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夏天的诗:心静自然凉,扯吧

心静自然凉,扯吧

潇湘蓝

夏天的诗:心静自然凉,扯吧
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今年夏天,上海没有诗,只有雨。挥汗如雨。

早上六点起来,除了空调间里残流的冷气,像兔子的尾巴跟着你走了出去,两步过后就到处是暖房了。这还比热锅上的蚂蚁都不如,因为锅太大了,根本爬不出来。

曹丕当年要杀曹植,此时机会最好,七步之内,他一定吟不成那首救命诗。若作出了,局面就不同了。“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曹丕一听就热死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锅已经沸了,朝堂顿时大乱。“太医……华佗……”

曹植要是反败为胜,这天象气候大概会是另一个样子。

 

曹植的夏天都是这样的: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周邦彦这首《苏幕遮》,按“消溽暑”看是盛夏。而且湿气很大,有点像江南,湿热是最难受的。但是“叶上初阳干宿雨”,昨晚已经下过一场雨,气温降下来了。此时,室内燎香祛湿,檐下鸟雀呼晴,帘外水面清圆。

 

这盛夏的早晨一点都不热啊,如此清风朗日,花香盈润,自然诗意满满的了。

 

你让周邦彦来上海玩玩,也是清早,走一走大街,挤一挤地铁。不过昨晚没有雨,气温是40.9!上海高温刚刚刷新气象史记录。估计他一头跑向车头,迫不及待要穿越回去了。

 

再看一首:明代,文征明的《青玉案·庭下石榴花乱吐

“庭下石榴花乱吐,满地绿荫亭午。午睡觉来时自语,悠扬魂梦,黯然情绪,蝴蝶过墙去。骎骎娇眼开仍,悄无人至还凝伫。团扇不摇风自举,盈盈翠竹,纤纤白苎,不受些儿暑。”

写到这句“团扇不摇风自举”,当真羡慕。若此时也有一阵风来,不知如何惬意。但你说这句话读了,恍若有风自来,心里到的确清爽了些。实在还是很牵强的。

这盛夏的午后,一场幽梦,睡得深稳。也不是什么高庭廊轩。“庭下石榴花、满地绿荫、盈盈翠竹”,一般农家小院都有。但是真好,“悠扬魂梦,蝴蝶过墙”,即便是“黯然情绪”,到底有风,一切就都有了生趣。那塌上的女子手持团扇,麻衣如雪,如此清风,美人当前,夫复何求。

 

问题是,上海这会儿吹上来的风都是暖的。

整个城市如一只巨大的烤箱,刚一阵异响,一扇玻璃门热爆了。崩出无数条裂纹也还是冲不出来,冲不出来。

诗读了,心未凉。

心静自然凉,也真够扯的。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