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矢车菊
蓝矢车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51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恋之死(一)原创 谢绝转载

(2009-05-23 09:24:09)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长篇
七年前,我用一个月的时间爱上你;
七年后,我用一生的时间去忘记你。
序 言——
    那是2002年的四月,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一个空中飘满色彩的季节,一个让人在屋里呆不住的季节。
    花园中的山楂树开花了,因为喜欢俄罗斯歌曲中的一句:“哦,那茂密的山楂树,白花开满枝头。”陆远移出了园中的牡丹与月季,种下了这棵冬天光秃秃、不适应审美情趣的灌木。但陆远喜欢的是,立春以后山楂树就会绽放光彩,一直到初冬,树上都会有绿色的叶与红色的果。陆远还知道,山楂树白花茫茫的时候,春天就到了。  
    在这样的一个春天里,除了陆远,办公室里的人都走了,就近踏青或郊游,在白色红色缤纷的花丛中留下春的印记。他的上司——一个年近四十的女强人约上几个志趣相同的妇人到扬州看琼花去了。  
    陆远也想出去,可他不能,其实留下也没什么事,但接电话的任务落在了他的肩上,上司临走时异常严肃地说:“小陆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坚守岗位,电话没人接,我们可都是要犯错误的哦。”所以陆远只能呆在室内,尽管事情很少。
    好在办公室内有一台电脑,可以上网。
    陆远的公司是一家地处江苏北部的大型国企,在那里陆远过着一杯开水一张报的毁灭青春的生活。
    陆远有个QQ号,可没几个好友,而这些所谓的好友陆远都不太欣赏。“杉菜”是个小女孩,十六七岁吧,净说些80后的语言,每每聊了几句,就让陆远感觉自己很老。“湖中行”是位男性,除了知道南京是江苏的省会,他还把苏州归属上海,让北京与江苏连边。“天使的眼泪”刚刚失恋,这个22岁的女孩把学习的时间都用在了恋爱上,十七岁与人同居,直到今年春节后被初恋情人抛弃。 
    陆远点开QQ号,他的网名叫“蒹葭苍苍”,取于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陆远特别喜欢这首诗的意境,也天真地希望能在一个雨雾蒙蒙的季节,遇到一位在水一方的女子。
    陆远隐身,然后在查找中百无聊赖地翻页,从第一页慢慢向下,一页、两页,直到十页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网友人选。索性,陆远眼睛一闭,那就88页的第8个吧,顺应天意,不管男女老幼,都加好友。
    要点到88页时陆远又想改主意了,毕竟是天意,如果上天给他一个老妪或是小屁孩做网友会怎样呢?陆远狡黠,那就再来一次天意得了,反正没人知道。点开了第88页的第8个人——天,是个女孩,网名挺诗情画意的——“桃之夭夭”,陆远知道这个名字源自《周南·桃夭》,从网名看这个“桃之夭夭”还是有点修养的。陆远赶紧点开个人资料:女,23岁,学生。陆远微微发笑,上帝还是站在我这边的,给我送来的是一个年龄相仿的人!陆远迫不及待地发送了好友请求,女孩很快回话同意加入。陆远兴奋又欣喜,但陆远不知道的是,从此,他的爱、他的喜、他的命就与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女孩紧紧联在一起了。    
01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陆远接起:“你好,请问找谁?”
    “傻子,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咯咯笑声,是子慧。
    “什么事啊?”
    “晚上一起到半岛好吗,刚开的,我还没去过呢!”
    “半岛是什么东东?”
    “咖啡屋”
    “你听人说的?”
    “李珊她们去过了,夸得要死。”
    “那好吧,6点,下班你来接我。”
    “喂,怎么这样,你总不能老让我接你吧!”
    “嘿嘿,大学时都是我做你的护花使者,现在轮到你了,拜拜!” 
    子慧姓庄,是陆远小时的玩伴,大学时在同一所学校就读,毕业后庄子慧在市医院做外科医生。
    放下电话,陆远对着QQ上的陌生女孩发了一句:“你好。”
    那头发了一句:“你也是。”
    “你是何方神圣?”陆远问。
    “X省的小女子。”
    “准备逃之夭夭到什么地方,是逃课还是逃婚?”
    “你好幽默啊!我哪儿也不逃,就在X省。”
    “X省好远!”陆远说。
    “对,距离J省确实很远,你就是J省的吗?”女孩回答。
    “哦,那就叫八千里路云和月,我是J省的。”陆远的地理学得好,上中学时,每次考试都是满分。
    “乘火车估计要两天呢!”女孩说。
    “大漠孤烟直。”陆远又用了王维诗中的一句。
    “长河落日圆。”女孩很快接出了下句。 
    “现在是学生或者工作了?”陆远对这个女孩有点兴趣了,他接着发问。
    “学生。”
    “在什么地方读书?”
    “W市。”
    “几年级了”
    “大三”
    “学什么专业?”
    “工商管理”
    “你怎么像个公安局调查人口的?那你呢,工作了还是学生?”
    “工作了。”
    “你的QQ年龄是真实年龄吗?”
    “不是,我1976年出生,今年26岁。”
    “那你为什么写成五十岁?”
    “我不想有那么多人来打扰我。” 陆远接着问,“你多大了?”
    “资料中的年龄就是我的真实年龄。”
    “W市的物价高吗?”
    “高,高得我都不敢吃了。”
    “那我到W市请你好了。”
    “呵呵,那你来啊!”
     陆远和女孩东一句西一句地闲扯,直到电话再次响起。
   “喂,我在你办公室楼下,快点下来吧!”电话中子慧有些急促。
   “好,就来就来。”
    陆远放下电话回到电脑前,在QQ上发了一个再见的笑脸,女孩很快给他回了两个字“88”。
    那是陆远与女孩的第一次聊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