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钱钟书:1937年弥漫在留学生中的骚气

(2018-08-15 11:35:10)
标签:

杂谈

钱钟书:1937年弥漫在留学生中的骚气

钱钟书:一窝子骚气的民国留学生

潇湘蓝

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钱钟书写女人,好玩。

1937年,钱钟书27岁,获得牛津大学学士学位。

小说《围城》,写的是1937年的留学生群体,男女都是一窝子骚气。

才子眼里的女人似乎都蛮可笑的。

苏小姐在法国读完博士,一点看不出书卷气,就是一个字“装”。“戴着太阳眼镜,身上摊本小说。”身上衣服极斯文讲究。却又最讨厌孩子,但听到别的女人奉承,又和颜悦色起来。这博士的标签贴上去有点别扭,也许吧,博士没那么高雅,一大部分为有钱小姐准备的。

苏小姐理想的自己是:“艳如桃李冷若冰霜”让方鸿渐卑逊地仰慕而后屈伏地求爱。谁知道气候虽然每天华氏一百度左右这种又甜又冷的冰淇淋作风全行不通。

苏小姐是比较端着的。鲍小姐就“大方多了”:

“她只穿绯霞色抹胸,海蓝色巾肉短裤,漏空白皮鞋里露出涂红的指甲。

”旁边的“那些男学生看得心头起火。口角流水,背着鲍小姐说笑个不了。有人叫她熟食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

这些民国早年的留学生看到的也无非是女人,只不过笙歌艳女换成了留洋娇女,且更加直接“熟食铺子”或显得时髦的“局部真理”。

这些人骨子里还是遗老或南洋富商的后代。和现在不少富家子弟一样在海外混两年而已。

男人么,如孙太太说的“我不懂为什么男人全爱赌,你看咱们同船的几位,没一个不赌得错天黑地。”要么就是方鸿渐那样的男学生,忙着追求鲍小姐。

虽然大家都知道鲍小姐的留学费用是未婚夫出的,但每个人都乐于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笑点和嘈点。

苏小姐却很怅然有失。“书上一字没看进去,耳听得鲍小姐娇声说笑。”

鲍小姐肆无忌惮,游刃有余,“方鸿渐正抽着烟,鲍小姐向他抻手,他掏出香烟匣来给她一支,鲍小姐衔在嘴里,他手指在打火匣上作势要为她点烟,她忽然嘴迎上去把衔的烟头凑在他抽的烟头上一吸,那支烟点着了,鲍小姐得间地吐口烟出来。”

真是一对璧人,调情高手,谁看了都要暗叫一声好。

苏小姐可气坏了,“身上发伶,想这两个人真不要脸,大庭广从竟借烟卷来接吻。再看不过了,站起来,说要下面去。其实她知道下面没有地方可去。”

这对浪人把熟悉的都吓走了,他们就大大方方在甲板上抢吻。“一个大浪把船身晃得利害,鲍小姐也站不稳,方鸿渐勾住她腰,傍了栏杆不走,馋嘴似地吻她。”到了晚上,“ 咱们俩今天都是一个人睡,鲍小姐好像不经意地说。”方鸿渐,“心也按束不住了,快活得要大叫,跳下铺,没套好拖鞋,就打开门帘,先闻到一阵鲍小姐惯用的爽身粉的香味。”

难怪张爱玲笔下的男女都是性饥渴者,还总说她俗。

其实她或是其他民国大师、身边也多是留洋男女的风流韵事。

民国空气里的这股子骚气,掩也掩不住。

未完待续……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