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爱玲:《诗经》亦是服她的

(2016-12-02 09:12:24)
标签:

张爱玲

诗经

郑风

大雅

云汉

分类: 诗无邪

张爱玲:《诗经》亦是服她的

潇湘蓝

张爱玲:《诗经》亦是服她的

张爱玲很少买书,她房里也不堆书,胡兰成给了她《诗经》、《乐府诗》、李义山诗集来。她看过即刻归还。然而随便说起《诗经》等来,叫人心里一惊。

 

一、

《今生今世》:胡兰成觉得在中国古书上可以向她逞能,焉知亦是她强。两个人并坐同看一本书,读《诗经》,我当她未必喜欢“大雅”,有一篇只念了开头两句“倬彼云汉,昭回于天”,张爱玲一惊,“啊!真正是大旱年岁。”

 

“倬彼云汉,昭回于天”出自《诗经·云汉》。

《云汉》,八章、长诗,字词拗口、读通不易。

 

第一句“倬彼云汉,昭回于天。”就不好理解:

倬:大。(音卓)

云汉:银河。

昭:光。

回:转。

 

 

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是:银河辽远,光亮流转,天空澄澈。

这是普通人的理解。

从读通到理解,已经比较吃力。

 

古代的天象学家读了,理解更深一层:夜晴则天河明,此方旱之象。

从天象学专业的角度,发现这不是写景,而是隐现了大地干旱之象。

 

在此基础上,文学大师们再指出,这是夸饰手法的运用。

“倬彼云汉”,夜晴则天河明,此方旱之象。“昭回于天”,又暗示出仰望之久。久旱而望甘霖者,己所渴望见着无,己所不愿见着现,其心情的痛苦无奈可想而知。毫无雨兆,还得继续受此大旱之苦,于是又顺理成章地推出“王曰於乎,何辜今之人!”所以,开篇这摹景之句不仅写出了方旱之象,同时表达了诗人的心情。

 

由此可见,“倬彼云汉,昭回于天”这句诗的正确理解是,天呈大旱之象,世人求雨心切。

 

从读通到理解,到专业的眼光,到更专业的文学性解读,这里面有三个层次。一层比一层高级、丰富、全面,其中需要的知识储备、含量、艺术感悟、素养,都是数年的积累和心力。

简单八个字的解读背后,托出多少你读过的书、看过的景,悟到的理,走过的路。

所有这些费心费力的过程,张爱玲似乎都轻巧地滑过了。她只需胡兰成坐在她身边,轻轻读两句,她听到了便霎时顿悟过来,从温柔乡里猛然醒了一下,心里一惊:“啊!真正是大旱岁月。”

 

张爱玲的天分便是与文字无隔。不管多么久远,多么生疏,多么含蓄或含糊的诗词章句,一经她的眼,她的耳,便如同在街上遇见熟人和她打招呼一般。而我们也在街上,但却是拿着扫帚的清理工。《诗经》仿若名士,他只认得张爱玲,我们只是偶尔扫过他脚下的落叶。

 

二、

 

《今生今世》:我与爱玲并坐看《诗经》,这里也是“既见君子”,那里也是“邂逅相见”,她很高兴,说:怎么就这么容易见着了!

 

“既见君子”出自《诗经·郑风·风雨》。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这是《诗经》中最美的情话之一,历来被人喜爱,传颂。

有说她喜出望外,溢于言表的;有说相见之后载笑载言的;有说哀景写乐,倍增其情的。

 

“邂逅相见”,《诗经》好几首诗里都有。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所愿。出自《野有蔓草》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出自《绸缪》

 

有说邂逅相遇,一眼万年的;有说新婚缠绵,情投意合的;有说良辰美景,才子佳人的。

 

但是没有人说,这么多的“既见君子、邂逅相见”怎么这么容易就见着了。

张爱玲说的高兴,高兴地说,我却有些潸然。

是啊,哪有那么多、那么好的君子、良人,与你邂逅。不管是风雨如晦,还是三星在天,一生一世一双人,想着想着就到了眼前,就入了洞房。古人真是简单、幸福、完美。

张爱玲一句话,叫人顿悟,叫人自惭形愧,叫人几乎丧失了读书的兴趣。

在张爱玲这里,你可以重新看到自己和天地万物。

有这样的天才,世上的读书人只能回家卖红薯也不冤枉。

 

张爱玲的天分到底有多深,自诩古文方面可以跟她显摆一下的胡兰成说,《诗经》亦是服她的。

私话: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感谢阅读。

张爱玲:《诗经》亦是服她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