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似水若烟
似水若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5,232
  • 关注人气:4,8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2017-04-26 12:55:30)
标签:

樱花烟雨水墨太湖

无锡鼋头渚

情感美文

摄影

原创游记

分类: 诗意散文游记《打马江南行》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图文  似水若烟

江南三月 雨卷珠帘

凭栏望远 苍茫岑寂湖光

 

樱花素淡 烟雨朦胧

一盏清茶 沉浮过往前尘

 

流水悠悠 古桥依依

山庄横云 正是太湖绝佳处

 

帆影点点 海鸥啼鸣

一笺相思 柳丝拂风忘提笔

 

三月相约 七日为期

白樱如雪 已经花开至荼蘼

 

山水迢迢 烟波渺渺

红颜易消 待到相逢知何时

 

瓦上青苔 石板苍绿

竹影摇曳 寂寞最是春色好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江南,特别是烟花三月的江南,总是离不开杏花烟雨的想象。

江南,兜兜转转许多年,一直深埋于心底的情结。

一直笃定地认为,我与江南定是前生有过约定今生才会如此眷恋。

一直以为,前世或许我曾是小桥流水边的一株垂柳,青石板上一缕青苔; 又或许是油纸伞下的一滴细雨,白墙黛瓦旁的几竿竹影。

我到苏州寻觅,把一封情书遗忘在姑苏的前世里。我去杭州找寻,却终把自己的一缕执念留在了西湖的灵隐寺。

如今,我要到无锡去。看太湖绝佳处,世界赏樱地。

我千算万算,千思万想,心中既是笃定又是犹豫。笃定的是我们会在最美的时候相遇,犹豫的我怕现实敌不过梦境。

当我真的来到江南,来到无锡,来到鼋头渚,我终于知道所有的期盼最终都会留一丝遗憾,因为不遗憾,非圆满。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我一生与雨结缘,与水亲近。每次出行,总是极少遇见艳阳天。可此次南京行,虽然每次天气预报总说有雨,但每次都有薄阳关照,所以,对于今日我期待已久的鼋头渚也想当然地认为烟雨会为阳光让路。

其实,来之前也曾想过,雨落于别处或许是雨,可落于江南那便是诗,是意,是境,是词。

无雨最好,有雨亦可。只要不是在鼋头渚,只要不是此行的重头戏,哪里下雨其实也无多大关系。可是偏偏,就是冷空气来临降温又降雨的这一日,我们别无选择地来到鼋头渚。

没有阳光照片逊色,千里万里赶来,出不了满意点的片子。下了雨赏花看景千般不便,全无想象中的浪温情致。

初初是阴着天,我们于门口商量是否坐来回电瓶车。后来,我打算只买一程,但售票听错给了我来回程我也稀里糊涂,可最后也算歪打正着,因为回来时下着雨也只能坐车了。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看我拿个单反,开电瓶车的女师傅让我坐前面。我与她打听,晚上哪里的夜樱最好看?

她看了我一眼,沉吟道:“你打算一直呆到晚上?可你穿得太单薄了些,晚上与白天有温差。”

是啊,小看了太湖的风又没把降温的雨放在心上,果然当雨丝飘起来的时候,我便知道羊毛加风衣真的挡不住这冷空气。

 

我欠樱花一个约定,樱花欠世人一个解释。

不否认,樱花虽生于中国,却于他乡活成传奇。

如今,樱花成了别人的代名词,而我们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地方是太湖的鼋头渚。

其实我也知道,樱花说与不说,你心里的想法都在那里。

只因无锡樱花不需要出国,不用办签证,没有响亮的头衔可以让你拥有骄傲的谈资。

可是,因为它在江南,在无锡,在太湖,最主要,它活成了园林古典的样子。

所以,我喜欢。向往。并且热衷与执念。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樱花已经缀满枝,花开若雪,皎洁如月,俩人携手向樱花大道深处。纵然游人不少,可心如此安宁寂静。樱花满树,静静地开,你我携手,无言地走。如此相望相依,就连语言也是多余,唯有相视微笑,眼里眉梢全是沁着花香的笑意。

 

