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潇湘蓝xxl
潇湘蓝xx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3,727
  • 关注人气:8,3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乱入红楼:尤二姐的愚善,尤三姐的觉醒

(2017-04-25 07:55:35)
标签:

乱入红楼

潇湘蓝

尤二姐

尤三姐

尤物

分类: 乱入红楼

尤二姐的愚善,尤三姐的觉醒

 潇湘蓝

乱入红楼:尤二姐的愚善,尤三姐的觉醒

 

当女人被视作尤物, 她们已经很难逃脱被玩弄的命运了。

一个美人,若没有合宜的生活环境,没有父兄依护,没有抗拒的能力,而只剩下青春和容颜,那么不劫她,劫谁。自甘为尤物是尤二姐最大的错,而不甘为尤物,又是尤三姐的命运终点。

 

一、

63回,贾蓉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一到家就忙进来看两个姨娘,笑着说“二姨娘,我们父亲正想你呢。”尤二姐便红了脸,顺手拿起熨斗搂头就打。贾蓉又对着尤老请安问好“好歹求你老人家事完了再去。”说着又和他二姨挤眼,那尤二姐便咬牙含笑骂道“留下我们给你们做爹做娘不成!”

 

尤二姐是红着脸出场的。被贾珍戏弄和自己的愿望落空叫她非常难堪。以她本来的心思,她是顺着妾侍的路子走的。只是不知贾珍如此无耻,不过是拿她消遣而已。尤二姐虽然明白这失身十分的不值,却也没有任何记性。还是一味的耽溺红尘,玩闹照常。偶尔的一句笑骂亦是忍气吞声,屏住了眼泪的。还落下个“品行不好”的心病,生生把男人的罪孽扎在了自己的心头。多么善良又愚钝的美人。

 

尤三姐却有点明白了。

她和二姐一样从小失于教养,在憋屈的拖油瓶环境里长大,又遭遇宁国府那般的乱账。她和尤二姐一样,小小年纪饱含心酸。

 

65回,“尤老会意,便真个同她出来,只剩小丫头们。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小丫头们看不过去,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两个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

 

单看这一段,你以为三姐是何人?

尤三姐不是被蹚了浑水,而根本就是在烂泥塘里长大的。

 

你再看下面贾琏推门进来,贾珍是“羞的无话”。尤三姐则“站在炕上,指着贾琏: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清水下杂面。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俩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说着,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就灌,“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唬的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曾望尤三姐这等无耻老辣。此时方悔,不承望她是这种为人,与贾琏反不好轻薄起来。

 

 

这才是尤三姐。“无耻老辣”真是对她的褒赞。若没有贾珍的作为,她又如何能懂,如此迅速成长呢。

 

以尤三姐的年龄,她从小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是很难逃脱被轻贱的命运的。直到尤二姐的命运一步步在她眼前渐渐灰暗起来,她才明白自己也很难有个好结局。她和贾珍吃酒胡闹,有一种你淫我也嫖的泼劲。她放出手眼来试一试,发现贾珍贾琏不过酒色二字而已,一句响亮话也没有,她便彻底冷了心。每天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一般。

 

尤二姐劝她,她说“姐姐糊涂,怎么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报玷污了去。将来势必有一场大闹,不知谁生谁死。趁如今我不拿他们取乐作践准折,到那时白落了个臭名,后悔不及。”

 

尤三姐是胡闹中极为清醒。

 

二、

尤二姐要贾琏进去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是为了让贾珍认了尤三姐,不论里头外头的总有个名分。不至于不明不白受了欺辱。这是二姐的经验教训,也是她的良苦用心。名分是尤二姐的唯一心结。只要有了名分,不论贾珍、贾蓉、贾琏,她都能从一而终。

 

你若说她贪图富贵,这又骄矜了。凡人哪个不往富贵场里凑呢。尤二姐勾搭的又都是宁府里的头层主子。说她愚,她到底心气也不低。她努力摆脱了那个家道败落的原配张华。她的小算盘是又精又糊涂。

 

有了名分,又能怎样,她是始料未及的。她的对手是凤姐这样烈火烹油的顽主。她竟然笑道“我只以礼待她,她敢怎么样!” 下人兴儿看得明白“奶奶这样的斯文良善人,哪里是她对手!”

 

世人说她是“荡妇”,其实她压根不具备荡妇的资质。那是要有尤三姐的泼劲和彪相的,她只有一个愚字,一个善字,甚至也称得上“纯良”。她充其量只是个美女。美女犯傻第一个就是善。

 

++礼,淫邪者最爱,亦最欺。

美女最先要破的就是善和礼的迷信。文明和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才有了君子和礼教。反过来也是为了保护既得利益者。美女若空有容貌,刚好被人赏玩。玩物或丢或弃或碎,是自然结果。人非玩物,便要有起码的自我保护能力。

 

 

尤二姐的善和礼,也只是一种不为或者无力的借口,这一点,她其实也是明白的。尤二姐托梦要为她剑斩妒妇,她说“既不得安生,亦理之当然,奴亦无怨。”她也不是没有动过杀戮之心,只是天生是个求和的,不肯丢了温柔和顺的良善本性。

 

 

三、

尤二姐要的是名分,尤三姐想的是称心如意。

“这人一年不来,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死了再不来,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说出了这口心事之后,尤三姐的人生渐渐明朗了。

 

与贾珍往来的都是一些偷鸡摸狗之辈。这其中只有一个柳湘莲,与众不同。柳湘莲无钱无势,但有一股子清峻之气,无疑给她秽乱的生活注入了一缕清风。他打开了她的心扉。从奢靡的生活中找到精神的指引和归宿。

 

 

尤三姐是有慧心的。

她也说到做到。“从此吃斋念佛,只服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这就是她的志量和勇气。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遇到柳湘莲,她是觉醒了。

 

只可惜,贾琏给得了名分,给不了安生。那个柳湘莲也只是个戏台上的梦,一落到现实的土壤中,他连自己都茫然,又如何看得懂另一个失落的灵魂呢。他们都配不上她们。

 

四、

尤二姐最后是“胎已打下,无可悬心。何必受这些零气,不如一死,倒还干净。”零气岂能杀人,她是求干净。有了名分的她,又无孩子牵挂,她吞金自尽,在她也是一种完成。而“倒还干净”一词,作为女人,一生被人骂做“荡妇”,她终也有所作为,尤二姐“干净”的自尽是超越了她的愚善的,亦足令她含笑九泉,羞煞天下蝇营狗苟,牛马人生。

 

尤三姐则是“一面泪如雨下,一面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转圜之间“揉碎桃花红满地”,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血溅鸳鸯剑,断了尘缘,了了冤孽。她的自刎是觉醒的最后完成,也最终赢得了柳湘莲,“这等刚烈贤妻,可敬,可敬。”从此“冷郎君遁入空门”,又何尝不是一种圆满。

  

一朵鲜花落在泥地里不是她们的错,但要出淤泥而不染,还要开出花来,只能靠自己。这一份志向没有本质上的清醒和骨子里的高洁,是做不到的。所以尤三姐称她们是“金玉一般的人”,原本都是清静世界里的可爱女子。

 

 奈何,愚善是死,觉醒也是死。竟没有别的路可走。所以,倘要活下去,只能是fuck you back

当生活fuck youfuck you back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感谢阅读!

乱入红楼:尤二姐的愚善,尤三姐的觉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