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似水若烟
似水若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5,232
  • 关注人气:4,8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杭州】听一壶西湖雨

(2015-12-02 20:35:42)
标签:

千年等一回

水墨丹青

听一壶西湖雨

杭州

原创

分类: 诗意散文游记《打马江南行》

【杭州】听一壶西湖雨

图文 似水若烟

回来已有一段时间,只有你的婉约依旧萦绕心头。

摊纸执笔已是半天,面前却依旧是一片空白,无处落墨。

不管是千年等一回还是十八里相送的凄美,不管是西湖三怪还是西湖十景的典故,都不是我一支孤伶伶的秃笔可以描出。

古来多少文人墨客留下千古诗篇,又有多少情意让你至今传说缠绵。

西湖,不只是一个名字。

或许,她是你的西子是我的白素贞;或许她是苏小小的油壁香车,是苏学士的三潭印月。

 

我从落雨的夜晚来到你的面前。

漆黑的湖面没有往日的灯火绚丽,只有那透明的水滴依旧于雨中伴着灯光闪着不同的颜色。

西湖极静,只有三两游人以及我们。

雨声落于小小的伞上,跌入一望无际的湖中,那么轻微,那么渺小,又是那么来也匆匆去也静静。

这雨,是否还是千年以前的白素贞纤手一挥,雨落西湖的那雨滴。

夜色迷离,烟雨朦胧,仿如浓墨重染的水墨丹青,心中恍惚,仿如穿越千年,怕是稍不留神,便会迎面遇见偷偷溜出家门的小青,正寻思如何人间嬉戏。

 

我们于西子湖畔住下,耳边是似有若无的雨声伴眠。

南山路上的梧桐叶伴着三更雨就这样点滴滴到明了么。

杨柳岸边想来早已没有离别的人望着兰舟渐去渐远伴着雨落而惆怅了吧。

雷峰塔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只有白娘子的痴情依旧还在西湖缠绵在每一个游人的心间。

想那长桥上的相送只是一天,却唯美了千年,仿如静下心来,都可听见祝英台有些嗔怪无奈却又情意绵绵地叫着“梁兄”。

 

一夜西湖雨,天晓雨恰停。只是,柳梢树尾尚有点点清泪,屋檐黛瓦泅湿痕迹未干。

薄薄烟雾,淡淡绕湖面,远山如黛,浅浅墨染就。

 

这就是白居易所眷恋的“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的西湖。

这就是苏东坡写到的“渐见灯明出远寺,更待月黑看湖光”的夜泛西湖

这就是隐居于孤山的梅妻鹤子林逋写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西湖孤山。

这就是欧阳修写的“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的西湖秋色。

我来的时候,正是秋末冬初。

 

【杭州】听一壶西湖雨

西子湖畔的岸边,杨柳依旧于深秋中绿意盎然。只是不知,见惯悲欢离合的杨柳呀是否还是那么多愁善感,于秋风萧瑟里,抚慰每一位红尘过客的淡淡伤感。

而一年四季常绿的香樟树,亭亭如盖。那些曾于树于乘凉的游客早就不知去向,就连离去的背影都不曾有过一丝的依恋。只有树底叶间的鸽子还在玩着停歇腾飞的游戏。时不时冒出个精灵脑袋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松鼠,总是一不留神便跑到高高的树梢,只留下毛绒绒的尾巴怎么藏也藏不住。

 

静静伫立岸边的银杏,是否早已过了千年。不知在她的眼中,千年以前的西子与如今的西湖是否有了诸多改变。曾经的烟波画船依旧摇曳在湖面中,临湖而立的粉墙黛瓦还是如当年的唐宋诗篇那样婉约古典。

只不过,湖水悠悠,时光如流,船已不是当年诗人所乘的那一艘,而庭院里的主人早已不知轮回了多少年。所谓景物已旧,物是人非,其实也不全是伤感,比起人非物亦非岂不是让人添了几许安慰?

