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舒弛书画印
舒弛书画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947
  • 关注人气:4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树池的书文印画

(2012-10-26 20:41:35)
标签:

杂谈

分类: 余斋珍藏

作家阿宁老兄的文章,女儿读了,说,看人家把你夸地.我说,你怎麽看?

女儿说,反正画不行,帮我画的手抄报,没有一次被老师贴上墙去.

 

 树池的书文印画

 

在我们交往的人中,有些是天生让人嫉妒的。不同的是有的让朋友嫉妒,这样的人温和内敛,处事低调,不是亲密朋友难以发现其过人才华;有的让小人嫉妒,这样的人行事张扬,好在大厅广众之下炫技于人,往往因逞强而树敌过多。艾树池无疑是前者。

艾树池,别署余斋。在河北大学就读时曾任三余书法社社长。这个书法社由黄绮、熊任望、赵逢明先生指导。树池青年之时即得三位大家的亲授,自然不同凡响。

我认识树池时,他刚刚大学毕业,举止之间神采英拔,谈吐之中珠圆玉润,加之又写得一笔好字,且能治印,使我隐隐生起一种嫉妒。我想,以他现在的成绩,人到中年该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现在他已步入中年,我觉得有必要细数一下他的成绩。

首先想谈一下他的文章。

到目前为止,我看到他的文章并不多,仅仅是七、八篇而已。其实文章也不需要多,有人写了一辈子,号称著作等身,仔细翻检不过是制造了一批文字垃圾,真正的文章却是一篇也谈不上的。就拿我来说,说得过去的也不过是两三篇小说而已。我写得东西,家人都不愿意看。而树池却不同,有一年在他的篆刻集上我看到他写的一篇自序,颇为清新,不由在家中念了出来。那时我的孩子不过六七岁,听了以后对我说:爸爸,再给我念一遍。我再次诵读,全家人凝神谛听,读毕妻子、孩子都说比我写得好。后来我又看到他一篇写他弟弟的文章,短短两、三千字,一个追鹜高远,个性独立的青年如在眼前,令我刮目相看。

文章是心性的流露,反映的是一个人学养的高低,审美取向的不同,树池的文章总是发于内心不得不发,道自身真实感受,他从不刻意为之,也不勉强凑数。不以文章求名于社会,不以辞丽见媚于当下,只把写作当作修炼内心的方式。因此他每出一篇文章,都能做到辞清句丽,意切情真。

前些日子看齐白石的传记,见他这样总结自己一生: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另一位大师吴昌硕,一生勤于作诗,世人称其诗文,书法,绘画,刻印四绝,其实他自己也有类似的说法。还有山水画大师黄宾虹,非常重视诗文创作,他曾是南社社员,同是南社的柳亚子称其:“诗才不亚于画才”。他一生作画万幅,诗近千首。晚清著名诗人许承尧评说:其诗状难状之景,如在目前,肖物之工,已为画笔所不能到;而选词妍雅,浸淫六朝,其率易者,亦足与唐人争席。

这些艺术大师如此重视诗文,是因为他们认为文学是其他艺术门类的基础。诗文达到的高度,往往会影响其他艺术所能达到的高度。明代大篆刻家何震就曾说:“六书不能精义入神,而能驱刀如笔,吾不信也。”

在我所接触到的艺术家中,树池可以说是读书最勤,也最杂的,他涉猎之广远远超过了庸庸如我之辈的职业作家,且能有独到的领悟。现在不少书画家都重视读书写作,但还很少有人能达到树池这样的写作能力,这也是我一直看好他的原因。

 

树池的艺术创作,最先在全国产生影响的是篆刻。他为我刻过多枚,甚至给我的女儿也刻过一方藏书印。这份情谊我一直记在心里。不过,情谊是情谊,对他篆刻的评价我却经历了一个过程。因我喜欢纤丽工稳一路,而树池的篆刻,却是以雄健浑厚见长。

