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殷红
胡殷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453
  • 关注人气:9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姑奶奶叶广芩

(2010-03-09 09:31:35)
标签:

婆姨

大家闺秀

叶广芩

北京

胡殷红

文化

北京姑奶奶叶广芩

胡殷红

叶广芩虽然在陕西好几十年了,但她“身在曹营心在汉”,因为她毕竟是我们北京的姑奶奶。15年前我采访她时,她说我不像汉族人。我心想,你还一点不像满族人呢,明明一个大家闺秀装成个陕西婆姨。

今年春节前北京热播叶广芩同名小说《采桑子》改编的电视剧,正巧她回北京过年。叶广芩按老理儿拜谒了七大姑八大姨、老哥和老姐。他们个个早已是平头百姓,可个个还都放不下皇亲国戚、遗老遗少的谱儿,请他们到老字号用膳,出租车断然不肯坐,叶广芩就天天高价雇“黑车”,让人家装成专车司机,背人下楼,扶人上车,鞠大躬,行“蹲礼”,直闹腾到正月十五。受雇的车主说,姑奶奶,你们家亲戚要是都这么排场,给多少钱我也侍候不了啦。

在叶广芩身上,老北京人的“讲礼数”和“满不吝”都有突出表现。她那大家闺秀的“范儿”一般人还真端不起来:进电梯她从来侧身让步,右手伸出,礼让他人。开会入座,她决不第一,也从不迟到。任何人讲话,她都是“凌腰”而坐,双手对握放在腿上。和朋友聊天,她一定注视对方,从不插话打断。这些从“丫丫”时代就养成的规矩,让她身上散发着时髦女性们少有的气派和独特味道。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就这毛病,对自己要求严,对别人要求更严。比如叶广芩带女儿到青海湖去旅游,一对20来岁的恋人迟到一个多钟头,车上骂不绝耳。待那两人手拉手上了车,叶广芩用腿往通道上一横,非要他俩向全车人道歉,小伙子像被激怒的公牛高声嘶吼。叶广芩脾气也上来了,双方居然动手打将起来,直打得司机把车停下来说:等你们打完了再走。全车人没一个说话,也没人劝架。我听得过瘾,叶广芩说得更来劲。我说,你就不怕打出人命?叶广芩得意地说,我有数,那小两口不是打架的人,要不我也不敢招呼啊。她还号召我参加她组织的打架旅游团,走一路打一路,打那些不守规矩的、不主持正义的、不说人话的。我说,那我的医药费得你出。

我一点规矩不讲地坐在桌子上和叶广芩聊天,听她讲她在西藏要饭的事,乐得我差点翻掉地下。当年,叶广芩听说“一卡在手走遍全国”,赶了回时髦,到了才知西藏根本没时兴一卡通。兜里那点散碎银两用光后,饿得坐在马路边上冒金花,但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人现眼地拿碗要饭啊。一抬眼看见“天府大酒楼”,她想出个馊主意:进去点它个四碟四碗,饱饱吃上一顿,然后用卡结账,人家肯定说不行,正好在那儿免费打长途让家里汇款。盘算得不赖,可饭店快打烊了,不再接待客人,就剩两个出差模样的人还没吃完,叶广芩急中生智,搬个椅子往两人中间一坐说,我遇到麻烦了。那俩人说,你这样的我们见多了。叶广芩又拿出牡丹卡、身份证,那俩人说,这玩意儿假的就更多了。她再拿出招待所房门钥匙和记者证,那俩人说,就你这样也就冒充记者。费了半天口舌叶广芩先急了:让你们多添一碗饭有什么难的?那俩人觉得也是,又没骗别的。叶广芩见人家突口了,就顺竿爬:一碗饭哪儿顶得到晚上啊,再加一碗饭添两个菜。吃完,谢过,告辞。到晚上,那俩“赏”饭的散步到叶广芩住所附近,就便想验证一下“女骗子”。叶广芩见他俩来了,噌地一下从床上蹦到地下,得了理似地大声说,我没骗你们吧?那你们得借我1000元,到成都马上寄你们。俩小伙子跟自己犯了错似的,乖乖交出钱走了。当然,他们三天后就收到了叶广芩的汇款。没多久,他俩到西安出差,试着打叶广芩留下的手机号。见面时叶广芩正在电视剧拍摄现场呼风唤雨呢,她那大着嗓门掳胳膊挽袖子统筹全局的架式让他们目瞪口呆:这就是在西藏要饭吃的大姐!

在外要饭的事叶广芩不觉着丢人,回家当“总管”她也觉得满有成就。买房、修车、换灯炮,事事都是叶广芩说了算,件件也就得她自己干了。有几年叶广芩家闹耗子,耗子们大庭广众之下出来溜跶时,老公两腿一抬让耗子们过去,然后大喊:你给我把它们打死!赶上叶广芩出差几天,回来准能看到家里地上、桌上到处摆着一小堆一小堆的吃食。老公说,我给耗子吃的,它们有吃的就不偷吃我的饭了,等你回来再处理它们。看着老婆整天家里家外上了弦似地折腾,老公常常冷嘲热讽地问叶广芩:你什么时候当总理啊?

叶广芩挂职县委副书记有十来年了,把自己混同于当地老百姓,深入于他们之中已不是问题,但说当领导,她就是上不了道。有一次县委通知下午开会研究提拔干部,上午就有一个婆姨得了消息,拿着五捆香椿找到叶广芩,张嘴就说:我想当乡长,我要当了乡长,决不允许滥砍滥伐。叶广芩收了“贿”,也觉得这人直爽,想干事。开会时先说收了人家香椿,然后提议让这个婆姨当乡长,结果是惹来哄堂大笑,弄得书记连连说,这是选一乡之长啊,你有点谱行吗?

叶广芩的大名,在小小的县城妇孺皆知。夏天她为了凉快,穿个自制的花布旗袍满县城跑。书记想说却不好说,比她这副书记职务低的也没法开口。琢磨半天,组织上让县文化馆馆长找她说:你的穿戴要注意,干部最好穿正装,你这样别人会觉得不正经。叶广芩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第二天全县开大会,叶广芩就穿着旗袍上了台,从那以后小县城旗袍盛行。

叶广芩打小就爱吃烤白薯,见了烤白薯非吃不可,县城里卖白薯的没有不认得她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委婉地找到叶广芩说:叶副书记,您有啥需要就对我们说,我们去给您办。叶广芩意识到吃烤白薯的事影响了干部形象,第二天再见到烤白薯的,买了揣进怀里就往办公室跑,先吃白薯,再去医务室处理肚皮上烫出的大泡。上上下下都知道她还在偷吃,但谁都窃笑不语了。叶广芩在那里挂职是配了专车的,但一元钱跑遍县城的三轮车是她最得意的交通工具。她嫌叫车等车浪费时间,从来自己坐三轮东跑西颠。我说,你可真行,坐三轮,穿旗袍,啃白薯,真有咱北京姑奶奶的派——满不吝!

叶广芩写了一系列家族小说,其中《采桑子》曾入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评委们给予很高评价,但终因这部作品采用了完全不同于传统长篇小说的结构,评委们对这部作品能否称为长篇小说,难以达成一致意见,所以没能摘取桂冠。《青木川》是叶广芩以她的第二故乡陕西农村为背景创作的小说,文字还是一以贯之地优雅和耐读,那淡淡的情调,优雅的文笔,回味甘长。

叶广芩是可爱的作家,优秀的女人,她把大家闺秀气、姑奶奶派、陕西婆姨劲儿糅合于一身,那叫一个和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