陆远一直到子慧的老家中找她,两人一起到北京上学,放假再一起回家。毕业后,陆远极少到子慧的新家,这次来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之一。

子慧家的客厅很大,大约四十平米,大麦彩的淡黄色铺满了整个空间,进门正对的是一幅大大的风景油画,左面是两排白色的书橱,书橱的前方的电脑桌上摆着一台电脑,电脑四周是一组浅绿色的皮沙发,沙发背面是一张深褐色的橡木六人餐桌,桌上摆着一只插满百合花的青瓷花瓶,整个客厅给人的感觉颜色协调,物体摆放时尚优雅。

陆远坐在单人沙发上,摆弄着茶几上的红色套娃问:“就你一人在家吗,你爸妈呢?”

子慧面无表情:“在房间里休息。”

“那么急急地叫我来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你要有事情就——走吧。”子慧边说边看陆远。

陆远看着子慧,是的,眼前这个小女孩再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小娃娃,她确实长大了,但在他面前,子慧还是个爱撒娇的小妹妹,永远都是个爱哭鼻子的跟屁虫。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其实那只是个未见过面的网友而已,因为我上班无聊,下班寂寞,所以我就找个人聊天了。”

“你能跟网上的人聊得那么开心,却不肯跟我在电话中多说一个字,下班找你,你总说有事,你说自己无聊不是自相矛盾吗?”子慧抓住了陆远说话的漏洞,声音渐渐大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