不时有成群结队的学生排队在序地经过,如此春游,甚是美好;如此年华,真是可爱;如此景致,怎不动心;如此时光,好不羡慕。我们年少春游时,哪有如此这般好去处,那年那月,还不知樱花长何等模样。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仿如时光倒流,让人恍惚;又似无端穿越,入了花丛深处。这边看有穿红色和服假装人在日本;那边有着汉时服装,美人临水照花;这边赏樱楼上模特摆拍;这边楼下墙角美人仰望。我这边刚看到花开成海已经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那边又注意到各式美人美妆模特与摄影各自忙碌。我悄悄地站在摄影师后面,把镜头前的模特当成自家特约,边欣喜狂按快门,边感叹这角度真是不错。

 

江南的雨,携着唐诗的韵,带着宋词的意,还夹着明清汉赋的情,一路花香一身柳绿一抹桃红,轻轻落在如梦般轻如羽般盈的樱花花瓣上。江南的雨,仿佛带着前生今生的约定,不在昨日也不在明朝,就在刚刚抵达了太湖,它便洋洋洒洒飘飘扬扬应约而至。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刚到中午,雨便如此淅沥不肯停歇。我们向鼋头渚码头走去,一问方知门票已经含了船票。登船往太湖仙岛,一群海鸥于船头起舞飞翔,仿如用最大的热情把船只包围。每个人只顾着与海鸥互动,全然不顾雨丝夹着寒意。明知如此抓拍并不如意,可还是不由自主跟随。明明告诉自己该拍的都拍了,可还是抵制不了美景当前的诱惑。

 

船渐靠此岸,却又与彼岸离得更远。会仙楼台有游人学着古人互相打辑问好幸会幸会,引得游人忍俊不禁。湖中徐霞客的雕塑悠闲钓鱼,这位中国最早的背包客,安逸悠闲地看着烟雨落于水上,打着涟漪。岸上人忙着寻找蔽雨,只有他蓑衣草笠钓尽山水怡情。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月老祠前同心锁,红尘男女留取照。不管以后怎样,这一刻,每一对留照的情侣想来都是希望这一生一世该相亲相爱不离不弃。我们没有随俗,但也是满心愉悦观看这些希望相携到老的人儿渴望幸福的微笑。

 

爬天街时,看一对老年夫妻相扶爬上。婆婆明明自己也累得气喘吁吁,却依然关心地对老伴说:“我扶你”。我们在后面互望一眼,满心地感动。相比同心锁前笑意盈盈恩爱满满地情侣,这一幕更让人相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珍惜。我们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老了还能相扶相伴游山玩水赏花看景,真真令人羡慕至极。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天街上尽是商店,我没有细看,只是寻思着这青石板路长过多少青苔又留下多少脚印,下雨了经年被风雨与脚印打磨的路面依旧有些湿滑,不经意听有一位游客模样的男子从店里走出又走进,口中说着:“我老婆就是吃这个好的,如果你能便宜点……”我心里想着,真好,还真有什么药材可以治好病呢。

 

走过后先生问我:“你可曾看到有托儿在那演戏?”我恍然大悟,原来那是托呀。

“这么明显你都看不出来?”先生诧异地问。

我摇摇头说“我还在想,还真有东西能治好病,真是幸运呢。”

“我还真是诧异,这么多年我没有陪你出去的旅游你怎么也不会上当呢?”

“因为我不好奇呀。”听了看了我只会在心里想着,我也不喜欢凑热闹也不愿意多言,走过路过而已,我是来游玩的又不是来买东西的。

这个世间任你骗术千千万,武艺高超智慧超群,我又不接招。一挙打在棉花上,大概就是指我这种高人,呵呵。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雨越下越大,不得己,我们买了一把伞,挺漂亮的,可就是嫌带着麻烦,后来就留在酒店了。我们乘船原路返回,那群海鸥依然于船头盘旋迂回,或俯冲或迎风而上,或干脆停歇于起起伏伏的水面上,如泡沫一般似要与浪花融为一体。

 

