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轼《江城子》:逆境中的乐天派

(2017-11-30 12:00:45)
标签:

苏轼

江城子

吹散一春愁

扬州

潇湘蓝

分类: 诗无邪

苏轼果然是个乐天派

潇湘蓝

苏轼《江城子》:逆境中的乐天派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早起读苏词,笑了,苏大人果然是个乐天派。

江城子

墨云拖雨过西楼。水东流。晚烟收。

柳外残阳,回照动帘钩。

今夜巫山真个好,花未落,酒新篘(chōu)。

 

美人微笑转星眸。月花羞。捧金瓯。

歌扇萦风,吹散一春愁。

试问江南诸伴侣,谁似我,醉扬州。

1、 

首句墨云拖雨过西楼,一个“拖”字显得好笨重。“携雨、握雨、翻雨”都比“拖雨”好。词比诗轻巧,这个“拖”字把我带闷了。其他都正常。墨云、西楼、流水、晚烟,这些都是惯见的意象,“墨云翻雨、西楼残照”视野幽远,气象壮大,“水东流,不歇。晚烟收,将尽。”动静开合,这些也是豪放词的特点。假如没有“拖”字,云、楼、水、烟营造的词境,堪称规范经典。

2、 

柳外残阳,回照动帘钩。

这一句从上句跟来,柳外残阳,原本自然,但细想就伤感了。“柳”有送别留君之意。联系到“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可见苏大人内心苦楚,四个字晃过了。紧接着“回照动帘钩”,不知是风起帘动,还是月色撩人,总之,声气一转,此时隐约有玉人殷勤勾走万千愁绪。

3、

“今夜巫山真个好,花未落,酒新篘。”

苏大人的速度够快的,从“柳外残阳”转入“巫山云雨”,丝毫不拖泥带水,一代豪俊风流洒脱。花未落,酒新篘。佳人有约,酒逢知己,当下有美人与酒,且饮且醉,人生几何。

篘:滤(酒),新滤的佳酿。

这句可当作“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的当年景。

 4、

美人微笑转星眸。月华羞。捧金瓯。

歌扇萦风,吹散一春愁。

词的下阙,美人歌扇,金瓯酒浓,苏大人醉眼朦胧,一响贪欢,梦里不知身是客,春意阑珊。

5、

试问江南诸伴侣,谁似我,醉扬州。

苏轼被贬扬州是在10922月,这个时间段,他是从杭州被召回朝,再一路从颍州被贬到扬州。接下来每隔一两年就遭贬一次,已经踏上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写这首《江城子》时的年龄在55岁左右。壮年不再,漂泊依旧。此时还能告诉江南父老,“谁似我,醉扬州”是非常豁达的。即便一贬再贬,壮志难酬。他还是可以美人入怀醉酒当歌,不失人生的意趣。苏大人之乐观,是逆境而生,感慨一时。

到这里,再回头看他“墨云拖雨”,一个“拖”字真是拙得贴切。三分苦涩压心底,七分偷欢忘却人生失意。实在是很不易的。

没有扎实的人生体验,炼词造句都往轻巧里去,看着洒脱,有时也缺了几分真实,不如苏大人这样,一点不避讳内心的沉重与无奈,巫山西楼,泥沙俱下,尘世本来如此。这才是既能大口吃东坡肉,壮怀激烈,把酒问青天,又能呵气如兰,羽扇纶巾,绣口一吐,词冠天下。且文人能做实事的不多,苏堤白堤,至今莺啼燕婉,柳绿花红,长虹卧波,千古流芳。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感谢关注。

苏轼《江城子》:逆境中的乐天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