 

一叶小舟游荡湖中,梢公轻摇手中摇橹,毫不费力的近乎轻松。言道,湖水只有两三米深,倒是湖中的淤泥越积越多。人在船中,船在湖里,岸上有景,湖中倒影,你在船里看风景,一不小心,你也会入了别人的镜头里。

 

长长的断桥轻卧于碧波,白娘子那一句“断桥未断情先断”的唱词便不经意的在心中响起。所谓断桥,是下雪时,两边雪薄易化,中间未化,远远望去便如桥断了一般。所以断桥若无残雪,便是情不断桥也不断了。

 

对于长于南方一个小城的我来说,一生还从未遇见雪,若真能遇见这断桥残雪,岂不是于回忆里添上诗情画意的一笔。可直到我归来一个星期后,西湖才真的冷了,下了薄薄的雪。

人生本就如此,惊喜与遗憾相伴,而不圆满也才会有了期盼。

 

【杭州】听一壶西湖雨

船至白堤,仿如工笔画里最轻最淡的一抹,深秋初冬里,杨柳依旧有丝丝嫩绿,清新淡雅得仿如一幅初春晨意,刚刚苏醒的杨柳才恰恰睁开迷蒙的眼睛,抽出那一份欲说还休的新绿。你不得不惊叹,深秋春意,也是不可多得的一遇。

 

我们携手上岸,沿堤漫步,长长的西子湖畔,看不够的烟波画船,粉墙黛瓦。春有杏花烟雨,夏有别样荷香,秋有三潭印月,冬有断桥残雪。每一季皆有不同,每一日光景变幻。只是我来的时候恰恰是季与季的交换,就算寻不到唐风宋雨所描绘的景致,却依旧每移一步每换一个角度,都皆有不同的韵味。

 

原以为黄昏可遇雷峰夕照的绚丽,可天空只是一片阴郁;原以为可见初雪江南的西子湖畔,可天气依旧未曾有真的寒意;原以为高大的梧桐该不会让我失望吧,可却依旧将黄未黄;原也曾寄望于太子湾中的枫叶艳丽,却终将错过了脚步没有进去。

 

细细一想,其实也都全无关系。

晨起,一川烟雾如梦如幻,远山空蒙,近水清碧。整个西湖如刚刚沐浴更衣发梢尚有未干水滴的西子,幽雅灵秀,清新脱俗。如洗过的杨柳是一低头的温婉垂下的青丝,轻风吹皱起湖面微澜处,是欲说还休的少女心事,淡雅得犹如一阙婉约温婉的清词。

 

有多少人千里跋涉,只会一睹西子的芳容;一别之后又有多少魂牵梦萦尽是西子的清丽。西湖之大,一日两夜也领略不到一二。许多时候只能脚步匆匆,走马观灯。

 

三潭印月上听那有关三十三个月亮的解说。你不得不佩服当年苏子的妙思。

所谓三潭,实际上是3个石塔和其周围水域,塔腹中空,每塔有五孔,中秋之夜,塔中点蜡烛,便如有十五个月亮一般,再加倒映水中一共三十个,天上真月亮与倒影两个,外加一个便是游人每人心中的月亮代表我的心一个了。

 

原因时间匆促是想放弃的,但先生一直觉得我一定会喜欢的。可以放弃别的,唯独三潭印月不可不去。

是的,烟笼寒水月笼纱这种意境虽然是无法遇见,可若到了西湖而不去三潭却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于白日里想象那:

月圆之夜,泛舟湖上,邀朋共饮,三两知己。

高兴处,手舞足蹈;低落时,伤春悲秋。

吟一壶月,浅斟低酌;赏一炉风,低吟浅唱。

一弯月影,三个塔身,满面湖风,浑身诗意。

分不清今夕何夕,何管它时间如流。

 

【杭州】听一壶西湖雨

许多人说,如今雷峰塔已不是当年模样,不去也罢。

但我总觉得雷峰塔倒是件极好的事,塔下的白娘子终于可以重见天日,去过她想要的日子。似她这般菩萨心肠的女子,就该拥有属于她的自由幸福。我想去雷峰塔的原因,是因为想俯看西湖。

 

或许,想象里的江南,有小桥流水人家的宁静,庭院深深的雅致古韵,更有油纸伞下江南女子的婀娜婉约,迷离的烟雨是江南不变的底蕴。似我这般喜爱烟雾迷蒙的人,更在意的便这似有若无的隐约,淡若轻烟的朦胧了。可是这一次,我想看一看,你的全景,不在想象,而在眼前。

