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小泓
徐小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92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蟹之味

(2016-09-26 11:10:14)
标签:

365

美食

文化

分类: 美食美文

蟹之味

         徐小泓

昨日路遇一卖蟹者,担中只剩红蟳有二,皆是母的,甚鲜。菊黄蟹肥,正是食蟹好当时。于是便“包圆”了,卖蟹人也高兴得挑着空担子走了。回得家来,洗涮干净,其一煮粥,另一油焖,味极美。

海鲜,吃的就是个“本味”。尤蟹为之。自古文人墨客,能把海鲜吃得风雅的,蟹当之无愧。明朝张岱,这个前半生享乐无数的传奇人物,就极爱吃蟹,他说:“食品不加盐醋而五味全者无他,乃蟹也。”爱的就是这个“本味”。丰子恺先生在《忆儿时吃蟹》一文记载其父吃蟹一事,堪称经典:“父亲说:吃蟹是风雅的事,吃法也要内行才懂得。先折蟹脚,后开蟹斗,脚上的拳头(即关节)里的肉怎样可以吃干净,脐里的肉怎样可以剔出,脚爪可以当作剔肉的针,蟹整上的骨头可以拼成一只很好看的蝴蝶。父亲吃蟹真是内行,吃得非常干净。所以陈妈妈说:‘老爷吃下来的蟹壳,真是蟹壳。’”这一细节的描写,不知倾倒多少读者。的确,吃蟹是有工具的,即“蟹八件”。哪八件呢?锤、镦、钳、铲、匙、叉、刮、针,此八件,各有各的用途。自明代发明以来,便使食蟹成了风雅之事。记得看过一篇文章,里面写道,在从上海往南京的列车上,遇一老者携蟹上车,后从包裹里取出“蟹八件”,仔仔细细地吃起来。列车到达南京,老者竟仅仅只吃完半只蟹。闻之忍俊不禁,这吃蟹法,也未免矫情了些吧。

不过,这老者吃的肯定是大闸蟹,若是海蟹,大快朵颐更美味。回想儿时,每当夏天,市场里经常出售蟹脚散卖,那都是大鳌,一箩筐一箩筐的,有的是已煮熟,可即食;有的是买回家,自己拍些蒜头,一锅焖了,摆上桌满满当当一大盆。这种大鳌虽大,但肉不多,主要吃个鲜味,所以便宜,百姓们也喜欢。梭子蟹、三目蟹、青蟹……海蟹身形较长,不似大闸蟹圆滚滚,满壳黄膏,但胜在味道鲜甜。儿时的晚餐,经常是要吃上一只两只的,都靠牙啃。所以当红蟳粥摆上桌,康哥儿看到我帮他剥蟹,持鳌牙啃做狰狞状,忍不住说:“妈妈,我们怎么不用‘蟹八件’呢?”为娘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喂,这位小哥,我是你娘,你以为是丰子恺他爹么?有的吃就很好了!你娘我小时候也不常吃红蟳粥的!”

红蟳,其实是青蟹的一种,因膏多肉嫩受欢迎,一般煮粥居多,蟹黄融入米粥中,甚为美味。小时候,嫁到海边的姑母经常送来一只两只的,每逢此时,母亲便高兴地对我说:“梅,今天妈妈煮红蟳粥了。”小小的我便雀跃地跟在母亲后面,亦步亦趋,看着母亲端出一小锅红蟳粥,粥色金黄,喷香扑鼻,红蟳已捞出,静静卧在旁边的盘子。母亲一边吹着一边剥给我吃,我总是先吃蟹壳,把蟹膏一啖而尽,心满意足地等待母亲剥出蟹肉来,等积满一蟹壳,端起来一筷子就吃掉所有的蟹肉。母亲只是笑着,看我吃,自己却是不吃的。当时没觉得异样。现在,轮到我为人母,一样不怕麻烦,不怕拉破舌头,剥了满满的蟹肉,放到康哥儿的粥里,一下子仿佛时光穿越,分不清到底母亲是我,还是我是母亲了。

都说蟹吃“本味”,说到底,那还是“爱的味道”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