篆刻以汉印为正宗,大多数篆刻家都要先从汉印中寻求入门路径,树池也是如此,但又略有不同。他一方面通过认真体悟汉印感受刀法结构,给自己奠定技法的基础,另一方面又能自出眼孔,以心摹驱动手追,以手追检验心摹,在无数反复中达到与古人神通,最终博采众美,自竖脊背。

他早期治印端严匀整,挺峻清健,走的是一条坚实的道路,在这样的道路上他寻找着突围。现代印家中,他曾流连于吴昌硕的古朴苍茫,也曾惊叹于齐白石的单刀直入,于邓石如,吴让之,黄牧甫诸家也多有会心,但目光更多地是延伸到历史的深处,在砖文、瓦当、陶文、泥封中获取丰厚营养。他的刀法丰富多变,线条朴茂苍润,章法奇正相生,善于在矛盾中制造和谐,在冲突中完成呼应,不蹈故常,出人意想,真正做到了在方寸之间唱大风歌,加之独具风格的行草书边款,似有意,若无意,风樯阵马,痛快淋漓,进一步丰富拓展了印文的情绪和内涵。前年,我到沪杭一带,曾把他的印作呈送给著名篆刻家、九十岁高龄的高式熊老先生和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先生,皆得到了他们的肯定与褒奖。

现在,树池的印不但在省内领印风之先,在全国也日渐产生影响。他除以篆刻作品 我是农民》 《我醉了》等作品入展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当代篆刻艺术大展外,还于2006年应河北日报文化周刊之约创作了大批栏头印,沿用至今。前年,一位朋友曾把他的印章赠送给日本丰田公司总裁,外国友人亦颇为欣赏。后来,一些作品相继流传至日本、韩国,东南亚地区,亦成就一段艺术佳话。

 

直到现在,我还是更看重他的书法。

前些日子看书,看到一个词:不知所宗。一下就想到了树池。他的字乍一看就是不知所宗,因其风格独特,使人难以明白其学书的路径。古人说:学不师授,博洽多闻。乍一看倒很像是他了。

后来接触久了,也渐渐能看出些端倪。世人学书,入门必先习楷,习楷必以唐楷为则,进一步练习行书,行书则必宗二王一脉,草书则以孙过庭、怀素为必由之路,树池开始也走了同样的路,早年也曾经历了一个刻苦临帖的过程。但他又有些不同,不同在于他的审美的不同。别人亦步亦趋之时,他在按照自己的审美取舍生发。而这些恰恰是一个艺术家最珍贵的部分,也是书法路途中最难的存在。我之为我,自有我在。这很像古人说的拆骨还父,拆肉还母,虽然还谈不到呵师骂祖的地步,但已难以看清明显的传承。我没有跟他交流过,内心猜测,在他的眼中,所有的古代书法遗存都是优秀的,也都是缺憾的,他在找寻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最美。当然他心中的那份最美也是优秀而又缺憾的。因为所有的真正的艺术都有着自己的一份执著。另一个不同则是由于他多年篆刻的积累,对篆隶的气质、金石的气韵的谙熟,自然融汇于自己的行草书创作中,故而逐步形成了劲健洒脱、雄奇豪放的书风,别出机抒,自成新面。最近几年,他的作品又出现了一些新变化,在以往追求气势的基础上,又渗入了稚拙、空灵、随意的因子,更加丰富了作品的内涵与韵味。我想,艺术的成长是和人的成长同步的。艺术相对于树池,只是他的心境上开放的花朵。

 

今年,树池开始向世人展示他的绘画作品。他以自身的才情和书印功力入画,寥寥笔墨间,文心彰显,墨趣纵横。显然,他走的是文人画的道路。文人画家崇尚品藻,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重视文学、书法的修养和画中意境的缔造。树池的画,很符合上述要求。

我最初看他的画,觉得他不过是随兴所至。没有想到他却一幅接一幅地拿出了自己的作品。他的画开始在朋友中流传,得到了朋友们的赞赏。后来又不断发表在报刊上,呈连载之势。当然,这距离一个优秀的画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以树池的修为,成为丹青圣手,当为期不远矣。

祝树池一路顺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在故乡
后一篇:余斋篆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在故乡
    后一篇 >余斋篆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