 

有电梯可直达雷峰塔上,但每一层又皆有不同的视觉。天色阴沉,光线并不怎么好,但依旧可以看到清晰的全景。几叶小舟荡棹摇橹,近青远黛的青山间有朱红琉璃点缀,迷蒙间轻雾薄烟飘浮,如水墨丹青画卷。

 

我喜欢西子湖畔的那些悠长的小路,一眼望不到头,弯弯曲曲处,颇有柳暗花明之感。两边高大的法国梧桐,撑起小路一个阴凉绿意的曲径通幽,梧桐叶子似黄未黄,车子掠过,似坠未坠的叶子便飘飞起来,煞是好看。而苏堤处,更有开早的海棠添艳。

 

走得累了,便寻一处临湖茶座,又是一杯红茶,一杯菊花,一碟花生,就着满湖风光,发呆,闲聊。

有多少次梦想,寻一空闲午后,择一临湖位子,携身边人,相对而坐,任时光悄悄流逝,看小舟轻摇慢荡。阳光洒满湖面,斑驳的树影光圈慢慢的移动。叶落无言,流水不语,这样一份清明简净的时光,听一曲云水禅心的江南丝竹或者温婉柔媚的越剧。

 

晴日里眼前是一波如镜,天上白云卷舒,湖心青翠岛屿,更有小舟轻泛,亭台留影。

若是恰逢江南雨,临窗看雨,数着涟漪,远山如黛笼罩烟雨,粉墙灰瓦尽如词意。

这浸染着唐风宋雨的时光,缠绵千年情意绵绵的爱情传说,让一颗心沥尽浮华,彼此相望不语,心中也尽是柔情蜜意。

 

只有跋涉过的人,才知道小憩的美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珍惜的可贵。

不必经历轰轰烈烈的波涛汹涌,不必跌宕起伏的曲折人生,不必细诉那些纠结痴迷的红尘过往,不必历数心中对你的真情切意,一路走来,牵手相依,话未言尽你已知我意,语未说出我已懂你心。毕竟,在一起,比什么都让人感恩欣喜。

 

眼前茶,身边人,心中梦,一把空闲时光。

只想,不管时间,不理俗事,就这样,任日落月升,任秋去冬来,任寒风袭衣,任夜露沾染,来了,便不走了。

可我们终是这红尘凡俗中的一员,我们只是西湖的匆匆过客,而江南更不是我的家乡。

我们是游客,不是归人。

 

踏着夜色而来,乘着晨风而回,我来的时候秋雨淋沥,回到家乡却是温暖湿润,人生聚散皆是缘,相遇有定数。

他日,后会有期,定来小住。

许我一轩窗的弯月,灰墙黛瓦下的长笛,满城江南烟雨,一湖杨柳飘絮,半生相思,一段时光倾诉。煮一壶月光,听一枝莲的过往,持半卷古书,讲一段情意流传千古。

或者,临窗而立,且听风吟;把盏香茗,共煮光阴。

 

【杭州】听一壶西湖雨

拾一枚梧桐叶子听雨

越过千年的光阴

我想问问 雷峰塔下的白娘子

是否后悔当年亲手挥下的那一场雨

一心报恩 一片情痴

却还是逃不过辜负与怀疑

侧耳倾听 一夜的雨

声声 爱是轮回里的注定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千年守候只为深情共余生

五百次的回眸只为一次的擦肩

再深的修行 也逃不过情之执念

这一生能够相遇便已无悔无怨

一壶水 两杯茶

听取一段传说千年的缠绵

 

这一生我终于与你相遇

粉墙黛瓦轩窗下

听一曲江南丝竹化蝶翩翩

断桥上 杨柳岸

烟波画船里话当年

把酒问月的苏轼乘风而去

而明月年年映在三潭湖间

西湖山水依旧 传说依然

故事里的人却早已不见

 

传说唯美了西湖

西湖成就了典故

而我们来过便无须频频回顾

这一生携手相依已很满足

 

                                      2015122星期三18:07:4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