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爱玲:当爱情变成龙卷风(1)

(2017-10-13 09:03:17)
标签:

张爱玲

怨女

三爷

银娣

潇湘蓝

分类: 张爱玲书会

@张爱玲:当爱情变成了龙卷风

潇湘蓝

张爱玲:当爱情变成龙卷风(1)

 

周董有首歌,把爱情比作龙卷风。

真是贴切。

很多人,一辈子没见过龙卷风。

见过的,或死或伤。


爱情是怎么变成龙卷风的,看张爱玲写来……

《怨女》:三爷

“他袍子上穿着梅花鹿皮面小背心,黑缎阔滚,一排横钮,扣着金核桃钮子。月亮门上打着短刘海,只有一寸来长,直戳出来。他连这样打扮都不难看,头剃得半秃,剃出的高额角上再加这么一排刺。”

三爷就是讲究,发型装束都是时兴的。

银娣一见钟情,就是觉得“顺眼”。

美女其实挺简单。

三爷是爱玩的,做派自然洒脱。

他上楼来,三个女人在外间坐在剥杏仁。他咕噜了一声“大嫂二嫂”,拖了张椅子转了个向,把袍子后身下摆一甩甩起来,骑着张椅子坐下来,立刻抓着杏仁一颗颗往嘴里丢。

瞧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够得上戏台上小生的花式开场了。这种下意识在女人面前的做作一看就是老手。但银娣看爽了,成天对着瘫痪在床的二爷,三爷就是天神下凡来救她的了。

 

当“他的袍子下摆拂到她脚面上”,银娣觉得“太甜蜜了”,甚至 “在她仿佛有半天功夫”:

这间房在他们四周站着,太阳刚照到冰纹花瓶里插着的一只鸡毛帚,只照亮了一撮柔软的棕色的毛。一盆玉兰花种在黄白色玉盆里,暗绿玉璞雕的兰叶在阳光中显出一层灰尘,中间一道折纹,肥阔的叶子托着一片灰白。一只景泰蓝时钟坐在玻璃罩里滴嗒。

这段场景只一个字,静。

静得荡气回肠。

欲不知何起,也伴着迷人的时刻。

 

忽然静下来的一霎那,两个情欲男女不着一字,尽通款曲。

仅凭这几秒钟,两人的孽缘定了。

 

 

三爷本就那德性,玩惯了。遇到女人傻,自己贴上来,他更好笑了。“我冻死了二嫂不心疼?她管没用,要二嫂管才服。二嫂唱个歌就还你。”句句挑逗,遇到没心的,是玩笑。有心的,当做表情达意了。银娣果然笑不可支,绯红了脸。

听见背后的脚步声,他又把袍子后襟唰的一甩甩上去,站起来向老太太房里一钻。大红门帘在他背后飞出去老远。那一只金指甲套丢在了碗里。

 

又是一串子小生下场的漂亮身手。

就像是一笔勾销,今天下午这一切都不算,不过是在胡闹,在这里等得无聊,等不及回去找他堂子里的相好。

三爷就是三爷,玩得行云流水,不留一丝痕迹。

 

其实,三爷一早赶回家里,先去了账房赖着管家立等支钱,再来老太太房里露个脸,碰巧银娣的金指甲套落在眼前,他摸在手里,如果不是银娣反应快,那么,就这么拿走了,或卖或送,都很可能。他可是连老婆的陪嫁首饰都悄悄顺走的。这货的克星,在风月场上,没了银子,谁认大爷。

 

银娣错会了意,还以为他要拿去当信物。

虽然若有所失,但痴妄执着。

心里的一团暖意上升到天空,遇着冷空气,化作了挥不去的一片云。

龙卷风就要来了……

不管不顾的女人,走进了一条死胡同,便只能把头再往墙上撞。

 

三爷这样的没落子弟,底气一般了,假象还在,对底层美女吸引力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银娣这样以非常手段进阶浑身一股戾气的女人。三爷要的是银子,银娣要的是孽爱,两股邪气相撞,气压差值增大,各种不均匀,形成龙卷风。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感谢关注!

张爱玲:当爱情变成龙卷风(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