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汪曾祺:平乏时代的风雅生活

(2018-10-07 09:22:10)
标签:

杂谈

汪曾祺:平乏时代的风雅生活

汪曾祺:平乏时代的风雅生活

潇湘蓝

微信文集:xxlwenji19

汪曾祺的散文有意思,不管是写人还是写事,写着写着总能勾连到吃。

一、

比如写菊花,其中一段起头一句“我在北京见过的最好的菊花是在老舍先生家里。”那读者的兴趣来了,这最好的菊花叫什么?花瓣是平的卷的还是管状,不知是怎样的好法?可是汪大师却不往下说了,笔一歪,念头转到“老舍的哥哥很会侍弄菊花“,然后又加一句“花很鲜艳。”便没了。接下里就联想起老舍请朋友赏菊在家里请客,”菜有北京特点,如芝麻酱炖黄花鱼、盒子菜。酒敞开供应,既醉既饱,至今不忘。”这就写完了。

真是个吃货啊。

二、

写金岳霖,写到他最出名的学生叫王浩,王浩后来成了美籍华人,回国讲学,托他画张画。汪大师又发挥吃货的本色了,他画的是“几个青头菌!牛肝菌、一根大葱、两头蒜,还有一块很大的宣威火腿。”画上提的是“以慰王浩异国乡情”。

果然大师幽默风趣,亦庄亦谐。“一根葱两头蒜”这样简爽迷人的美食画风,实在叫人喜欢。

三、

还有一篇《采薇》,题名出于诗经“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之。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薇,荒野豌豆。

这首诗呈现出的是一种一片荒芜贫瘠并夹杂悲伤无望的哀苦情绪。即便不熟悉这首诗,仅从诗经的意象中也是一幅和风清雅、满目素芬的场景感,然而汪大师的笔触没有一点颓丧寥落之气,他却毫不在意,开场就是“到处吃馆子”。

然后一连串的“汽锅鸡、新亚饭店的过油肘子、东月楼的锅贴乌鱼、映时春的油淋鸡、小西门马家牛肉馆的牛肉、厚德福的铁锅蛋、松鹤楼的腐乳肉,三六九的大排面”,”好比红楼梦里的薛蟠油嘴咂舌的荤天肉地脑满肠肥全都吃了一个遍。就算是公子哥这种吃法也有点被油吞晕了。

然后讲到后来日子苦没得吃了,就到处挖野菜,如野苋菜、灰菜、“还有一种像一根鸡毛掸子的扫帚苗”。这也说的有滋有味的。仿佛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感觉只要是吃,就永远兴致勃勃。

野菜这还算正常的,总还是菜。

但看最后一节,貌似惊悚片。那时野菜吃尽了,有人捉来一种硬壳昆虫,叫豆壳虫,“撕去硬翅,在锅里干爆了,撒一点花椒盐,就起酒来。”如果没看前文,这描述如同巧妇洗手烹大餐,言之令人神往。接着又说“有点像油爆虾,而且有一股柏树叶的清香。”是不是也要去尝尝了,太诱人了!吃完意犹未尽,他写诗纪念:人间至味干巴菌,世上馋人大学生,尚有灰藋堪漫吃,更循柏叶捉昆虫。”

哪有清贫可言,这简直就是平民窟里的风雅生活,有酒有诗,有山间“珍馐”,其乐无穷。

汪大师,那时还是黄土坡的一个中学教师,面对困境既不谈悲辛也没有苦到极致生出诗意。他还是红尘中人,始终保有乐观顽强的吃货趣味。

至于“采薇”的内涵,吃货的贫瘠和丰富读者自然各有领悟。对生活的热爱和内在的力量真是令人肃然起敬。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