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小泓
徐小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92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蚝油芥蓝”的简单哲学

(2014-09-26 12:31:37)
标签:

美食

文化

“蚝油芥蓝”的简单哲学

 

平时很喜欢吃港式茶搂,粤语说的“叹茶”是也。其中有一道“蚝油芥蓝”,是常点的菜,百吃不厌。其实这道菜做法极其简单,但在家里就是不肯动手,仿佛要到茶楼吃才算正宗。但每家茶楼的做法还是有细微差别的。有的焯得过熟,有的则太生,和直接嚼叶子没什么两样;有的用了不好的蚝油,死咸死咸的,反倒破坏了芥蓝的甜脆;有的则上来的芥蓝大小不一致,粗细参差。这道菜,还是菜梗粗点儿的才好吃。

你看,单单一道简单的“蚝油芥蓝”,就能看出一家餐厅用不用心。越简单,则越不简单。这个道理,放眼生活亦是如此。

曾经有一阶段,我的身体垮得厉害,动不动就晕厥过去。医生说,工作压力太大,焦虑过多引起的。吃了很多药,看了很多医生都没见效。只好请病假在家休养。平时拼命地往前冲,在都市的弱肉强食中,终于挤出了一条路。现在叫我不要走就不走了?一下子难以接受,困于蜗居困于心。每天听着窗外的公交车进站、开走,开走、进站,内心更加焦虑不安:你看,有用的人都上班了,难不成年纪轻轻如我,就得像“中国大妈”在广场上“翩翩起舞”?这一想,就坐不住了。叹了口气,拎上菜篮子,学习“大妈”第一步:买菜。

蔡澜先生说:“只会吃不会做的食评家是个二流的食评家。”闻言不由脸一红,一向是以“读透万卷书,行走万里路,吃遍天下食”为宏伟目标的,平日里几乎不下厨,只负责吃和评价。但是,再多的“梦想”在“健康”面前都得让路!当下最重要的是,我得给自己做顿饭吃!面对超市里姹紫嫣红的蔬菜,我没了主意,做什么菜好?彩椒酿肉?鲍汁杏菇?竹笙百合银杏煲?脑海里浮出的一道道菜都有个共同的名字:太麻烦!正发愁呢,一眼却看到了角落那水灵灵的芥蓝菜,有了,就做“蚝油芥蓝”吧,好吃又简单!

喜滋滋地拎了把芥蓝菜就回家了。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芥蓝菜得去皮,口感才好吃。那一整捆的芥蓝都得我自己去皮吗?我烦躁地挑了把细长的厨刀,一屁股坐在餐桌旁,一根一根地削皮。刚开始实在难受,工作上一向是雷厉风行,现在要一根根择着,和猪八戒拿绣花针一样没耐心。但总得择完,总不能带皮啃吧。深吸了一口气,用厨刀撕下一根芥蓝的皮。慢慢地,发现心竟渐渐静了下来,这样繁琐的小事逐步变得不是很讨厌了。初秋的阳光很好,透过窗帘的幔纱,斜斜地落在眼前,显得芥蓝越发地碧绿。我一点一点地撕着,也一点一点收回了心。是啊,跑得太快,灵魂容易跟不上的。停下来,歇歇脚,是为了更好地前行。终于择好了,青玉般的芥蓝齐齐整整地排在白瓷盘里。热锅、加油、倒水、烫焯、摆盘、浇上蚝油,一气呵成,好看得很,好吃得很。

是谁说过:“小时候,幸福是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是幸福的事。”所以,当我们的心已经无法承担负载繁杂的时候,请慢下来,再慢下来,和这道“蚝油芥蓝”一样,简单生活,简单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暗夜河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暗夜河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