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乱入红楼:牛逼的刘姥姥(3)

(2017-07-17 11:37:47)
标签:

乱入红楼

刘姥姥

贾母

牛逼

潇湘蓝

分类: 乱入红楼


乱入红楼:牛逼的刘姥姥(
3


大俗对大雅


潇湘蓝

2017年07月17日


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凭的是她应答如流的本事。

 


清早,李纨撷了一盆菊花宋给贾母。凤姐便随手将一盆子花横三竖四插了刘姥姥一头。


众人笑倒。


刘姥姥语出惊人:

我虽老了,年轻时也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老风流才好。


簪花乃是雅事。姥姥却说是风流。乡野村妇于花儿粉儿上,多为香艳之思。在粗鄙的刘姥姥嘴里说出来,却又是另一番坦荡荡。这里面有一种豁朗和畅快,直接扯脱了这些贵妇妇女的骄矜和故作正经的面纱。原本是个丑相,一句“老风流”,不仅姥姥自解了,还把大家逗到心里去了。这自嘲的巨大效果,不过是撩了一个集体骚。

 


刘姥姥之应对,好比灌篮高手。无论何时何地,行进突然有意无意,都能稳稳接牢,投入或传回。手腕之柔和用力之巧妙过程之流畅,无不令人赏心悦目。


比如,贾母问姥姥“这园子好不好?”姥姥就回“竟比那画儿还强十倍”。贾母指着惜春说“你瞧我这个孙女儿,她就会画。”姥姥就忙跑过去,拉着惜春说“别是神仙托生的吧”。


尤其是进了潇湘馆,贾母指着黛玉道“这是我外孙女儿的屋子”,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笑道“这哪像小姐的绣房,竟上等的书房还好”。


这姥姥不夸貌,独夸才。


她又何曾见过上等的书房?


实在是姥姥眼力不凡,反应更敏锐。


知书达理,才貌双全。这就是贵族小姐的基本素养。


这是民间和皇家的共识。


姥姥如此一说,贾母心里自然更欣悦了。

 

 


这大富之家的种种华丽深邃,非得要刘姥姥这样能说会道的的山野村妇嘴里说出来,才是最大的妥帖和舒坦。

 


所以,接下来,贾母也忍不住耍宝了。


那就是关于“软烟罗”那一段。


凤姐说,“大板箱里还有好些匹银红蝉翼纱,也有各样折枝花样的,也有流云万福花样的,也有百蝶穿花花样的,颜色又鲜,纱又轻软。”贾母听了笑道“正经名字叫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

 


一段软烟罗,情致婉约,深柔细腻,文辞雅丽,余香满口。


富贵荣华到了这般境地,别致温柔,情意无限。并没有金银铜钱的浊气,有的只是与自然、山水、节气融为一体的生动体态,还有世间万物情景交融的人世之美。

 


亦如李渔之《闲情偶寄》写百褶裙,“裙制之精细,折多则湘纹易动,无风亦似飘飘。折少则胶柱难移,有态亦似木强。古云,裙拖八幅潇湘水。吴门新式,又有“月华裙”者,一裥之间,五色具备,犹皎月之现光华也。”


俱是一样的现世美好。

 


这一段大雅之笔,为后来刘姥姥在宴饮上的言行举止,带来了更痛快的笑声。

 


宴始,刘姥姥说了一句“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大观园内什么笑态都全了。


“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

 


这就是大俗与大雅,彼此都到了极致,就是这样的皆大欢喜。人世生动灿烂,皆为有这一天,雅俗平起而坐,你说我笑,你演我看。人无高低,心无芥蒂,亦无贫穷富贵势力心,只在一起畅畅快快、无遮无拦,痛笑一回。




乱入红楼系列: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2017年07月1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