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到中年读元曲

(2018-01-02 10:08:10)
标签:

元曲

关汉卿

白朴

郑光祖

马致远

分类: 诗无邪

人到中年读元曲


潇湘蓝

人到中年读元曲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有人说,元曲中是没有正能量的。


集中看了一下元曲四大家的名篇,果然有极负感的情绪。


一、


白朴:过了重阳,寒惨惨,秋阴连日。


这样的话说说已经不忍,何况还要写下来,一遍一遍的读、念,这是怎样的悲调呢。


再联想到重阳佳节,那是登高望远、祭祖敬老,菊花赏秋。原本都是满满的人生意趣和文人情怀,怎么一转眼,就是“寒、惨惨、阴、连日”这些词磊在一起,不是生无可恋么。

 


二、


马致远:春将暮,花渐无,春催得落花无数。


明明写的是春景,他却直言“花无”,一点不矫情。后一句“催”字更是有点怨春了。《诗经》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兮,雨雪霏霏。”以盛景写哀景是一种技法,同时蕴含着深厚的同情和慰藉。但这里的暮春之景直达凋落萎谢,迅转之快如一刀毙命,没有感慨,没有过程,甚至连悲情也没有。


这句用“悲”来形容都是不够的,元人的心是死到地底了。


元人的日子,大概是历史上最难过的了。


三、


关汉卿:癫狂柳絮扑帘飞,绿暗红稀。


关汉卿大概是元曲四大家里最豁达的。他的词曲里有一股力,强劲、不屈。但即便这样,他也抗不过“癫狂柳絮”以致于“绿暗红稀”。这样的用词,比较前代词人的“绿肥红瘦”,宋人柔弱无力且还凄情缱绻,而元人连一点自怜自惜的意思也没了,“暗、稀”,简直灰暗到底。


四、


郑光祖:财叶将残,雨霁风高催木杪。江乡潇洒,数株衰柳罩平桥。


元人用词很直接,一点不婉转、不忌讳。郑光祖就有很多“将残、衰柳、难熬、闷入、薄劣”这些词,大概是元曲都在俚俗间唱作,所以戾气生猛,爱恨都到底了。


以元曲四大家的旷世才情,后来都投身杂剧。即便后世评价甚高,但在当时,在他们的作品中心灰意懒,苟且偷生、悲观绝望的情绪是不少见的。


元曲,是要结合了时代背景民族存亡文人仕途的覆灭等等因素来看的。这样看来,元曲要中老年人读,有了一定人生阅历后,再看看那时悲绝,如今皆可算可以。各种欲望孽情攀比之心心态大概也可以好些吧。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
xxlwenji19


感谢关注。

人到中年读元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