又见到湖面上的小舟,也不知它们在这里停泊了多少年,迎接过多少目光的注视,目睹过多少游人的故事。小舟今日静静于风雨中不动声色,明朝也会与明月清风俩俩相望,它们眺望远方,不知是否能穿透那缕苍茫;它们守候此岸,不知能否相伴一生。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终于看见那艘七桅帆船,它的前世是战船,它的后世是鱼船。它默默的在这里停泊了两百年,是否还能记起它前世的风功伟绩以及今生风雨兼程后的停靠休憩。曾经的前尘过往不过是散落于太湖之滨的一个传说,如今的伟岸身影才是世人想要留住的美好标志。樱花在岸边生机盎然,柳丝在湖边摇曳生姿,烟雨中的太湖涤荡着俗世里的尘埃,所有的沧海桑田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远山空蒙,近水烟云。此岸彼岸,此船非渡。短暂邂逅,片刻回眸。一瞬一生,一顾一世。

弃船登岸,至“太湖绝佳处”左右写着“利涉”与“问津”。来鼋头渚,都要乘渡船到此,渡船在此停泊,故称利涉。渡船将游人送到这里,不知桃花源在何处,就得问津。我们于亭中暂歇,雨滴如珠滴于屋檐,湖上云烟绕于山前,长春桥上游人来回,哪个是过客哪一个又是归人?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入了太湖绝佳处,于涵万轩小憩,发现每人占有位子,或拍摄风景,或自拍留影,或只为休息片刻或只为避雨而己。我也把最边角的一处所在占据,颇有来了就不走的意思。

 

烟雨笼罩近百年的长春桥,光阴打磨的桥身横卧于水上,与桥孔的倒影合并为圆。雨丝如笔,书写画意;石桥如墨,淡染浅泅。樱花滴泪,不为悲伤,不为悯人,只为这天地间蕴含着无处可说的情意,喜极而泣。就连那水面上浅浅的涟漪,也在诉说着圆圆的祈盼与喜悦。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我终是见到了三月的江南,樱花,烟雨。小桥,流水。亭台,楼阁。

三月烟雨如一阙饱含情意的诗词,浓淡相宜,平仄有韵。任谁走入期间,都以为自己做了一个轻盈的梦。太过美好,不愿醒来。眼前如一幅浓墨淡染的山水画,每一笔都浑然天成,每一滴都恰到温润。只是,这画里梦间,如此多情缠绵,要如何才可以化解梦醒后那挥之不去的怅然若失。

 

一盏清茶,凭栏眺望,绛雪轩里谁在思念着谁。经年以前,为谁栽种樱花,经年以后,欣赏樱花的又是谁。一段心事,裁剪成风;一湾过往,相思如梦。谁是谁的摆渡人,谁又为谁情根深种。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我既为樱花而来,自然等不到藕花开。我既愿沉溺于三月的江南烟雨,自然无法完成与阳光柔软的相依。我与樱花隔着烟雨,我与荷花隔着一季。走入雨中的时候,樱花近在咫尺,我们俩俩相望,相对无语。相遇已经很美,不必问是否长厢拥有。我与荷花隔着长长的一季,但那也没有关系,她不在我眼前,却在我心里。

 

空气氤氲着潮湿的气息,烟雨与云雾交织,湖水与青山相连,白色的樱花与嫩绿的柳丝相映。所有的喧嚣被雨丝洗涤,所有的吵杂被花木藏匿,只有拱桥与亭台,任游人往返自由来去,它们默默无语,无悔无怨。这一刻的停留,或许便是今生最后一遇。你无须许下诺言,也不必说好归期,世间万物,除了随缘随心,还能怎样强求?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我们没有停留,甚至不曾有一盏茶的时光。跨过了门槛,也分不清是槛外还是槛内。我们从红尘中来,也将回红尘中去,只是这一路的樱花烟雨如梦,将会是岁月中最是浓烈与淡雅的一笔。每每想起,这繁花似锦,便觉得红尘千般美丽;每每忆起,这一路的相携相依,便觉得俗世里万般可爱可亲。

 

因为天气的缘故,又冷又雨;因为身体的缘故,又乏又饿,我们把原先信心满满地赏夜樱给取消了。

先生问,你不后悔吗?

不后悔

不遗憾吗?

不遗憾

此刻,我只想快些回到酒店,那个温暖的所在,有着低沉的音乐,有着清香四溢的工夫茶,任慵懒的情绪,把这一路的烟雨樱花慢慢熨帖成心底最美的回忆。

夜樱不赏,来日方长;无锡归来,再无花开。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2017425星期二23:26:52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欢迎关注“烟儿的深居与行摄”公众号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无锡鼋头渚】世界三大赏樱地,水墨淡染樱花烟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