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潇湘蓝xxl
潇湘蓝xx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5,290
  • 关注人气:8,3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乱入红楼:平儿与贾琏到底是什么关系

(2017-05-08 08:47:01)
标签:

平儿

贾琏

乱入红楼

潇湘蓝

关系

分类: 乱入红楼

平儿与贾琏到底是什么关系

潇湘蓝

 乱入红楼:平儿与贾琏到底是什么关系


平儿是个管事的,不是专门伺候爷们的,却被曹公赐了个“俏”字。为什么?

平儿之貌如黛玉之容,很少费笔墨描绘,只是一个味吧。

平儿的这点子女人味,在“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表现的相当有趣。

 

凤姐之女大姐儿病了。


凤姐听了,登时忙将起来: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与家人忌煎炒等物;一面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面又拿大红尺头给奶子丫头亲近人等裁衣裳。外面打扫净室,款留两位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家去。贾琏只得搬出外书房来安歇。凤姐和平儿都跟王夫人日日供奉“娘娘”

 

这出戏,就是一场忙乱里开始了。

忙乱的主角是凤姐。

 

那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十分难熬,只得暂将小厮内清俊的选来出火。

 

凤姐一忙,有人便要忙中作乱。那就是贾琏,

他和多姑娘儿怎么作乱的,不是重点。但这场偷情戏的分量对贾琏的意义不输给其他女人。

 

一日,大姐毒尽癍回,十二日后送了“娘娘”,合家祭天祀祖,还愿焚香,庆贺放赏已毕,贾琏仍复搬进卧室。见了凤姐,正是俗语云:“新婚不如远别。”是夜更有无限恩爱,自不必说。

 

大姐病好了。凤姐也定心了。她和贾琏夫妻情深,都是常理。但是这里还有个人,也应是“新婚不如远别”的,那就是平儿,贾琏唯一的名正言顺的妾。但是这两人似乎都没记得这回事。

他们俩恩爱完了,各忙各的去了。

 

这个时候,轮到平儿上场了。

 

次日早起,凤姐往上屋去后,平儿收拾贾琏在外的衣服铺盖,不承望枕套中抖出一绺青丝来.平儿会意,忙拽在袖内,便走至这边房内来,拿出头发来,向贾琏笑道:“这是什么?"

  

平儿发现“赃证”,忙拽在袖内,便去房中找贾琏。留意这是个空档“凤姐往上屋去后”。这会来找贾琏,而且“笑着说”,是不是她的女儿心态呢?

 

贾琏看见着了忙,抢上来要夺.平儿便跑,被贾琏一把揪住,按在炕上,掰手要夺,口内笑道:“小蹄子,你不趁早拿出来,我把你膀子橛折了。”平儿笑道:“你就是没良心的.我好意瞒着他来问,你倒赌狠!你只赌狠,等他回来我告诉他,看你怎么着。”

 

于是两人便在房里一跑一追,“按在炕上”闹了起来。难道是平儿故意引逗贾琏?但是贾琏的眼里只有赃证,并没有平儿。而且平儿的话也有意思,“你就是没良心的,我好意瞒着他来问,你倒赌狠!你只赌狠,等她回来我告诉她,看你怎么着。”

这个时候两人的一言一语都是在炕上的。却不是暖意绵绵的情话,倒有一股子杀气。

 

一语未了,只听凤姐声音进来.贾琏听见松了手,平儿刚起身,凤姐已走进来,

 

平儿为什么是这个时候才起身?平儿若只是想讨好贾琏隐瞒而已,给了他头发丝就完事了。两人夺来抢去的,岂不费事。若说平儿存心撩拨,也不像。

 

凤姐见了贾琏,忽然想起来,便问平儿:“前日拿出去的东西,都收进来了没有?”凤姐又笑道:“这十几天,难保干净,或者有相好的丢下什么戒指儿、汗巾儿,也未可定。”一席话,说的贾琏脸都黄了,在凤姐身背后,只望着平儿杀鸡儿抹脖子的使眼色儿,求他遮盖。平儿只装看不见,因笑道:“怎么我的心就和奶奶一样!我就怕有原故,留神搜了一搜,竟一点破绽儿都没有。奶奶不信,亲自搜搜。”凤姐笑道:“傻丫头!他就有这些东西,肯叫咱们搜着?”说着,拿了样子出去了。

 

 

平儿打消了凤姐的疑虑,凤姐又忙去了。

 

平儿指着鼻子,晃着头笑道:“这件事怎么回谢我呢?"喜的个贾琏身痒难挠,跑上来搂着,"心肝肠肉"乱叫乱谢.

 

房里这俩又开始玩闹起来。好一个闺房之乐。

 

平儿手里拿着头发,笑道:“这是一辈子的把柄儿。好便罢,不好咱们就抖出来。”贾琏笑着央告道:“你好生收着罢,千万可别叫他知道。”嘴里说着,瞅他不堤防,一把就抢过来,笑道:“你拿着到底不好,不如我烧了就完了事了。”一面说,一面掖在靴掖子内。平儿咬牙道:“没良心的,‘过了河儿就拆桥’,明儿还想我替你撒谎呢!”

 

这一段真是高潮,一波三折,大有意趣。

“这是一辈子的把柄儿。好便罢,不好咱们就抖出来。”平儿这话说的蛮狠的,又是把柄,又不不好就抖出来。有这样说情话的吗?

贾琏笑着央告道:“你好生收着罢,千万可别叫他知道。”嘴里说着,瞅他不堤防,一把就抢过来。不想贾琏也只是假意,趁平儿不防,抢走了头发。这下两人都有些“闹中见真意”了。

贾琏是摆明了不信任平儿。

平儿顿觉无趣。

因此,一直“笑道”的平儿“咬牙道”:“没良心的东西,过了河就拆桥,明儿还想我替你撒谎!”

“没良心的”平儿这里已经骂了两遍。她对贾琏真失望。她那么明里暗里帮着贾琏,贾琏对她还是一个不信任。她咬着牙,是真生气了。


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被平儿夺手跑了,急的贾琏弯着腰恨道:“死促狭小滢妇!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

 

贾琏夺去青丝,意味着两人的同盟结束。平儿这才“夺手跑了”,为什么是这时才跑,她有很多机会避开贾琏的。原来,她拿着那段青丝,不是来撩贾琏的,是来要把柄的。是来要他的良心的。

她失败了。

 

平儿在窗外笑道:“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难道图你舒服,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呀!”

 

两人对话一里一外,是恢复常态了。平儿这时是存心调戏了。“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

“叫她知道,又不待见我。”既然贾琏不可靠,不如还是忠于凤姐。这时平儿的无奈与清醒。

 

平儿于贾琏就是名义上的妾。平儿不会冒险与贾琏私情。贾琏对平儿也并不信任,也无情爱。说到底,这两人还是主仆关系,而且中间隔了一个凤姐。彼此都有防范。

平儿薄命正源于此!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感谢阅读。

乱入红楼:平儿与贾琏到底是什么关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