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矢车菊
蓝矢车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93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恋之死(四)原创 谢绝转载

(2009-06-27 07:52:56)
标签:

舅妈

俄罗斯歌曲

网恋

大儿子

陆远

分类: 我的长篇

02
        明天是双休日。
        陆远下班后立即关掉手机,陆远最烦在非工作时间被别人骚扰,而这种行为却在我们的生活中被大多数人所认可。
        晚饭后,陆远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平心静气地欣赏着CD音乐。
        受父亲影响,陆远自小就讨厌没有内涵的流行音乐,进入青春期后曾短期迷上港台流行歌曲。随着年龄的增长,陆远有了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与音乐欣赏水平,陆远越发觉得流行歌曲大多夹杂着无聊与平庸,经过筛选,他选择了那些有内涵的歌曲,比如《最浪漫的事》、《卡萨布兰卡》、《我心依旧》等等,这些歌曲经过了岁月的沉淀与思考,都被证明是流行音乐中的精品。
        陆远喜欢小提琴曲与俄罗斯音乐,小提琴的声音酷似女声,马思奈的《沉思曲》常会让人想起田园风光的旖旎与乡间生活的安逸。而演奏一些忧伤的乐曲则时如泣如诉,对心灵的穿透感特别强,往往会触动人们心底最为温柔的那一部分。陆远喜欢俄罗斯歌曲,那着实是被陆先生熏陶的,陆先生在俄罗斯歌曲中度过少年与青年时代,陆先生还有一本厚厚的手抄本,发黄的纸上都是俄罗斯歌曲的乐谱与歌词。闲暇时间,陆先生还经常用口琴吹奏《山楂树》、《灯光》、《纺织姑娘》等名曲,爱屋及乌,陆远也喜欢俄罗斯歌曲优美的旋律,经典的歌词与嘹亮的配器,陆远在欣赏时常闭上眼睛,通过歌声就能看到那些白皮肤、高鼻梁、有着蓝色眼眸的人们安闲地走在克里姆林宫、红场、冬宫宽阔的道路上;遍布彼得堡的巴罗克式大教堂内装饰着华丽的壁画,镀金的水晶吊灯下,虔诚的东正教信徒在顶礼膜拜;黑海的水矢车菊般碧蓝,沙滩上的太阳伞下,三三两两躺着休闲度假的年轻人;晚上的莫斯科郊外,一望无际的森林、明镜般的湖泊令人神往,阵阵清风吹来了小伙子和姑娘热恋的歌声;林中的小木屋前,清澈的小河静静地流淌,红莓花儿在河边尽情地绽放,不解风情的蓝眼睛少年迷住了风姿绰约的金发少女,白色木栅栏围成的花园中,少女在专注地撕扯着玫瑰花瓣,嘴里小声念叨:爱,不爱;爱,不爱;爱!姑娘笑了——在向陆远……

        电话座机铃响了,陆远睁开眼睛,来电显示出是子慧家的号码。 
       有事吗?陆远拿起听筒懒懒地问。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吗?子慧的语气中带有明显的不悦,你以为我想打啊,只是五一长假李珊结婚,请我去做伴娘,伴郎要请你哦。
         李珊自己不来请,要你代请? 陆远故意装做不满。 
        李珊和子慧一样,今年24岁,也是陆远的同学。 
         不是不是,子慧有点急,李珊打了,可你手机没开,她准备周一和你说的。
        我不想去,陆远说,准备出去旅游,赵翔宇他们几个要我去玩呢!
         赵翔宇不是在厦门吗,你要是不怕李珊骂,你就尽情地玩吧!子慧的言语中颇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好好好,周一再说,还有其他事吗,没事我挂了。
        没什么大事了。子慧欲言又止。 
       拜拜!陆远挂掉了电话。
        被电话一吵,陆远也没有心情欣赏音乐了,只好拿起衣服到卫生间洗澡,然后早早钻进被窝睡觉。
        周日上午九点左右,陆远躺在床上还没起来,就听到楼下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陆远以为是父母在拌嘴,睡眼朦胧地打开房门,听了两句,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他的舅妈来了。
        陆远的舅舅在几年前的一次意外事故中身亡,如今舅妈孤身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大儿子在省内读大学,小儿子读初中,一家三口靠舅妈一人做裁缝的收入度日,生活过得很是清苦。
       舅妈是个大嗓门,第一次来到这里,说话就像与人吵架,邻居不清楚原委,还以为是陆先生一家与他人发生冲突,以至小区中的很多住户都过来看个究竟。
       舅妈信奉基督教,周日常去城郊的教堂做礼拜,每次都顺便来看望陆太一家。
       陆太与舅妈坐在客厅中,舅妈从挎包中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向陆太说:大姐,这是我给你做的背心,布料一般,不要嫌弃。
        不会不会,陆太赶紧声明,你能记得我,常来看我就行了,何必又做背心呢,两个孩子都要花钱,你的生意又不好。
        就是,今年的生意难做,周易的学费听说又要涨了,这孩子在学校又找了一个女朋友,每月的生活费要一千多呢。 周易是舅妈的大儿子,陆远的表弟。 
        大一的孩子谈什么恋爱,他又不是不知道家里的情况。
        他非要找,我又不能整天看着他。舅妈也无可奈何。
        陆太和舅妈就这么东一句西一句地扯着家常话。
        陆远洗漱完毕从楼上下来,喊了一声舅妈就到厨房吃饭去了。舅妈临走时,陆远看见陆太悄悄地向舅妈的包中塞了一叠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