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戴嵩、蘇東坡、华尔街和视觉理念

(2013-05-22 02:27:27)
标签:

苏轼

李跃林

戴嵩

艺术心理学

文化

分类: 苏轼研究

苏轼《东坡题跋》中有很出名的一段:

 蜀中杜处士,好书画,所宝百数。有戴嵩《牛》一轴,尤所爱,锦囊玉轴,常以自随。一日,曝书画,有一牧童见之,抚掌大笑,曰:此画斗牛也。画斗牛力在角,尾搐于两股间;今乃掉尾而斗,谬矣!处士笑然之。
  古语有云:耕当问奴。织当问婢。不可改也。

这一故事近来还编入了小学语文课本,还加入了戴嵩虚心地向牧童学习的后话。戴嵩在中国古代画家中可算最为出名的了。

 东坡其实在这里实际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艺术和现实之间的区别,也没有意识到艺术家和牧童之间在经验上和目的上的区别。从视觉心理上说,人的感觉器官在不断接受外界的信息的同时也在对这些信息不断的进行诠释,这些诠释也同时受到人的潜意识和显意识的影响。人对静止图象的动态解释和期望,并不在于视觉器官所接受图象的真实性,而在于图象几何构成的张力和个人的潜意识。而艺术家所要作的,是最大限度的利用人的这以视觉心理,来达到他所期望的表达。

 牧童只看到了真牛,只有象真牛的牛才算是画的好的牛。他的经验告诉他,相斗的牛只能是夹着尾巴的牛。如果斗牛而牛尾飞扬,就是画错了。他的使用性潜意识让他看不到真牛之外的任何表达。

 但是作为一位平常观赏者来看呢?紧夹的牛尾和飞扬的牛尾就有完全不同的解释了。两牛相持,本是静态,如果每有牛尾的飞动,则画面将毫无生气,与画两块梯形的大石头視觉效果无异矣。飞动的牛尾就彻底改变变了这一僵死的构成,使得相持静态中的牛突然会被观者的大脑做一个完全不同的解释。

 现代高速摄影也证明,许多动物和人物在运动如舞蹈中的真实阶段影像,实际上是毫无动感的,所以对艺术家说来,画得真实,却并不一定能摄取对象的精神。

戴嵩、蘇東坡、华尔街和视觉理念

我们是不能起戴嵩于地下来澄清他的飞扬的牛尾的故事了,这幅为人所诟病《斗牛图》也不复可见。但传世还有一幅传为戴嵩《斗牛图》(图一),确是牛尾下垂的。有意思的是乾隆题诗云:

          角尖项强力相持

          蹴踏腾轰各出奇

          想是牧童指点后

          股间微露尾垂垂

 显然,为了要弥补随下垂的尾巴而去的动感,画家采用了让人意向不到的一牛逃跑一牛追的充满张力直角形构图,避免了僵持时的死寂。然而,这件作品虽然在使用了下垂的牛尾形态,却离真实地反映牛在奔跑时的瞬间静态形像更远。其一,所有的四肢动物,除非在跨越障碍时,是不会在奔跑时出现画中的四蹄奋张的形态的(应当注意的是,从汉画象直到近代,这一四蹄分张的形态是先民用以刻画奔马的惯用手法,也最大限度的通过静态的图象转达了马奔跑时的激烈动态,也为西方艺术家所采用)。其二,如果有图中所示的牛在跳跃时四蹄奋张,牛尾又通常不是下垂的(图二)。总而言之,从现实主义的角度说,这幅画并没有抓住真实的牛相;从表达方式来看,有远未能用造型造成最大的动感,实在是一件失败的作品。如果真是“牧童指点后”的结果,是一个典型的外行指导内行导致的彻底失败。

戴嵩、蘇東坡、华尔街和视觉理念

当然,笔者以为真正的戴嵩绝不会低劣如此。也好在并不是每一个艺术家都被牧童的批判吓倒。近代画牛名家李可染先生也有一幅斗牛图,则见两牛犊以角相持而各举其尾,将小牛的顽皮活泼,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了(图三)。

戴嵩、蘇東坡、华尔街和视觉理念

      在海外呢?如果去过纽约华尔街的人,一定会注意到那一对分别象征了牛市和熊市的牛和熊的雕塑。牛在这里是寄托了无以数记的投资者的希望的符号。创造这牛像的艺术家选择了牛蓄势待发的一刻:目张鼻吐,低头而昂扬。牛尾呢?当然是奋扬如龙(图四)。

 戴嵩、蘇東坡、华尔街和视觉理念

只是苏东坡也並非一时失察。東坡這種尋根究底的學究精神不僅記錄在名文《石鐘山記》中,也不止一次的流露在藝術評論中:

钱塘有学人作《竹诗》献东坡,云:"叶攒千口剑,茎耸万条枪。"公曰:"此竹叶似太少。"其人未喻,公笑曰:"十竹方生一叶,岂云多耶?"

                     ——宋范正敏《遯斋闲笔》

元祐间,黄、秦诸君子在馆,暇日观画。山谷出李龙眠所作《贤己图》,博奕樗蒲之俦咸列焉。博者六七人,方据一局,投迸盆中,五皆玈,而一犹旋转不已。一人俯盆疾呼,旁观者皆变色起立,纤秾态度,曲尽其妙。相与叹赏,以为卓绝。适东坡从外来,睨之曰:“李龙眠天下士,顾乃效闽人语耶?”众咸怪,请其故。东坡曰:“四海语音,言六皆从外来,惟闽音则张口。今盆中皆六,一犹未定,法当呼六,而疾呼者乃张口何也?”龙眠闻之,亦笔而服。

                     ——宋岳珂《桯史题跋》

古人得笔法有所自,张以剑器,容有是理。雷太简乃云闻江声而笔法進,文与可亦见蛇斗而草书长,此殆谬矣。

                     ——《东坡题跋》

這裡東坡先生把用於烘托氣氛刺激感官的“千”“萬”,“疾呼者乃张口”,和激發藝術靈感的“闻江声而笔法進”、“见蛇斗而草书长”都要一一落到實處,實在是應該自我批評一下:

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

賦詩必此詩,定非知詩人。

                          ——《書鄢陵王主簿所畫折枝二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