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寂静的春天
寂静的春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6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虚无与哀愁

(2018-01-04 19:23:41)

——重读川端康成的《雪国》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了。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多年前看到《雪国》这个著名的开头,便记忆如刻,一下子就忘不了川端康成这个日本作家。

后来又读他的成名作,短篇小说《伊豆的舞女》,被那种精确、真切、微妙的叙述迷醉,他的文字里弥漫着凄美而忧郁的氛围。重读《雪国》,犹如故地又游,再次体验他的文字魅惑。

《雪国》是部中篇。说的是一个男人与两个女子的关系,情节十分简单,呈现的却不简单,可以说是《伊豆的舞女》姊妹篇的放大版。这个奇妙的开头,像个喇叭,文字的长镜头瞬间越过纵深,就将你带到一片如梦般的境域。此时,两个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同时出现。自东京闹市区来雪国游玩的岛村,从列车的窗玻璃上看见了叶子美丽的身影。叶子是一位十七岁的少女,是个还没出道的艺伎,正照顾师傅家生病的少爷回雪国。小说的开始就带着一股悲愁的味道,流淌出整篇的基调。

“玻璃上只映出姑娘的一只眼睛,她反而显得更美了。岛村把脸贴近车窗,装出一副带着旅愁观赏黄昏景色的模样,用手掌揩了揩窗玻璃。”他在玻璃上看见了一个虚幻而生动的形象:“镜面映现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在晃动。出场人物和背景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象,景物则是在夜霾中朦胧暗流,两者消融在一起,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世界。特别是当山野里的灯火映照在姑娘的脸上时,那种无法形容的美,使岛村的心几乎为之颤动。”在川端康成的眼中,也许世界是一面梦幻的镜子,是一部《盗梦空间》,或者这样来写更能表达出他的感觉。

其实,来到雪国的温泉客栈,岛村更多是由另一名艺伎——驹子所致。小说在驹子与岛村的恋情,岛村对驹子和叶子的怜惜与哀愁中展开,驹子和叶子两人互为镜子,映照出复杂难解多重的意味。故事内容就不再赘述了。吸引读者使人难忘的当属这篇小说的韵味,和川端康成纤细唯美的叙事。

小说行进缓慢,净是些男女交往的细碎情事,虽然不是以情节见长,但耐读耐品余味十足,实乃传世佳作。

川端康成也因这篇作品,以卓越的艺术手法深挚细腻地表现出日本人文的诗意高妙,而赢得1968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

犹如《雪国》的主角岛村一样,(岛村生活阔绰,却玩世不恭,认为一切都是徒劳,对人生持虚无态度。冷漠的眼睛透视驹子和叶子的形象,是一个厌世且陷于寂寞的人)川端康成的性格里藏着天然的敏感、悲怆和虚无。他从小就父母双逝,体弱多病,又历经生活的颠簸,对人生充满了幻灭与颓废,这使得他的文字透着冷艳、寂寞、无常的忧悒情调。这种把悲哀当作一种力量、一种美来表现的精神气质,也使他以决绝的方式出离世界。

就在他获取诺贝尔文学奖的四年后,到达人生顶峰的一个傍晚,他吃过晚饭,轻轻地告诉家人:“我散步去了!”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他转入工作室,吸食煤气自尽。

那时,正是樱花盛放之节,落日与樱花谐成漫天云霞。

曾见过川端康成老年的照片,他那瘦脸上的两只空洞大眼里,流泻着致命的忧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